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完美生活——纪念伍鹏

完美生活——纪念伍鹏

今年5月,一个初夏的夜晚,北京三渡龙安岩场附近一处农家院门口搭建的临时餐厅里。热闹的岩友会已经结束,大部分人已经散去,餐厅里零星的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朋友们。我和伍鹏,坐在餐厅入口处的椅子上,象征性地端着啤酒,边喝边聊天边与来回走动的岩友打招呼,已经有一个多小时。我们断断续续地说着登山、登山的人、事,说起岩区攀岩手册写作整理的艰难,说起十多年来攀登圈子的变迁,说起那些我们不愿意在公开场合聊的想法,也说起我们各自照顾生病住院的父亲的艰难时光。一个话题结束,我们都安静下来,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默默地小口喝着啤酒。忽然,伍鹏开口:“我其实对我现在的生活特别满意。你看我的工作是编程,这是我最喜欢的事,从十几岁的时候我就喜欢编程,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做着我喜欢的事。周末去白河跟好朋友们一起攀岩,休假时还可以去更远的地方爬爬山。每天晚上回到家,不管多累多烦,看见川歌的笑脸、听见她奶声奶气叫我爸爸,我所有的烦恼一下子都没有了。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最完美的生活。”

8月20日,当我听到婆缪峰传来的山难消息,震惊痛惜之余,想到了那天他说的话,不觉泪如雨下。

我有限的白河经历没有和伍鹏重合过。我绞尽脑汁地想了好久,才想起我第一见到他是某年在北京埃蒙小镇酒吧,喜男的一个分享会。当时我不认得他,后来在网上聊起我们都去了那个分享会却没见到。他说我在前面吃米线。我说,哦,我看到有个人在吃noodles。他说,对,不过我吃的是rice noodles。

这样的咬文嚼字,就是后来我们交往的重要内容。

我说不上来什么时候知道他的了,大概是很早的新浪山野论坛时期。和老K一样,伍鹏的网名“自由的风”意味着严谨、仔细、认真,意味讲究的攀登技术和精良的攀登装备。我只是远远地艳羡地看着,没想过我们会有交集。真正的交往始于老K的意外。我加了他的MSN,跟他说想为老K做点捐款之外的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把老K的文章整理起来收集到一处。时间太久了,我记不清楚细节,但记得他是冷冰冰的,可能搞不清我这个陌生人的急切和热情,只是淡淡告诉我,他一定会把这件事做好。过了一段时间,老K曾经的所有文字都整理在“盗版岩与酒”的专门板块上,都是风一点点在网上搜集来的。我心里暗暗想,这个家伙言出必行。

比起我经常性的天马行空的胡言乱语,风在网络上也少言少语。有时候我想起的稀奇古怪的话题,他都以沉默作答。但如果我的问题是翻译时候碰到的跟山峰、跟攀登技术相关的,他则是有问必答,我问得详细,他也会回答得很认真。在攀登圈子,他如同一个幽居高处的武功高手,遗世独立,苦练功夫,却不参与江湖纷争。

再后来我听说他和柔柔结婚了,真是又惊又喜。一方面没想到两个我都认识的朋友走到了一起,一方面也很好奇那个凡事淡淡的climber的感情会是什么样的。我继续给柔柔写稿子,翻译文章的时候还是会跟风讨论。他仍是那个咬文嚼字一丝不苟的climber。但不知何故,我觉得他没有当年那么直愣愣地不讲情面我行我素了,言语间说不清怎么就柔软温暖了起来。我有时候会想,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了,武林高手返回了人间。有了孩子以后,他给自己心爱的女儿起了一座山峰的名字,那山就和女儿一样是一生挚爱。

在三渡的那晚,我们还聊起北京的线路该做更多更详细的攀登手册,他说起本想自己动手做,但实际操作起来发现工作量是huge。我记得他拉长声说huge的语气。我们都笑了,说以后有更好的机缘,再慢慢整理吧,不用急。第二天早上,我搭他们一家三口的车回京,路上他详细给柔柔说下了高速之后的国道怎么走,有哪些路标,记住了以后柔柔下次自己来就不会不记得路。彼时寻常语言寻常事,今时思来泪沾巾。

伍鹏作为climber对中国攀登的贡献、对白河攀岩的贡献、对建立盗版岩与酒收集整理攀登资料的贡献,诸君都比我更了解,不复赘言。如今,于川歌,失去了父亲;于柔柔,失去了生命里最亲爱的人;于父母,失去了正当壮年正在依靠的儿子;于岩友,失去了一位严谨正直技术高超的伙伴;于我,则是失去了一位可以交流探讨登山的良师益友,失去了一个可以在翻译时随时请教攀登技术术语的“活字典”。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攀登是一项高风险运动,唯勇者敢追求,唯智者能坚持。我们追寻山峰,不止因为其危险可以衬托我们的勇气与坚韧,更因为那个遥远美丽的顶峰寄托了我们关于完美生活的所有向往。自由的风倒在了追求完美生活的路上,他果敢踏实追求完美生活的勇气却永远给我们以激励。

Think Simulation
风总不止一次面带微笑的跟我说,不管白天工作再烦再累,晚上回家一看到川歌,跟她耍一耍,就又变开心了!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回复 2# 天空wk3368
大概这也体现风的坦白,有好多人只在心里装着孩子,不把孩子对自己的重要性说出来,风可以坦坦荡荡讲出来。我只了解他在登山上很小很有限的一面,但从这面看出来,他活得痛快,想做的事做了,想说的话说了,那些还活着的人,有几个有如此坦荡。如思婷所说,如果把攀登圈子比作江湖,伍鹏是侠之大者,值得敬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