盗版岩与酒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51|回复: 0

白河Bivy小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1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2019年的岩季比去年来得晚了一点儿,去年我记得1月初就开始了,但是今年不知道为什么,12月就歇了,越歇就越不想动,结果就是一拖再拖。就如同Griff同学说的,每次跑步对他来说出门都是最难的。冬天去白河其实对我也一样,直到出发当天的早上,感觉天气不太好,差点儿就放弃了。

不过呢,只要出了门,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尤其是车进山区,手机里放着最近爱听的歌儿,莫名的一下子就开心起来。车速慢下来,细细打量其实已经看过几百遍的白河风光,一点儿也不厌倦。

这次出来爬什么其实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一个仪式,告诉自己岩季已开始,要勤快一点儿了。当然更重要的是想试验一下去年黑五新败的NB露营袋。之前我有一个便宜的,但是在四川用的时候发现防水防风真是足够好,就是透气太差,一晚上过后都能倒出水来,这还是脸露在外边的情况下。

2017年的华山攀登中我跟随Griff使用的是双营地,每天降下来睡觉,次日早晨推上升器上去再爬的方式,这种方式可以让你在帐篷里睡个好觉,营地做饭也方便。代价就是巨大的上升量,700米的线路,10天,算下来我推了2到3千米的上升器。华山回来后,我就知道短期内我不会再选择这种方式了,其实无所谓好坏,只是要选择这个阶段更适合自己的。

Camp 4这本书给了我很多的启发,让我知道那个黄金年代一帮年轻人如何面对Valley里的千米大墙。其中Bivy在我看来是面对大墙必须掌握的技能之一。去年四川的Bivy效果还不错,因此黑五的时候冒着预算超支,没有提前和老婆申请的风险,割肉200刀买了一个BD家的露营袋。首秀,当然应该在最爱的白河。

晃晃悠悠的11点才到院子,收拾装备,75升的桶包塞的满满,估计有40-50斤吧。还得手拎一个袋子。装车,看看时间还早,决定去小河家串个门子。自从租了院子以后我发现在白河的生活有点儿像在电影里欧美乡村的日子。离我最近的小河家开车要7,8分钟吧,没事儿的时候经常过去串个门,或者去蹭个饭,愿意聊天就聊,不聊的时候就坐在一边看书,有一阵儿还在屋里拉引体,一直耗到10点,11点吧,再开车回去睡觉。今天也是,虽然电话没打通,但是知道他在,就直接开车过去了。

到了地儿居然没人,肯定是去邻居家串门去了,我也不着急,先整理整理自己的装备,在他院子里晒晒太阳,参观一下新装修的屋子,何师新装的壁炉是个好东西,我瞅着有点儿眼馋,怎奈我的院子租期短,不合适投入过多。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过了一个钟头,人回来了,大家聊聊天,交流了一下装修经验,耗到两点多,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说一声byebye,出发。

选择的地点其实离我们两家都不远,著名多段线路小柏树的附近,选择这里也是打算一旦不好可以随时起身撤回院子。但是我有快一年没有背这么沉的包走路了,40分钟的山路加平道走得好累,说明确实是缺练,要抓紧恢复了。

选好了露营地,一个大石头上边,紧靠路边,接近容易,同时又从路边看不到。出门的时候以为白河有一个防潮垫,到了才发现院子里是个特厚的,不合适携带。因此这次就没带,先把桶包腾空,压扁了垫在下边,打开露营袋,塞进去睡袋,就OK了。四点多吧,烧水,吃饭。越坐越冷,五点刚过,就钻了睡袋了,发现人钻进睡袋,再整个钻进露营袋也是个技术活儿,需要熟练才好。嘿,贵有贵的道理,这个贵的头部是自己撑起来的,还带纱网,躺下去也就十分钟,也许是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可能是走路走累了,直接就睡着了。醒来已是天黑,透过纱网看了看星星,觉得还是有点儿冷,把纱网外边的露营袋口拉链拉上大半,缩进睡袋继续睡。夜晚的白河其实并不很安静,风吹过林中枯叶、树枝的声音不大,但是冰河中开河的声音一会儿就一下,砰的一声,另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里上空成了航道了,并且飞机飞得还不高,夜晚声音也很明显,尤其是接近12点的时候有一次声音巨大。选的这个地儿吧,不怎么平,加上背包只垫在了腰背的部分,因此腿脚是越睡越凉,对了,这里夜晚最低温度大约是零下11度。我开始的时候嫌外裤脏,把外裤脱了,结果凌晨越来越凉又摸黑给穿上了,上身穿了一件棉服一件软壳睡。用的这个睡袋是黑冰的一款羽绒睡袋,买了好多年了,极限好像是零下10几度。总之吧,后半夜睡得不是很舒服,冻醒了两次,不过调整了一下姿态紧了紧睡袋口马上又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好长,其实最主要还是最后脚太冷了,不得不起来了,因为后来一直是缩在睡袋里,挡了光,头伸出来才发现,妈呀,天已经大亮,再一看表,8点多了!我从前一天晚上5点多躺下,第二天早上8点多才起床,而且还是脚实在太冷了不得不起来。

钻出露营袋,真冷啊,套上羽绒服,吃了点儿土豆泥,蔬菜汤。还是冷,尤其是手脚。一点儿没有爬线的欲望,杯子里没有喝干净的水滴,发个愣再看就已经结冰了。干呆着更冷,怎么办,徒步去吧。于是带上一壶热水,沿着白河大峡谷往怀柔方向前进,冰河上的风吹过来是真冷啊,戴着手套一会儿感觉手指都木了,赶紧把围脖拉上来挡着点儿脸。有时候走冰,有时候上大路,这条线路其实已经成为北京某几个户外俱乐部的周末常规徒步线路,每个周末每天都有不止一只队伍前来,他们一般从怀柔的青石岭下来,沿河徒步一直到四合堂大桥再上公路,有大巴车接。不过今天不是周末,冰河上就我一个人,看着两边的岩壁,YY着可能的线路,走到了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就舒服多了。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好像到了一个景区,应该已经在怀柔界了,有点儿但是被人拦住盘问,但是走到跟前,我乐了,这居然是一个废弃的景区,感觉可以做恐怖片的外景地。一排几间的简易房,门窗大开,空无一人,门口的空地上,有桌,有椅,附近地上还有吃剩的方便面桶等好些垃圾,最NB的是还有一辆破破的依维柯停在空地上,门也开着,就这么扔那儿了,门口还有一座修的不错的桥通到河对岸,一只土狗远远的看到我来了撒腿就跑开。我在空地的椅子上歇会儿,喝杯水就准备往回撤了,突然发现对岸来了一个人,背着摄影包,拿着飞机。远远的看到我明显迟疑了一下,估计把我当景区的人了,他没有过河,在对岸朝我来时的方向快步前进。我想看看他在哪儿飞飞机,于是起身从我这一侧晃悠悠的跟着他,没有多远他就停下来了,我这时候想过河跟他聊几句,问问他最近上去的公路有多远,可惜发现这里的冰快化了,完全承受不了我的体重,又懒得再绕过去,也罢,打道回营。

回到营地,吃饭喝水,已经下午一点多,这时才算是完全热乎过来,天气不错,日光暖暖,来都来了,爬一条吧,正经算是新岩季的开始。目标去年就看好了,路边一条漂亮的缝,下边有树可以做地保。起步是个仰角,试了两下感觉不是很稳妥,果断切换AID模式,绳梯出手,轻松通过,AID这活儿属于标准的熟练工种,经常操练才能提升效率,这不,我又有几个月没正经玩儿了,速度慢的可以,一会儿绳梯绕橘绳了,一会儿绳梯自己绕了,总之,连爬带AID,挺好的一条缝,33米,搞了一个钟头,宽的细的都有,最上边6号都小,半chickenwing半烟囱拱上去的,中间最细的地方用到了CCH最小号AID,另外还有俩屋檐,定级5.8 A0吧,估计free的话难度在10-11。整条线路用到了6#,5#,4#,3#*2,2#,0.75*2,0.5,还有CCH最小的两个,大概率是FFA,起码我问过河博士他没爬过。起名“猪你吉祥”。当然如果有哪位老大之前爬过了,就当我没说。最上边细缝,0.75+0.5建站放自己下来收了下边的塞子。然后就有点儿尴尬了,我带了手钻,带了钉儿,但是,没带扳子,在上去之前我就发现了,当时想得是后边目测可以绕上去。但是等我绕上去发现只能到距顶部3,4米的地方,再往上是条缝,看着不难,但我也不能solo啊。这时候我有俩选择,一是抽绳下次再来,留俩塞子回头再取;二是拿了合适的塞子,AID上去,收了绳和塞子,再从后边AID下来。当时已经接近5点,上去肯定要天黑,我琢磨了一下有头灯,只要耐心天黑并不是什么问题。于是选择了后者,果然,收完塞子再AID的时候天黑了,头灯亮起来,不紧不慢的往下走,顺利回到地面。

又回到前边起步的地方检查了一下有无遗漏的装备,按照今天的经验明天早上我不可能再想出手爬什么,肯定起来就拔营回家。因此东西一定要收干净。回到营地,喝点儿热水,又烧了点儿把水壶灌满,不饿,简单冲了个蛋花汤,吃了几嘴干果就算是晚餐。今天晚上不想睡这个不平地儿了,在边儿上路边找了个满是落叶的平地,垫上背包,搁上露营袋就ok了,放放水,钻进睡袋和露营袋,今天晚上的星星真好。这回为了防止脚凉,把羽绒服垫在脚底下了,效果果然还行。一晚上依然是冰河开河的声音,不过航班好像少了点儿,不过睡得可不如前一晚好,应该说是有点儿失眠,或者是昨晚睡得时间过长,或者是疲劳过度。真的,我疲劳过度以后反倒会睡不好。记得华山冲顶的前夜我就失眠了,有疲劳的因素也有兴奋的因素,几乎一夜未睡,早上起来又要推200多米的上升器,还要吊包,我清楚的记得,还没到之前的最高点,人已经要抽筋了,甚至每推一次上升器都要喘两口气的地步。总之吧,这一晚上,基本是迷瞪一会儿醒一会儿,整体的感觉是比昨天晚上冷一点儿,应该是体力下降的原因,缩在睡袋里,两天没刷牙,闻着自己呼出的气味也不老好的。熬到六点天还没亮就起来了,这时候才发现胸口上方的露营袋内层居然结冰了。我说怎么喘气不如昨天顺畅呢,结冰以后自然就不透气。喝了两口热水,所有东西往桶包里扔着,走了走了。四升水剩了一升,这包也还是没轻多少,路上又歇了一气,回到车上大约7点半,显示车外温度零下9度。冬日早晨的白河真安静,回院子路上一共就看见一个活人,一辆车都没碰到。。。

总结:
1、这个温度还是应该带个防潮垫,应该能极大提高舒适性;
2、这温度再NB的露营袋估计都拦不住结冰这事儿;
3、这两晚上风都不大,所以环境并不极限;
4、中午到傍晚的温度在零度到零上5度,风小,有太阳的情况下攀登还比较舒服,我爬的时候棉服外边套了个软壳,说实话有点儿厚,一面一个抓绒应该就挺好了。
5、安全风险的考虑:好像笨笨说过的吧,野外最危险的是人,深以为然。这个季节晚上是真没有人,最大的风险排除了;白河地区最大型的野兽应该就是野猪了,不过野猪有自己走的路,可以看到它的痕迹,况且我去的地方靠村子太近,野猪都没有,其它还有蛇,这个季节在冬眠;环境的极限问题,这个比较好说,大风,低温,抗不住了,直接就回公路开车回院子。去年秋天其实就有一次,当时没有买露营袋,带了几个黑色垃圾袋就去了,当时也没带睡袋,带了羽绒服,结果刚到夜里九点就抗不住了,果断把装备都让在原地,回公路上开车回院子了。

好久没写东西了,没想到絮叨了这么多,各位多提意见,谢谢!
对了,那条线忘了拍照了,下回补上,就在小柏树下边再往里走过了人工的大洞路边就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盗版岩与酒 ( 京ICP备05053585号 )

GMT+8, 2019-11-17 05:29 , Processed in 0.052121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