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2014婆缪峰搜救报告

本帖最后由 小河 于 2014-9-15 14:21 编辑

2014婆缪峰搜救报告
概述:2014年8月18日,早上10点,伍鹏(自由的风)在登顶婆缪峰后的下撤过程中,于东南山脊5200位置发生滑坠。8月19日晚上8点半,队友王大传出消息;当夜第一波搜救队进山。8月20日,接回队友赵四和箩筐,搜寻了南壁C1。8月22日,第二波搜寻队伍出发。8月24日,在5050高度找到伍鹏遗体。8月25日,把遗体安葬在4850位置。
3.jpg
2014-9-15 21:22

婆缪南壁,拍摄地点是婆缪峰顶南偏西10度距离4公里5300米海拔处。图片由飞狐提供。
4.jpg
2014-9-15 21:19

标志点:峰顶5413,5200出事点,5050发现点,4850墓地,4800C2,4500C1,4900王大等待处,其中C1和C2是自由扶梯及其他南壁转西南山脊线路的传统营地。图中不可见其他地点:上牛棚子,约3900米,南壁大本营,搜救行动大本营;东壁大本营,约4200米,事发攀登路线的大本营;上甘海子,约3500米,长坪沟歇脚处,对外提供饮食;四姑娘山镇,约3200米,事发所在地行政中心,位于长坪沟口。四姑娘山镇到上甘海子需要徒步2小时,上甘海子到上牛棚子需要徒步3小时。

线路:绿色线条是事发攀登线路,东壁转东南山脊;黄色线条是登顶下撤以及当事人坠落线路;红色虚线,第一波搜救线路;红色实线,第二波搜寻线路;蓝色线条,遗体搬运线路。

8月19日,晚10点左右,我们刚钻进吊帐,布达拉第一天强度略大,累坏了,喘息中收拾着湿透的装备,孙斌接到王二的电话,说伍鹏死了;孙斌和我简单商议后,决定第二天一早下撤,打电话到管理局确认出事但无出事详情。是夜,王二队六人(王二、阿甘、古杰、老董、小鼻涕和奶妈)与管理局六人组成救援队进山救援。

8月20日,凌晨2点半,救援队赶到上甘海子牛棚与等在此处的王大汇合。小鼻涕陪同王大下午回到四姑娘山镇;早上六点半,王二、老董和阿甘与管理局四人出发,9点半赶到东壁大本营接到赵四和箩筐,王二等三人护送赵四二人下山,晚上7点半回到镇上;管理局四人从东壁大本营出发,横切到南壁C1,图中红色虚线,搜寻了南壁C1附近位置,未有发现。古杰、奶妈与其他管理局人员赶到南壁下大本营的上牛棚子,大量技术装备和物质亦运送到此。孙斌和小河顺利下撤,与阿飞、饼干、Rocker一起傍晚赶到镇上;晚上赵四、王大和箩筐讲了事发前后的相关细节,展示了相关的视频和照片;五香发来南壁与东南山脊图片,经赵四、箩筐辨认,基本确认事发位置;事后证明,精准的位置信息非常关键。基于安全原则,结合天气状况,人员身体状况,大家一致决定等第二天家属到达后再商定进一步的行动。
IMGP0228a.jpg
2014-9-15 21:31

8月21日,王二队,小河队从双桥沟搬到镇上,伍鹏妻子柔柔以及陪同前来的相关人员恰咪大姐、王磊、Apple、黄超、小柳和汪汪等人到达镇上,古杰、奶妈撤回镇上。晚上所有人员在三嫂家开会,赵四、箩筐和王大详细描述事故前后经过,其他人提问;确定王二、孙斌、阿甘和小河作为第二波搜寻的技术攀登主力,并于第二天出发。其他人员在镇上处理后勤等其他事宜。考虑到实际情况,此次搜寻采用南壁由下往上的方案,放弃从事发攀登线路下降的方案;最高目标是找到伍鹏并带下山,基本目标是收集信息,做长期打算。天气不好,上牛棚子的管理局队伍原地等待。
20140821_204342a.jpg
2014-9-15 21:47

8月22日,王二因故不能上山,孙斌、阿甘和小河与老胡、杨东、杨金龙、明德兵带着三匹马一道出发,傍晚赶到上牛棚子;晚上开会,确定了后面的行动方案;C2往上由孙斌、阿甘和小河进行搜寻,杨兴勇和张秋华提供到C2的向导和运输支持,杨东、老胡、张志军和刘刚提供到C1的运输支持;建立3人C2营地及2人C1营地;杨伟太留在上牛棚子,负责与C1、C2和山下管理局及镇上留守人员沟通,协调人力物资。是夜,雨雪大作。
20140825_151500a.jpg
2014-9-15 21:55


8月23日,早起,上牛棚子四周都是积雪,山上白茫茫一片;云雾飘去露出湛蓝天空,赶紧收拾整理物资和装备,2-3天的食品,阿式攀登的技术装备,C1-C2的固定路绳,营地装备,基本上是王二队的装备。积雪融化,对面山坡爆发泥石流,在响彻山谷的巨大轰鸣声中收拾好装备。
多云间晴算是难得的好天气,约11点,九人的队伍出发了,BC到C1的路很陡很难走,有两处难点,非常陡直且滑,是四姑娘山区一带最难走的接近路线;下午2点到达C1,五人队伍出发C2,C1到C2的路线按顺序是:60米上升,60米横切,30米上升,30米横切,100米上升,1小时横切及碎石坡。
在上升段固定了路绳,横切部分穿徒步鞋走,最后一段横切有一点难度,需要一点攀岩的技术动作。傍晚六点,到了C2,用望远镜观察出事的沟槽,未有发现;先到达的杨兴勇和张秋华搜寻了沟槽下方积雪坡周围,未有发现;天色渐晚,杨和张撤回C1,一再叮嘱安全第一,过难点及操作一定要小心,不容再有任何意外。
C2营地四周巨石居多,房间大小的石头比比皆是,跑到营地远离出事沟槽的一端去观察。沟槽的上半段全是积雪,但看不出任何痕迹,给人感觉很缓;下半段岩壁很陡,有些破碎,像挤压的痕迹,也许婆缪的东南山脊被撞折过;中段有一个拐弯,地形看不清楚。
下半段停不住,分析伍鹏应该停留在中段或者上半段,商议后基本选定沿沟槽稍微偏左直上的线路,可以避开流水沟及落石,也能尽早进入中段寻找;下半段的岩壁由我领攀,上半段由孙斌领攀,阿甘负责摄像记录;下半段有好些宽大的裂缝,呼叫大本营紧急调运5个最大号的机械塞,第二天一早送到C2。C2营地有电信的信号,还可以与山下沟通。是夜,零星小雨,孙斌和我住在C2营地大石头下,阿甘住单人帐,休息得还不错。
20140824_080910a.jpg
2014-9-15 22:00

8月24日,早起,云层较高,太阳时而露出;机械塞已经运到C1,等不及运到C2,9点左右,我们三人出发。走到积雪坡,积雪坡是一个小型冰川,在积雪坡和岩壁根之间保护着爬了一段到达沟槽的正下方。沟槽里有流水,岩壁全是湿的,第一段有局部难点,Aid通过,第二段稍难,第三段最难,湿呼呼的烟囱,保护也不是太好,第四段不难,到此下半段就爬完,幸运得很,几次落石都没造成伤害。这里是一个肩部,孙斌通过对讲喊我仔细观察,走进沟槽上下看了,都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下方是光滑的冲水沟,停住的可能性比较小,上方也是冲水沟,但台阶及褶皱较多,比较好爬,决定继续向上寻找。
目测从这里到雪坡也就两个绳距,雪坡末端是一个拐弯,在这一带停下来的可能比较大,拐弯后下方有一个带仰角的台阶,通过可能会有麻烦。在保护站等孙斌和阿甘,各种假设在脑海中盘旋:伍鹏会不会缩在某个角落里等我们?见到我们会有多开心?会不会发现停在雪坡的高处?会不会什么都看不到?开爬就停止想象,沟槽里水流不断,好在很简单,速度很快,翻上几个台阶之后,看到流雪的痕迹,心中一紧,告诉孙斌,可能近了;再上了一个台阶,一抬头就看见了伍鹏,他静静的蜷着,趴在雪里,一动不动,黄色冲锋衣,黑色的裤子。兄弟,我们来晚了,这就接你回家。这时天空飘起了雪花,我掏出手机,在接近的过程中拍了照片,仔细的看了看,手部和脚踝的皮肤有些泛白,头埋在雪里看不见,攀岩鞋和安全带都在。这里是一个缓坡,在仰角台阶下,沟槽拐弯后迅速收窄,堆积了不少积雪。雪越下越大,等我爬到上方时,伍鹏身上已经有大量雪花。孙斌和阿甘上来后,山上的雪化作流水倾泻而下,流过保护站,越来越大。我替柔柔念着她要对伍鹏说的心里话,哽咽着难以出声,生离死别,天各一方,心痛不已!
阿甘摄影拍照,孙斌和我处理遗体,用露营袋包住遗体,放到桶包里。他俩用一根绳子往下放桶包,我用另一根绳子下降,把自己连在桶包上,防止桶包被撞击以及帮助通过台阶等卡点。从遗体的伤痕判断:“伍鹏死于致命撞击”,此后减速停了下来。我们带了电钻,打了挂片做保护站,可以安心下降。电话与山下的阿飞沟通,确定柔柔希望把伍鹏留在山上,把伍鹏带离沟槽,安葬在C2平台就是此行的目标。入土为安,也避免飞禽、流水、落石的侵扰。与大本营沟通,要求明天上来2人带着挖掘工具增援。五段降到雪坡底,从下午2点半发现伍鹏开始下大雪,到6点半把他安放在雪坡底部,雪停了。浑身湿透,三人挤在单人帐里烤衣物,孙斌烤了一会儿钻睡袋捂去了,我俩熬到夜里12点,相继睡下。
20140825_083423a.jpg
2014-9-15 22:02

8月25日,早上9点多,杨东、杨金龙和明德康,就到了C2营地。孙斌提议墓地选在营地上方靠近岩壁根部的一个平整处,这里的确是个好位置,背靠着婆缪南壁,东南山脊和西南山脊环抱,下面是婆缪沟接着长坪沟,对面是绵延的群山,视野开阔,难有落石侵扰,不污染水源,离营地有足够的距离。按照当地风俗,向土地爷买了这块地,挖好掩埋的坑,把伍鹏抬过来,一路放着鞭炮。整理好遗容,留下陪葬品,哽咽着拨通了柔柔的电话,她与伍鹏作最后告别。山下两河口,家人和朋友们为伍鹏送行。盖上沙土,垒上石堆,拉上经幡,燃起香纸,洒下二锅头,这就是伍鹏最后栖身之地,他敬爱的婆缪怀中。
20140825_093132a.jpg
2014-9-15 22:07

20140825_110633a.jpg
2014-9-15 22:16

20140825_110621a.jpg
2014-9-15 22:17

Think Simulation
感谢何老师。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感謝幾位前輩風雪中.............

TOP

谢谢河老师的搜救报告, 搜救队员辛苦了.
愿风哥安息.

TOP

慢慢的看完,很清晰,感谢所有的搜救人员。
心情变得很沉重,非常沉重,真想再看看伍鹏最后一眼
七月份去雀儿山之前,去白河拿装备,在小院跟伍鹏还聊过天。他好像有很多话要对我说,当时着急回京,只呆了半个来小时。离开时,他还对我说:注意安全,等回来再聊。现在我回来了,你却走了...... 当初一别,却是天各一方!脑海里幻想着那一刻我就在那里,我愿意扑过去抓住你!

TOP

准确的搜救,详尽的报告,救援队辛苦!愿风总安息,来年去看你。

TOP

救援队辛苦了 风总安息 白河攀岩节那天晚上 咱们拿着杯子站在场子上喝酒 说了好多话 干了很多杯 .....

TOP

看到小河的照片,巍巍耸立的花岗岩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我(们)的朋友Chris Chan。想起了她坠落的地方。同样的花岗岩,同样的空气稀薄,同样的群山环绕。有人说这样的地方,灵魂会久久徘徊,不舍离去。
我相信伍鹏和别的离开的攀登者能在另一个世界碰见,又一起愉快的攀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