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线路开发的艺术

本帖最后由 Griff 于 2015-3-18 20:50 编辑

线路开发的艺术

来自顶级首攀者的动机,智慧和忠告

By Andrew Tower


攀岩线路开发中规则接受的做法,往往会因为地域的不同而难以理解,通常与岩区发展历史,本地攀登理念,钻的使用限制和其他因素有关。为了帮助理解这个主题,我们邀请一些线路开发大师,从他们的独特视角描绘今日美国攀登界的首攀画卷。


aod.jpg
2015-3-18 20:47



Matt Segal第一条首攀是2006年科罗拉多艾度拉多峡谷Eldorado Canyon的铁猴子线路Iron Monkey 5.14,完成这条Eldorado最难的传统线路使Segal开始有更多的自信和能力放置保护器材。他使用headpoint这种现代攀登风格完成大跨度保护点的线路-在顶绳状态练习每一个动作直至精确,以控制先锋攀登的风险。


Alli Rainney的线路开发生涯始于一条干净坚固的5.11线路-在她的家乡怀俄明州藤斯利普 Shinto Wall-一个石灰岩运动攀岩壁。短短三个小时的钻孔给她带来错误的认知,随后大量的安装膨胀螺栓和清理线路需要更艰苦的工作。但后来她在这个岩区开辟了十五条5.13级别的首攀线路。


一个追求完美的运动攀线路开发者和浪人,Jonathan Siegrist对建立高难度,高审美的线路有着执着的渴望,至今为止,他使用器械上升的方式成功开辟了20多条5.14级别-最难达到5.14d-的首攀线路,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加。


Climbing杂志前主编Matt Samet在25年前得到第一个首攀机会时还是十几岁的孩子,现在他已开辟过所有风格的线路,从陡峭的石灰岩运动攀,到恐惧感极强的X级别传统线路,并且第一手见证了世界攀岩线路开发和膨胀螺栓使用的持久争议史。


Cole Fennel是阿肯色州菲耶特维尔热衷于首攀线路的摄影师,他在阿肯色四处搜寻新岩壁,已经开辟了100多条线路,在几处公共领地建立了新岩区。


长期以来线路开发是攀登社区的催化剂,你是如何看待开发者的作用,和被其他攀登者的理解?



Matt Segal: 我认为首攀总是会引起一些争议,而且一直会继续。攀登从某种程度上说随意性很强,没有真正的规则,某些人出来挑战是很自然的事。


Alli Rainey: 从我1992年接触攀岩开始,似乎攀登者对于攀登道德理念方面的争议和口角从未停止。作为其中之一,我倾向于统一看法,尽管我们如此不同,但重要的是团结一致。我们需要呈现一致的姿态去开创攀登联盟,培养公众和年轻攀登者,让更多人去攀登。是的,岩壁越来越拥挤,但肥胖是一种流行病,人们只是需要走到户外做点什么。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持续开发新的线路,我宁愿把能量投入到更重要的事情中。


Jonathan Siegrist: 我认为在一般情况下,公众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发线路,更不用说整个岩区。总会有一些关于资源保护的重要性和渴望加入准入基金会的议论,也应该有。我不在其中,但有些事似乎听上去不比其他时代更糟。如今,你砍一棵树下来,会收到整个互联网的威胁。当年,你在一条裂缝打了螺栓,你会被踢出翔。一切议论都是关于我们在社区里划下的那条对与错的分界线,但开发者绝对是走在这些道德决策之前的,他们所做的事并非总是黑白分明。


Matt Samet: 这是我的见解:积极热情地建立线路的人触及我们这项运动的道德界限比那些重复线路的人多很多,任何时候这项运动向前推动,都是从首攀开始,你不只是探索你的极限,同时也探索在岩石的界限里能做些什么。我认为人们不知道在你开始准备和清理岩石之前有很大的一片灰色地带,我不认为有什么非黑即白的事。已经有很多愚蠢的事情,社区的反馈是压倒性的负面,但是同样有很多运动攀线路,如果没有过分的清理或粘合,它们就不会存在。如果你还没有建立过线路-尤其是运动攀线路-去假设一些纯洁的道德立场,是很容易的事,但是你要知道,岩石是有很多不同的类型。岩壁千变万化,一条线路会有完美的岩质,但是也会有10英尺的松散岩质需要清理,当你到达那里,你就会明白,你就不会轻易批判别人的攀登。


Cole Fennel: 我认为现在有那么多的争议是因为攀登者比任何时候都多。互联网对此毫无帮助。


似乎总有一些关于线路开发私密性的争议,你是怎样看待线路或岩区属于发现者的财产,直到他们认为可以分享这些位置?


Segal: 我不认为那些岩区属于开发者的财产,但是如他们所说,我要保持线路的私密直到我完成它们。当你找到一条线路,清理它,找到动作序列,做好标记,然后你开始重视,你的自我意识开始介入,你不希望别人出来窃取你的辛苦工作。有一些人不是真正尊重首攀,他们认为攀登是更困难的事,但事情不是这样的,大半的努力属于发现线路的眼光,他们想跳过这一过程。


Samet: 我没有发现任何处女地,所以我没有真正面对那样的困境。我早期在科罗拉多的莱福,但那里没有多少秘密。我与Jason Keith曾有一次有趣的谈话,他以前是准入基金会的雇员,现在也做顾问。他谈到,准入基金会的项目不会到已经存在的岩区,那里已经很拥挤。他们会到新岩区,那里正在秘密开发,像在真空中进行。随之而来的就是瞬间曝光,马上会有大量的人涌入,发生很多奇怪的事。可以从两种视角看,毫无疑问你的开发会成功地引起社区的反馈,但同时那些马戏团也会空降而来。


Fennel: 我可以看到事情的两面,但是我很难怜悯那些秘密岩区的开发者。一个岩区不是那些想获得首要位置的人付出所有努力就能建成的。我不是那种秘密开发的人,但是我绝不会选择喷击新岩壁有多烂直到朋友们都选好了他们的线路。这么说,我开线不是只为自己而开,不喜欢有些开发者主要开他们极限能力附近的线路,我喜欢找等级范围很大的岩壁,然后全部开发出来-即使是角度超缓的。如果我生活在密集的地区,可能感受会有不同。


为什么你认为没有更多的女性开发岩区?


Rainey: 女性攀登者还是比男性少得多,所以这是一部分原因。同时,这是大量的体力劳动,你会弄得很脏。也许这是一个刻板的思维,女人,总体上不想把自己弄得那么疯狂-满身苔藓,蜘蛛网,粉尘-比男人还脏。她们耶不喜欢用沉重的电动工具,也不想因为扳手打滑把指关节撞坏。也许她们会做,但我只是不想失去女人味。另外,我觉得不可能同时在开线和攀爬中全力投入,我必须选一项。打螺栓能毁了我,但似乎并没有摧残男人那么多,也许这只是我的感觉或借口。


Samet:攀岩的男性还是比女性多。这种平衡会改变,但我认为男孩才配使用电动工具,真的。为什么体力劳动和建筑都是男人在做?我不知道。男人就是喜欢打,锤,钻,破,喜欢用价值不菲的工具… 女人更了解这些。


Siegrist: 我不是很确定,我想这个问题问女士更好些。无论如何,我很乐意看到更多女人建立路线,并且我想,我们将会看到更多有天赋的人出现。


Fennel: 我想不明白,在我家乡的岩壁,很难有女人攀岩,更不用说开线。


做为女性首攀者是积极的事吗?


Rainey: 我认为是超积极的事!绝对能启发其他女人去比男人争取更多首攀。而且我们不是男人,我们是女人-我们不反对在竞技运动之外多一个竞争的理由。我们只是有不同的身体结构,一直就是这样。对我来说,比起看到其他女人爬得更强,尝试更难,这是最鼓舞人心的事。


这些年你和其他人的线路开发有怎样的改变?



关于准入基金,我们曾今这样想,我们只是找到岩壁,打进一些螺栓,攀岩者毫无疑问是这样做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做这些事只是在25年前。土地经营者在美国境内很少见到螺栓,多数情况下这些岩壁都是没有人到达或者关心的荒凉之地。你可以自驾到莱福甚至是博德尔的福莱泰润斯或艾度拉多钻孔打上螺栓,攀登者迅速开发了很多线路-在1980年中期到后期,土地经营者并没有赶上,直到1990年代中期。现在所有人都来了,如果你在某人的私人领地开发岩壁,你会有很多麻烦。
现在人们还在开发一些温和的运动攀线路,你不用去看那些。那时候,没有那么多难的线路可以去尝试,所以人们开线路只是想尝试一些更难的攀登。后来这些想法提升了攀登的乐趣并开始带动社区的飞越。很多人能够攀5.12或5.13甚至5.14的线路还在开5.10,因为他们知道有巨大的需求。原先,当运动攀普及之初,你只能把螺栓打在没有其他选择的岩壁上。


首攀者在建立线路时是否对未来攀爬者的安全负有责任?


Siegrist: 是的,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螺栓最终都会失效,无论是金属还是安装位置。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开线者保证线路安全是一种责任,包括清理线路到一定的程度,避免攀爬者于保护者受到严重伤害。话虽如此,坏的开线和不着边际的开线之间还是有重要区别。我不太喜欢每个移动都要挂快挂,我会享受那些有挑战的大跨度线路,所以我不会打那些不需要挂的螺栓,但我不认为这会让我成为一个不安全的开线者。


Segal: 不!但是他们有责任给首攀的线路一个诚实的交代。他们先用顶绳试攀过吗?他们在先锋攀之前预先放好了保护?我认为这是那是首攀者唯一的责任。


Rainey: 对我来说是的。我的做法是这样的,我不希望任何人在我建立的运动攀线路上死伤是因为我没有清理到位或打了坏的螺栓。但是整体来说,当你选择了任何线路,买家自担风险。攀登者应当自动承担线路或支点的安全,只是因为线路在那里。线路是新的,潜在危险就更多,人们应该具备这种意识。


Samet: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二进制问题,我认为首攀者清理线路的责任是有关风格的问题,他或她建立一条线路要让攀岩者知道潜在风险。例如我在福莱泰润斯Seal Rock南面的线路Primate 5.13,我顶绳爬到大骂脏话,然后我先放好几个保护粉点攀爬还差点撕逼,但是我从未说过我以其它方式做到。我从未给别人这样的印象,你只需要带着一些机械塞到岩壁下就可以爬它了。你必须诚实地面对你的社区,建立一个清晰的事实。


Fennel: 是也不是。首攀者需要投入很多硬件,但其他攀岩者需要更好的判断力为他们自己做决定。


红色标记:你有什么规则吗?


Segal: 尊重和沟通那些攀爬属于他们线路的攀登者。首攀需要做很多-比多数人想像得要多-清理线路,打螺栓,摸清动作序列和保护位置。但我认为攀登者都应该知道自己的角色,如果他们没有积极地参与一些事情,他们应该绕行。


Rainey: 在藤斯利普,我们无需红色标记。线路归功于开发者,他们拥有命名权。无论谁想爬都要等到开发者愿意。当然,如果有人对此担心,他或她都可以做红色标签,任何人都要尊重,总之,在那段时间。


Siegrist: 红色标记百分之百合法。建立线路是艰难的工作,并且需要很多时间和资金。我支付过每一个螺栓,挂片,钻头,快挂,和我用过的每一个钻。但更重要的是开发者的视野,把我们带到那个梦想。开发者需要充分的时间去做他们的事。这个事没有标准的时间限制-只要这个人放弃了,线路就是开放的。那是扯蛋的说法,什么你开了你梦想的线路而且六年中每周末都去试攀,某个讨厌的人走过来对你说:“老兄,时间到了!”带上钻和钢刷,去做你自己的贡献。如果你很忙,或者你在这个岩季或更长时间没有计划去那里,那就是时候在你的社区公开线路了。


Samet: 如果我开了线路并留下标记,请走开!我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如果你积极尝试它并且投入了时间,金钱和热情,我认为就算你瘸了也要跳着拿下首攀。


Fennel: 一年或更长,在开发者真正下功夫爬它之后。我在任何方面尊重红色标记,并不是说我认为在物理上人们应该在石头上挂红色标记,但我认为人们无论如何应该给开发者一些时间清理和尝试,在他们跳上线路之前。


曾看到过暴力清理新线路,清理和可以制造看上去有很大差异,对一个外行来说这是一个灰色地带。对于攀登者来说什么是可以做与不能做的,有规则约束吗?或是更多地基于形势认知?


Rainey: 后者。它真的取决于岩壁,岩石品质,和怎样让它做到安全和可攀。某些岩区很干净所以开发者只需要做到字面上所说打螺栓,刷一些手点就可以了。另一些,不是这样。在我的意识里,运动攀登应该是安全和有趣,所以主要目标是顺应潮流-不能让那些薄弱的环节有潜在伤害性,保证没有坠地,撞平台,致命磨切等等。


Siegrist: 它在很大程度取决于岩区。有些地区需要积极的清理和越界的操作,或者用胶水加固,但这些只是手段而已。另一些地区基于接近完美的岩石,只需要刷干净。一般情况下,你知道你在清理线路,或者你知道你在改变它。如果有疑问,随时咨询当地人。


Samet: 我认为这是很大的灰色地带。除非事情发展到凿点-你知道,用电钻削掉一点-人们不知道它是被削去的。过一段时间线路被大家喜欢,会有很多粉印,更难说那是自然的还是被凿的。我有很多种锤子,农夫用的,地质用的,它们有不同形状的头。用锛头凿?还是只用锤头?谁说了算?当你有了锤,你还会有其它工具,你可能已经越线。如果你用了凿和钻的手段清理,你已经越线了。但是我认为把一切都因该考虑游戏公平。如果你没有把松散的石头清出岩壁,它会伤到你,切断你的绳,或者砸死你的保护者。


Fennel: 那肯定是灰色地带。我从未凿点或钻洞,但是我粘或一些松散的石头,我还参与了一些严重的清理工作。我想如果我完全反对制造和加固支点那是虚伪的说法,因为我花费了夏天大量的时间在莱福的岩壁上,但我从不认为自己越过了那条线。


如果让你给蓬勃发展的开线运动和那些急于建立他们自己的线路或抱石问题的后来者一些建议,那会是什么?



Fennel: 对批评持开放态度。


Segal: 反复检查你的意图,不要让你的自我和渴望阻挡你的判断。


Rainey: 清理到位,对有怀疑的石头,因该清出岩壁。让岩石留下一个巨大的伤疤好过让岩石薄片在以后杀死一个保护者。如果你不同意那些,你不要开发它,找一条干净的线路。


Siegrist: 找一个开线多年的岩棍,老炮学学他们的想法。买点啤酒,坐下来,尽你所能套出一切能学的。一个螺栓的错误意味着重伤以致于危及岩区开放,他们什么都知道。


Samet: 在下钻之前花更多时间充分评估线路。如果它很难是因为需要清理或大仰角,用顶绳尽可能的多试,或者使用可移除螺栓。如果你做了研究,你会省去很多工作。我也会说不要保证你看到的所有线路都值得开出来,总有一些是不值得做的。我浪费了很多硬货在某些没有人想爬的线路上只是因为我没有拦住自己。


原载于Climbing杂志

http://www.climbing.com/climber/art-of-development/

Think Simulation
记得第一次来盗版岩与酒是为了找路书,时隔几年再来,又过来寻找,发现了更多.这一次没有匆匆离开......谢谢.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这翻译,这酸爽……

TOP

这翻译,这酸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