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一些聊天记录

本帖最后由 豌豆 于 2012-7-14 16:09 编辑

这次冬冬出事,有点像老K那次,特别突然,觉得特别不可能。就是那种你认为的最靠谱的,最不会出事的,他却出事了。
这些天我都在想这个事情,但是写不出东西来,就把我和冬冬的一些聊天记录贴出来。

可能我们打交道不算太多,有限的几次见面、吃饭,不太多的网上聊天,但冬冬是我认识的人里最温和、最文雅的之一。只要你跟他说话,他就会认真回答,不是特别热情,但也没有因为我们不算熟悉而冷漠得不回话(而我以前碰到的因为不熟悉而冷冰冰的人很多),也从来没有因为我只是喜欢山而没有任何实际攀登经验就对有我一丝的轻视。和他说起绿野人以前的攀登,他会说“绿野前辈”如何如何,平和里面带着尊重。

有一些聊天记录存在从前公司的电脑里,遗失了。家里电脑存了这么一些,删掉了一些口水话,贴到这里,算是对冬冬的一种纪念。

MSN的一些聊天记录
————————————————————————
2010-10-10 10:49:40 豌豆
你担不担心未来的家庭生活会影响登山?

2010-10-10 10:50:13 (R)冬冬
...为什么要担心这个?

2010-10-10 10:50:44 豌豆
蹲1

2010-10-10 10:50:50 豌豆
这个不需要担心吗?

2010-10-10 10:51:25 (R)冬冬
太早了呀

2010-10-10 10:52:34 豌豆
那好吧

2010-10-10 10:52:53 豌豆
我只是问了Mick Fowler这个问题

2010-10-10 10:53:00 豌豆
我以为大家会感兴趣

2010-10-10 10:54:19 豌豆
设计问题很傻,我觉得

2010-10-10 10:54:36 (R)冬冬
我现在是以登山为优先而选择了目前的生活方式,假如将来优先级发生变化的话自然也就不用考虑是不是“影响登山”了,如果优先级不变化的话就会这样继续下去

2010-10-10 10:58:02 豌豆
变化是很正常的

2010-10-10 10:58:44 豌豆
就是如果能平衡好登山和生活的其它方面,会更完美

2010-10-10 10:59:15 (R)冬冬
你能够投入生活的总精力是一定的,这边多一些,其他方面就是会少一些

2010-10-10 10:59:47 豌豆
所以我比较喜欢MF,是因为他平衡得好

2010-10-10 11:00:29 (R)冬冬
要相信他在他的专业领域肯定没有他那些不登山的同事们混得好

2010-10-10 11:00:39 (R)冬冬
就像老布到现在还不算是正式的教授

2010-10-10 11:00:56 (R)冬冬
想追求高投入的登山就必须要正视这方面的代价

2010-10-10 11:01:25 豌豆
我不觉得这是代价

2010-10-10 11:01:38 豌豆
没爱好的人才面目可憎

2010-10-10 11:01:58 (R)冬冬
他们一定在其他方面也有爱好

2010-10-10 11:02:13 豌豆
那他们也需要在那些方面投入精力啊

2010-10-10 11:02:19 豌豆
一定比登山少吗

2010-10-10 11:03:15 (R)冬冬
基本一定,除非那爱好是吸毒或者别的什么真正需要高投入的

————————————————————————
豌豆 2011-1-12 10:19:26 豌豆
你要准备走了吧

2011-1-12 10:19:28 豌豆
都12号了

2011-1-12 10:19:55 冬冬
要磕的书太长了,得再翻完10万字才能走

2011-1-12 10:20:04 冬冬
估计22/23日进双桥沟开始爬

2011-1-12 10:20:10 豌豆
你的翻译速度真的是很快了

2011-1-12 10:20:29 冬冬
不过我不着急,2月中旬之前的一切都是为嘉子做准备而已。现在已经不像一年或者半年前那样没有耐心了

2011-1-12 10:21:22 豌豆
当然,年纪大了,经验多了,耐心也多了

2011-1-12 10:21:47 豌豆
周鹏都还好吗,他的工作他习惯吗?

2011-1-12 10:22:05 冬冬
他的工作他要辞掉,2月之后我们先一起爬一年,看能爬成什么样

2011-1-12 10:22:19 豌豆
辞掉怎么吃饭

2011-1-12 10:22:44 冬冬
攀登靠赞助,吃饭靠打些零工,这样混一两年总能看出适合自己的路来

2011-1-12 10:23:25 豌豆
零工?不如你的翻译有点保证

2011-1-12 10:23:47 冬冬
我也是逐渐摸索出原来翻译可以作为生活手段的啊

2011-1-12 10:23:58 豌豆
外国的climber也是这个路子吗

2011-1-12 10:24:12 冬冬
各有各的路子吧

2011-1-12 10:24:37 豌豆
进杂志做编辑也好

2011-1-12 10:24:48 冬冬
时间上太不自由了...

2011-1-12 10:25:08 冬冬

————————————————————————
2012-07-14 10:59:45 豌豆 2011-2-19 22:11:06 豌豆
下山了吗

2011-2-19 22:11:32 冬冬
恩,刚到康定不久

2011-2-19 22:12:07 冬冬
去侦察嘉子的路线就发现没戏,改成勒多曼因,前两天都是超级糟糕的天气,没法上山就只能撤了

2011-2-19 22:12:36 冬冬
登这种规模的山不能将就,要有足够的计划时间,如果我们能多两天时间,很可能就可以搞定勒多曼因了

2011-2-19 22:13:19 豌豆
是谁没有时间

2011-2-19 22:13:43 冬冬
周鹏不能12号以前过来,我们都要23号之前回到北京去开TNF的运动员会

2011-2-19 22:14:13 豌豆
TNF的运动员会?

2011-2-19 22:14:18 冬冬
发现最近三年在2月中旬以后的攀登都是杯具,想想也是,就天气和冰雪状况而言,2月中旬以后四川已经不太好了

2011-2-19 22:14:32 冬冬
恩,23号下午到晚上

2011-2-19 22:14:43 豌豆
其实我最近总觉得你不是登得少,是登得太多了

2011-2-19 22:15:11 冬冬
我也发现了这一点,准备收敛一些,多些整块的时间用来训练

2011-2-19 22:15:38 豌豆
一年两个到三个的长途攀登计划,已经是足够

2011-2-19 22:16:04 豌豆
我有听说你胖了嘿嘿1

2011-2-19 22:21:07 冬冬
貌似跟无线网有关的内容碰上硬盘的坏道了,不能多上,超过几分钟就崩溃...

2011-2-19 22:21:40 豌豆
你自己的笔记本吗

2011-2-19 22:21:51 冬冬
是呀,回去得换块硬盘

2011-2-19 22:22:13 豌豆
你们的五色山有得金犀牛

2011-2-19 22:22:16 豌豆
你知道了吧

2011-2-19 22:22:33 冬冬
才知道

2011-2-19 22:23:53 豌豆
前两天本想约李兰吃饭,后来未成。她说很担心你们的攀登,现在出山了就好,免得大家都惦记

2011-2-19 22:24:18 冬冬
这次相当于只在两个山下转了一圈而已。我得关网卡了,不然一会儿又崩溃了...只能回到北京看看插网线行不行

2011-2-19 22:24:34 豌豆
嗯好

2011-3-6 22:21:21 豌豆
你觉得自己能把握金冰镐评委的判断原则吗

2011-3-6 22:21:39 冬冬
不知道...

2011-3-6 22:22:12 豌豆
有的攀登长度难度好像都够

2011-3-6 22:22:27 豌豆
但是不能入围

2011-3-6 22:22:46 豌豆
我觉得还有我没理解的判定原则

2011-3-6 22:22:48 冬冬
新路线很重要

2011-3-6 22:23:16 豌豆
嗯,我知道

2011-3-6 22:23:17 冬冬
以及比较少有人爬的偏远地区

2011-3-6 22:23:24 豌豆
是的

2011-3-6 22:23:42 豌豆
可能因为我们对山的资料了解不够多

2011-3-6 22:23:57 冬冬
肯定是这样,那个简介文档太粗略了,看不出什么来

2011-3-6 22:24:11 豌豆
是这样

2011-3-6 22:24:23 冬冬
老布告诉我高山大路线里就只有Mt Logan和爱德加入围,其他4个是什么

2011-3-6 22:24:53 豌豆
马特宏南壁呢

2011-3-6 22:25:11 冬冬
不是一个性质呀,马特宏又不是高海拔山峰

2011-3-6 22:26:51 豌豆
我也不知道到哪里能查到更多

2011-3-6 22:28:53 冬冬
野人峰没入围,据说是因为前期的侦察和试探性攀登太多

2011-3-6 22:29:22 冬冬
所以应该比较看重新鲜性吧,之前的资料和试探尽可能少

2011-3-6 22:29:50 豌豆
嗯,看来需要是早期深入偏远地区

2011-3-6 22:30:10 豌豆
你又想过到外国去爬吗?

2011-3-6 22:30:33 冬冬
到目前还没有

2011-3-6 22:30:36 豌豆
陌生的环境和语言、麻烦的手续,是探险的一部分

2011-3-6 22:31:00 冬冬
将来肯定要去巴基斯坦

2011-3-6 22:31:26 豌豆
还好不算是太远

2011-3-6 22:31:47 冬冬
全世界的大山都在亚洲这一片...

————————————————————————
2011-3-6 22:49:07 冬冬
“谁懂爱?谁说他懂爱?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2011-3-6 22:50:24 豌豆
唉,这个题目比攀登难多了

2011-3-6 22:52:32 豌豆
只有多实践几次,磨得伤痕累累了,才能明白一点点

2011-3-6 22:53:18 冬冬
啊,这其实是一部幻想小说里杜撰的诗句的开头

2011-3-6 22:54:37 冬冬
后面的是“‘我懂爱。’最小的那个说。‘爱像一棵高高的橡树。’‘小家伙告诉我,为什么爱像一棵高高的橡树?’‘爱像一棵树,无论风霜雨雪,它为你遮蔽。’”

2011-3-6 22:54:43 冬冬
原文读起来好有感觉

2011-3-6 22:55:35 豌豆
“直接体验是唯一的出路”

2011-3-6 22:55:44 豌豆
没有语言可以描述

————————————————————————
豌豆 2011-3-23 21:30:58 豌豆
你怎么上上下下的

2011-3-23 21:31:22 冬冬
网页版不方便

2011-3-23 21:31:40 豌豆
笔记本还没好啊

2011-3-23 21:31:47 冬冬
没呢...

2011-3-23 21:32:34 豌豆
你爬得怎么样啊

2011-3-23 21:32:58 冬冬
只爬了4天,大部分时候都在下雨、

2011-3-23 21:33:31 豌豆
那你就翻译吗

2011-3-23 21:35:04 冬冬
昨天和前天去划艇,一共72公里

2011-3-23 21:35:24 豌豆
nice

2011-3-23 21:35:47 冬冬
确实很爽

2011-4-8 22:13:00 豌豆
电脑好了?

2011-4-8 22:13:10 豌豆
爬得挺爽吧

2011-4-8 22:13:16 冬冬
是呀

2011-4-8 22:13:23 豌豆
真好

2011-4-8 22:13:29 豌豆
很羡慕

2011-4-8 22:14:00 冬冬
确实很爽,我觉得自己终于找到运动攀岩的感觉了

2011-4-8 22:14:00 冬冬
划艇也很爽

2011-4-8 22:14:18 豌豆
是啊,有时候需要感觉

2011-4-8 22:14:22 豌豆
周鹏和你一起吗

2011-4-8 22:14:42 冬冬
前段时间是,前天他去珠海了

2011-4-8 22:15:03 豌豆
玩还是工作啊

2011-4-8 22:15:13 豌豆
你们俩这个组合也很好

2011-4-8 22:15:31 冬冬
跟工作有关吧

2011-4-8 22:15:48 豌豆
你有女朋友了吗

2011-4-8 22:15:54 豌豆
嗯,八卦问题,可以不回答

2011-4-8 22:16:01 冬冬
我是独身主义者

2011-4-8 22:16:09 豌豆


2011-4-8 22:16:14 豌豆
不是gay就好

2011-4-8 22:16:30 冬冬
...

2011-4-8 22:16:37 豌豆
哈哈,开玩笑

2011-4-8 22:16:53 豌豆
独身主义挺好,如果能坚持一辈子

2011-6-16 20:00:40 豌豆
你和周鹏一起密云?

2011-6-16 20:00:50 冬冬
是呀

2011-6-16 20:00:58 豌豆
真好

2011-6-16 20:01:07 豌豆
这么专心地爬

2011-6-16 20:01:29 冬冬
搬密云主要是因为城里房租太贵...不过这边确实也很方便

2011-6-16 20:01:56 豌豆
你们主要是爬嘛,住城里还得经常往密云跑

2011-6-16 20:02:10 豌豆
有网络就能工作

2011-6-16 20:02:19 豌豆
周鹏的收入呢

2011-6-16 20:03:36 冬冬
他也没什么一定要在城里干的事

2011-6-16 20:04:09 豌豆
所以以后北京的爬友也不用跑阳朔了

2011-6-16 20:04:15 豌豆
像裂缝

2011-6-16 20:04:40 冬冬
阳朔还是挺爽的

2011-6-16 20:04:51 豌豆
天气好?线路多?

2011-6-16 20:05:14 冬冬
线路风格跟北京不一样,适合划艇

2011-6-16 20:05:34 豌豆
我看了,那线路是和北方的不一样

2011-6-16 20:07:40 豌豆
你怎么止怒

2011-6-16 20:08:04 冬冬
止怒?

2011-6-16 20:10:03 豌豆
是啊

2011-6-16 20:10:10 豌豆
生气的时候,想爆发的时候

2011-6-16 20:10:24 豌豆
我知道你脾气很好,但不要告诉我你从来不想发怒

2011-6-16 20:10:43 冬冬
好像确实很久没有过那样的感觉了

2011-6-16 20:11:00 冬冬
或者稍微等几秒钟就okay了

2011-6-16 20:11:27 豌豆
这是怎么回事呢

2011-6-16 20:11:51 冬冬
只要等几秒钟不去做之后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想法自然就会变了

2011-6-16 20:11:56 豌豆
可能是习气的力量很深

2011-6-16 20:12:25 豌豆
我有所有的理论,但是实践上还是会爆发

2011-6-16 20:13:15 豌豆
我虽然尽力改,但是仍不够满意

2011-6-16 20:13:33 冬冬
可以试图吼变成一种自己能如意控制的武器而不是会控制自己的不稳定情绪...

2011-6-16 20:13:59 豌豆
而且必须有方法,如果只是保持让自己不发怒,而心里没有解开的话,就会生病

2011-6-16 20:14:22 豌豆
我一度完全隐忍,不爆发,结果发现效果不好

2011-6-16 20:14:53 豌豆
现在适度地讲出自己的不愉快,但是注意方法

2011-6-16 20:18:38 豌豆
你不去谈恋爱的,真的好可惜

2011-6-16 20:18:59 冬冬
....

2011-6-16 20:20:09 豌豆
你也不问问我为什么啊

2011-6-16 20:21:43 冬冬
啊,为什么呢

2011-6-16 20:23:02 豌豆
因为我觉得有个从来不发脾气的男朋友的话,那个女孩子很幸运

2011-6-16 20:23:45 冬冬
...这只是生活中很微小的一个侧面而已呀

2011-6-16 20:24:03 豌豆
这可不是一个小侧面

2011-6-16 20:24:44 豌豆
这里面包含了很多的事情

————————————————————————
豌豆 2011-9-9 15:33:42 豌豆
在介绍里,你写了 清华毕业 之后 ,这话有问题的,以后会被指责

2011-9-9 15:34:46 冬冬
转专科毕业也是毕业...

2011-9-9 15:36:40 豌豆
原来转了专科

2011-9-9 15:36:55 冬冬
恩,又不是直接离开学校就走了

2011-9-9 15:37:08 豌豆
我就特别喜欢你能分清楚自己要什么

2011-9-9 15:38:35 豌豆
我觉得适合和谁一起登山是多么清楚的一件事啊,完全没有面子的问题

2011-9-9 15:38:50 冬冬
是啊,本来也是这样子

2011-9-10 22:11:07 豌豆
给户外探险写的文章不错呢

2011-9-10 22:11:49 冬冬
回忆录那篇吗?当时写得也挺兴奋的

2011-9-10 22:12:35 豌豆
翻回头来看,也会觉得一路走来,有运气有彷徨有宿命

2011-9-10 22:14:28 冬冬
确实是这样的,不过至少没有过大的挫折

2011-9-10 22:14:43 冬冬
没有在某个方向上努力了很远之后发现是错的那种情况

2011-9-10 22:14:52 豌豆
转专科是因为登山耽误的时间吗

2011-9-10 22:15:02 冬冬
以及其他一些原因

2011-9-10 22:15:18 豌豆
什么原因

2011-9-10 22:15:30 冬冬
很重要的是因为从心底里觉得读下去没有意义,没有动力

2011-9-10 22:15:55 豌豆
什么专业的你

2011-9-10 22:16:00 冬冬
有时间宁可泡在操场旁边的人工岩壁底下(哪怕其实不怎么爬)也不愿学习

2011-9-10 22:16:01 冬冬
生物

2011-9-10 22:16:26 豌豆
哈,真是的,貌似是所谓的好专业

2011-9-10 22:19:45 豌豆
家里人会担心的

2011-9-10 22:20:00 豌豆
你的心理素质真好,能顶住压力

2011-9-10 22:20:04 豌豆
知道自己要什么

2011-9-10 22:20:48 冬冬
从小接受的一直是“正经读书”的家庭教育,推翻这一思维定势的过程还是相当漫长苦闷的

2011-9-10 22:21:37 冬冬
会觉得自己不作为,宁可把时间“荒废”了也不去挽回学业之类的东西

2011-9-10 22:22:02 冬冬
现在想来,或许当时终究还是这样了,有缺乏行动力的原因

2011-9-10 22:22:46 冬冬
不过总比因为旧思维定势的缘故,尽管不情不愿,也继续去花大量时间精力低效率地去做那些自己已经觉得无意义的事情要好

2011-9-10 22:22:52 豌豆
学习也不是完全没意义的,到底有人通过这路,做出了成绩

2011-9-10 22:23:02 豌豆
但你如果不喜欢,能寻找自己喜欢的很好

2011-9-10 22:23:22 冬冬
当然啦,学习怎么会是完全没意义的

2011-9-10 22:23:37 冬冬
只是它对当时的我而言的确可以说已经变得没意义了

2011-9-10 22:23:55 豌豆
有点奇怪,你为什么就这样了

2011-9-10 22:24:05 冬冬
换个角度想想,我们本科班上到现在还在搞生物的应该不到1/4

2011-9-10 22:24:29 豌豆
是啊,那些课程适合纯学术的

2011-9-10 22:24:38 豌豆
很少很少人会一直走下去

2011-9-10 22:29:11 豌豆
周鹏呢,你确信他能跟你爬下去吗

2011-9-10 22:29:24 豌豆
至少一定时间之内

2011-9-10 22:29:26 冬冬
至少这几年会的

2011-9-10 22:30:14 冬冬
其实他从火炬队出来到现在的轨迹很大程度也可以说是受了我的影响

2011-9-10 22:30:29 冬冬
将来会怎么样,谁知道呢?只要一直维持着对生活的热情就好了

2011-9-10 22:30:46 豌豆
至少现在看来都还可以

2011-9-10 22:31:05 豌豆
他的收入还行吗

2011-9-10 22:31:11 豌豆
家人对他的要求呢

2011-9-10 22:31:39 冬冬
到目前都还不错,经过在培训部的两年,他攒下来的人脉已经够他这样一边攀登一边做些培训生活了

2011-9-10 22:33:20 豌豆
能过自由的追求理想的生活多完美啊

2011-9-10 22:33:57 豌豆
你也是沾了翻译的光了

2011-9-10 22:34:35 冬冬
确实也是这样,翻译是一件特别适合自由职业的事情

2011-9-10 22:34:43 豌豆
不完全是

2011-9-10 22:35:02 豌豆
我的意思是,因为翻译,你更多接触了外国的登山,更直接的方式

2011-9-10 22:36:40 冬冬
其实不能算是这样,08年之前我翻译的东西基本没有跟登山乃至户外相关的内容

2011-9-10 22:36:48 豌豆
我也是因为翻译了很多外国登山家的故事,所以能了解得更多。如果不是的话,还和绿野其他人一样只看到国内的那些攀登

2011-9-10 22:37:54 冬冬
到08年通过孙斌的引介读了《极限登山》并开始翻译,才算是两边开始搭上了

2011-9-10 22:38:04 豌豆
凡是能更多更外国人学的,就能进步更快

2011-9-10 22:41:52 豌豆
要说我真是只说不练,MF的那本书,说翻译,到现在一篇文章都没翻完

2011-9-10 22:41:59 豌豆
生活里的杂事太多了

2011-9-10 22:42:12 豌豆
不过我想主要还是自己没计划好

2011-9-10 22:42:32 冬冬
我也还没动手开翻Alpine Climbing...

2011-9-20 19:39:07 豌豆
你何时走

2011-9-20 19:39:53 冬冬
本打算下周一,目前看来还走不了(得回家乡弄落户及护照的事情),估计30号飞成都然后直接去康定,1号一起进山

2011-9-20 19:40:34 豌豆
就你们俩人吗

2011-9-20 19:41:16 冬冬
李兰要跟赵哥和李赞一起搞勒多曼因呀,一起注册,同一个大本营,分开行动

2011-9-20 19:41:34 豌豆
哦,已经定了啊

2011-9-20 19:41:51 豌豆
勒多漫因没有壁

2011-9-20 19:42:15 冬冬
北壁还算是吧,至少2月亮冰为主的时候

2011-9-20 19:43:34 冬冬
第一张是去年2月尝试北壁即将过背隙的时候,第二张是远观

2011-9-20 19:44:36 豌豆


2011-9-20 19:44:43 豌豆
看起来还不错

2011-9-20 19:45:24 冬冬
下面我们爬的8段基本都是50多度,如果10月是硬雪无法保护的话会相当暴露,亮冰倒还好,毕竟不陡

2011-9-20 19:45:53 豌豆
他们三个一组来爬吗

2011-9-20 19:46:06 冬冬
应该是,具体目标路线还没定

2011-9-20 19:46:42 豌豆
硬雪怎么办

2011-9-20 19:47:34 冬冬
看雪况,如果没有雪崩的可能下边可以solo(上了山脊就有岩石冒头了),如果可能雪崩就放弃北壁改别的路线,今后找个1-2月份的机会再来搞

2011-9-20 19:48:01 冬冬
毕竟嘉子才是目标计划,勒多曼因相对没那么重要

2011-9-20 19:48:29 豌豆
嘉子什么时间能得到你们的消息

2011-9-20 19:48:37 豌豆
微博发?

2011-9-20 19:48:44 冬冬
下个月下旬吧,最后才会搞

2011-9-20 19:48:45 豌豆
我怎么收到

2011-9-20 19:49:16 冬冬
如果搞定了可能会直接打卫星电话发出来,如果没搞定那就回来再贴攀登报告咯

2011-9-20 19:49:36 豌豆
谁替你们发消息啊

2011-9-20 19:50:28 冬冬
没有固定的联系人,不过如果搞定了肯定会很兴奋,朋友、赞助商都电话一圈吧...

2011-9-20 19:51:13 豌豆
我估计还是微博最快

2011-9-20 19:52:16 冬冬
恩,应该是吧

2011-9-20 19:53:01 冬冬
不过别人转发有可能会失实,就像5月登顶古纳的时候

2011-9-20 19:53:49 豌豆
我们最后一定只看爬的人发的消息说的话

2011-9-20 19:54:42 豌豆
老布今年什么计划

2011-9-20 19:55:15 冬冬
今年应该没有了,明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老布,周鹏,我)春节前去看看能不能搞一下稻城三神山

2011-9-20 19:59:16 豌豆
护照是为了去哪里啊

2011-9-20 19:59:31 冬冬
12月墨西哥,TNF的运动员会

2011-9-20 20:00:00 冬冬
明年有可能去阿尔卑斯爬一个月,两个星期熟悉一下那边的路线和定级,两个星期试试三大北壁,不过还没有谱,现在只是yy阶段

2011-9-20 20:00:01 豌豆
运动员会是做什么

2011-9-20 20:00:11 冬冬
不知道...就是聚会之类的吧

2011-9-20 20:00:14 豌豆
TNF赞助你们去?

2011-9-20 20:00:17 冬冬


2011-9-20 20:00:35 豌豆
这么进步真快

2011-9-20 20:02:03 豌豆
能直接跟世界上一些登山家交流吧

2011-9-20 20:03:24 冬冬
至少可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比如TD是什么概念,ED2是什么概念,那些经典路线究竟有多难,我们可以多快完成,以及在那边爬的人都是什么样子

2011-9-20 20:03:37 冬冬
至于能不能遇到牛人就看机缘了,应该不会缺少吧

2011-9-20 20:03:53 豌豆
呵呵2我觉得会遇到的

2011-9-20 20:04:23 豌豆
直接跟他们交流也会得到很多直接的经验

2011-9-20 20:04:39 豌豆
然后也知道自己的差距

2011-9-20 20:04:55 冬冬
嗯,是呀

2011-9-20 20:06:35 豌豆
我就是希望你们能保持平常心

2011-9-20 20:06:52 豌豆
不要因为名气大了粉丝多了,心里有一丝飘飘然

2011-9-20 20:07:18 豌豆
当然飘飘然是很正常的,我非常理解。但我也相信你们对自己的控制力

2011-9-20 20:09:52 冬冬
总之先这样爬下去就好了,我觉得从今年7月天山开始,算是我跟周鹏进入了扩展视野的新阶段。他从登协出来也没几个月,路还长着呢

2011-9-20 20:11:05 豌豆
好幸福的

2011-9-20 20:12:12 冬冬
确实是这样,现在感觉自己正在逐渐获得那些去做之前梦想的事情所需要的能力与外部条件,那么当然就是去做这些事情了

2011-9-20 20:12:54 冬冬
明年打算从南侧尝试却勒博斯,接近路线比这一次还要略远一些,主要是沿途有好几座6000米以上山峰,就算搞不定却勒博斯主峰也不致于无功而返

2011-9-20 20:15:35 豌豆
你们还那么年轻,时间真的很充裕

2011-9-20 20:15:55 豌豆
一个是要保证不出事,另一个是要做好计划

2011-9-20 20:16:32 冬冬
恩,现在渐渐开始明白判断力真的是可以提高的,高水平的登山并不一定就是玩命

2011-9-20 20:17:00 豌豆
我正想说这个

2011-9-20 20:17:05 冬冬
将来或许会进入别的误区,但是到去年十一玉龙达到顶点的那股streak,既然经历过也明白,就不可能再重复了

2011-9-20 20:17:08 豌豆
我从不觉得是玩命

2011-9-20 20:17:22 豌豆
那么多高手安渡晚年

2011-9-20 20:17:29 豌豆
因为他们是真正的高手

2011-9-20 20:17:53 冬冬
那么多高手都挂了啊...的确是有危险的

2011-9-20 20:18:08 冬冬
不过,并不是去冒险

2011-9-20 20:18:34 豌豆
挂了的高手都是有原因的

2011-9-20 20:18:43 豌豆
像拉法耶

2011-9-20 20:19:00 冬冬
“有把握、去冒可以判断的风险”和“明明能力和境界达不到却非要去瞎搞”之间的确是有本质区别

2011-9-20 20:22:46 豌豆
特别是对于不浮躁,脑子清醒,判断力强,知道进退的人来说

2011-9-20 20:23:03 豌豆
在极限运动范围内的安全

2011-9-20 20:23:11 豌豆
当然比不上坐在家里安全

2011-9-20 20:23:24 冬冬
就比如在硬雪坡上无保护行动,如果滑下去的确就是很可能会挂,但的确绝大部分人处于不同的原因都不会滑下去

2011-9-20 20:23:42 冬冬
这跟运动攀岩只要冲坠时姿势正确就不会受伤并不是一回事

2011-9-20 20:23:43 豌豆
除非体力透支

2011-9-20 20:24:01 豌豆
或者高反严重

2011-9-20 20:24:50 豌豆
好吧,我承认,还是高危运动。但是我也的确看到不少人是安全地爬了很多年

2011-9-20 20:25:52 冬冬
的确“爬很多年没有出事”是可以实现的,但可以称作高手的登山者,有几个没经历过“的确有可能会死掉”这样的情况呢

2011-9-20 20:31:02 豌豆


2011-9-20 20:31:08 豌豆
有安全系数的

————————————————————————
2012-07-14 11:22:28 豌豆 2011-11-5 20:32:15 豌豆
在吗

2011-11-5 20:32:33 豌豆
According to Peter Schaerer and David McClung in their Avalanche Handbook, a Class 4 serac avalanche generally contains a grapeshot of boulder-size ice chunks that “could destroy a railway car, large truck, or several buildings.”

2011-11-5 20:32:50 豌豆
什么是Class 4 serac avalanche

2011-11-5 22:09:28 豌豆
在?

2011-11-5 22:09:42 冬冬


2011-11-5 22:09:53 豌豆
我的问题看到吗

2011-11-5 22:09:55 冬冬
“4级悬冰川雪崩”

2011-11-5 22:10:27 冬冬
估计是对悬冰川崩塌造成的冰崩(雪崩)的破坏力有某种定级标准,按照破坏力描述4级算是相当严重了

2011-11-5 22:10:52 豌豆


2011-11-5 22:10:57 豌豆
我查不到描述

2011-11-5 22:11:44 冬冬
我也从没见过这种说法,也可能是文中提到的Avalanche Handbook里面自己定义的

2011-11-5 22:11:57 豌豆
也许是

2011-11-5 22:12:24 豌豆
G2冬攀里他们遇到,竟然逃生了

2011-11-5 22:12:33 豌豆
我觉得这种太危险了,完全不可避免

2011-11-5 22:12:52 冬冬
只要没有被大冰块砸到就好...

2011-11-5 22:13:09 豌豆
完全卷进了雪崩

2011-11-5 22:13:26 豌豆
但很奇怪的浮在了上层

2011-11-5 22:13:36 豌豆
埋得很浅,所以爬了出来

————————————————————————
2012-07-14 11:24:44 豌豆 2012-4-12 21:51:33 豌豆
你学过打坐吗?

2012-4-12 21:51:45 豌豆
知道禅定是什么吗?

2012-4-12 21:52:00 冬冬
不知道

2012-4-12 21:53:13 豌豆
极限登山第二章心理训练 保持清醒 的那段

2012-4-12 21:53:27 冬冬
已经不记得了...

2012-4-12 21:54:10 豌豆
我很奇怪一个登山者描述出了很清楚的禅定的状态

2012-4-12 22:02:17 冬冬
我昨天刚翻完的一本书倒是讨论了这方面内容,大致意思是人的思想只有在同一时刻关注单一任务时才能达到高效率(focus),同时对感知到的新刺激要能够快速判断其优先级,如果优先级高于手头的任务则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上(mental flexibility),如果无足轻重则继续维持当前的关注点——我觉得,这样的理想状态(对手头的任务保持focus,同时随时都能对新刺激作出恰当的反应)其实也就是所谓awareness

2012-4-12 22:03:21 豌豆
以你的才智和天分,若研究佛法,一定能领会其高妙之处

2012-4-12 22:03:33 冬冬
...如果缺乏保持关注点的能力,就不能太长时间专注于手头的任务;如果缺乏判断新刺激重要性/优先级和转移注意力的能力,就会太过执着于手头的任务;这两种都是不理想的状态

2012-4-12 22:03:59 冬冬
我觉得不同的成长道路越到后面就越会交汇到一起

2012-4-12 22:04:07 豌豆
一个禅定者的脑电波,是可以测算到的最弱的脑电波,比睡眠时弱很多

2012-4-12 22:04:44 豌豆
肯定会交汇到一处

2012-4-12 22:04:56 豌豆
只是,走过的路并不同

————————————————————————
2012-5-9 18:30:26 豌豆
你们要去阿尔卑斯?

2012-5-9 18:30:55 冬冬
嗯,明天出发

2012-5-9 18:31:23 冬冬
好像赶上天气糟糕年份了,究竟能登什么,还得到了再看

2012-5-9 18:31:42 豌豆
谁资助?

2012-5-9 18:32:00 冬冬
TNF

2012-5-9 18:36:39 豌豆
你们两个去?

2012-5-9 18:36:43 豌豆
李爽呢

2012-5-9 18:36:50 冬冬
也去

2012-5-9 18:36:57 豌豆
三个人去?

2012-5-9 18:37:00 冬冬


2012-5-9 18:37:27 冬冬
到了那边说不定会各自找搭档甚至向导,毕竟这趟的主要目的是见识

2012-5-9 18:37:42 豌豆
各自找搭档?

2012-5-9 18:37:53 豌豆
你和周鹏的合作还好?

2012-5-9 18:37:57 豌豆
有没有分歧?

2012-5-9 18:38:30 冬冬
没啥分歧,只是觉得跟当地人或者其他地方来的登山者搭档体验一下,可能有意料之外的发现

2012-5-9 18:39:24 冬冬
并且我们也有点好奇号称经验与服务多么nb的阿尔卑斯职业向导,工作状态究竟是什么样

2012-5-9 18:39:34 豌豆
呵呵

2012-5-9 18:39:59 豌豆
多是大环境的影响

2012-5-9 18:40:12 豌豆
把他们放到中国的环境里来,就乱套了

2012-5-9 18:40:45 冬冬
或许吧,不过Olivier不是也坚持了这么多年把CMDI越搞越像样么

2012-5-9 18:40:49 豌豆
整个社会保障制度好,大环境平稳,又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

2012-5-9 18:41:27 豌豆
难道你们都没登山之外的想法?

2012-5-9 18:41:44 豌豆
就是除了自己登山还想做什么?

2012-5-9 18:42:05 冬冬
因为单纯就攀登而言,时间既短,天气(至少是到现在为止几个月的天气)又差,不好说能做什么

2012-5-9 18:43:31 冬冬
倒不是为了搞什么别的事情,而是我们反正不指望干出什么开创性的事情(新路线或者速攀纪录),更多的还是为了开眼界

2012-5-9 18:43:54 豌豆
这就不错了

2012-5-9 18:44:39 豌豆
从上大学到现在,你觉得最没安全感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2012-5-9 18:45:21 冬冬
刚从学校里出来的第一个冬天(05-06)

2012-5-9 18:45:37 豌豆
在泰安?

2012-5-9 18:46:01 冬冬
嗯...应该说从去泰安,到回北京,一直到火炬队的事情之前

2012-5-9 18:46:46 冬冬
有遥远的目标,可是完全看不到具体的路,生活也只能勉强保证,有些时候要计算着稿费日期看还剩几个一块钱硬币吃煎饼

2012-5-9 18:49:00 豌豆
但我觉得男女有不同

2012-5-9 18:49:15 豌豆
我从来没担心过没有饭吃,哪怕很穷

2012-5-9 18:49:21 豌豆
但我会很担心没有人爱我

2012-5-9 18:50:18 冬冬
...原先我会很好奇有人爱我是什么样,现在,可以说有点担心会有人这样...

Think Simulation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