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Think Simulation
【为防止丢失特转贴于此】

2007年3-29党结真拉事故及后事处理过程

追悼会刚刚结束,才有时间整理此过程,目前还只能写出过程让大家先了解情况,有其它问题请提出。

3月底,马一桦、刘喜男、张俭、李霖鹏、姚宇(随同旅游考察)一行五人,攀登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党巴乡的党结真拉雪山时,队员刘喜男在海拔5700多米处的岩石上意外坠落至5500米的冰川上失去生命。事故过程如下:

3-20:在成都办理完本次登山注册及保险等手续。

3-21:一行五人从成都出发,住雅江。经过康定时去州登协办理相关手续。

3-22:车至党巴乡时向该乡布络书记联系马匹等事宜。当晚住巴塘县雪域扎西宾馆。

3-23:住巴塘县城雪域扎西宾馆。当天去县体育教育局办理登山登记手续。

3-24:上午11点从党巴乡出发,进驻上冲坝村长家,海拔3700米。

3-25:进驻4900米并建好大本营。营地风大。

3-26:大本营周边风雪,落雪达20公分。全体人员休整一天。

3-27:马一桦、刘喜男、张俭三人进驻C1营地(海拔5275米),李霖鹏、姚宇及村长三人送至冰川前返回大本营。上午天晴,冰川上多冰裂缝,下午四点降雪,被迫建营。

3-28:马一桦、刘喜男、张俭三人进驻C2营地(海拔5650米);整天天气晴好,冰川上雪深及膝,行动困难,翻过一面横贯整个冰川的冰墙,再直接上攀至垭口,在垭口平台建C2,但垭口上风较大,少浮雪。这一天刘喜男情绪很高,多次要求在前面开路。

在大本营的冲坝村长前一天返回村里,今天换了书记来驻守大本营。李霖鹏、姚宇仍然留在大本营。



3-29(出事当天):全天晴

早8点半,马一桦、刘喜男带全部公共技术装备出发前往尝试冲顶,张俭留守C2营地,原因是三人攀登比两人攀登所用时间长,而且张俭在攀岩方面操作不是很擅长会耽误更多时间,为争取冲顶成功,张俭主动放弃让马一桦和刘喜男两人尝试更有机会成功。

攀登过程中食品和饮水、摄像机放在马一桦所背的包内,马一桦身上挂的装备以冰雪器材为主;刘喜男身上挂的器材以攀岩功能为主,无背包。

两人选择的路线是沿所住山脊至主峰下,岩石操作攀岩至接近雪顶的冰盖上,再冰雪操作至顶峰。

两人所带一根攀登绳为60米长,共攀登九段达到约5800米左右,距离冰盖约还有二至三段时,由于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决定放弃登顶下撤,一路上岩石非常破碎,不时会碰下落石。

攀登中因未登顶而没有使用摄像机拍登顶资料,两人一直处于确保与被确保的状态,也无法空出手来拍摄。所以这一天摄像机一直被放在马一桦背后的背包内。

张俭按马一桦的要求每到整点时通过对讲机报告时间提醒攀登组掌握好攀登及下撤的时间。

下撤分工是:刘喜男先下,并设好保护点,马一桦后下,取下后备及不用的保护点。下撤过程中不一定是绳降,有可能是退攀,即后下的人一边退一边取下事先预留的锚点。

在下撤至5700米左右时休息一次从包中取水饮用,刘喜男曾说想小便,马一桦希望他到安全地带即通往C2的山脊再方便,因为非安全地带攀登者通常需要利用与穿在裤子外的安全带连接保护点,只有安全地带除去安全带才能方便。

在最后一部分被一段冰槽分割开的岩石脊上,下降大约不到三段就可以回到与C2营地连接的山脊,每段不到30米(因60米绳子对折),过此冰槽顶部时天已经完全黒下来,马一桦曾建议沿冰槽下降一部分后再横切至与C2营地连接的山脊;刘喜男认为最好是从上来的路线下降,这也是通常人们采用的方式。

这三段中的第一段,刘喜男先下降,一段时间后通过对讲机对马一桦说“可以下降了,可以下降了”,马一桦开始下降,曾看到刘喜男的头灯在下一个平台移动,下降过程中不时会有小石块向下落。

马一桦下到小平台后没有发现刘喜男的身影,还以为他躲在什么地方上厕所,叫刘喜男的名字也没有任何回应,心想有可能出事了。这个小平台有大约十平米,呈十至二十度坡,边缘向下都是悬崖,没有找到与保护点有关的任何器材,下降绳尾部的终止结还很好的留在绳尾,马一桦降到小平台加上体重正好落地,绳子从下降器中取出后绳尾距离小平台地面大约一米高。马一桦利用身上仅有的下撤过程中取下的一个多余岩锥做好确保点,当时下降绳卡住拉不下来,取出包内的另一根9米向导绳保护自己向四周观察情况,大声呼喊刘喜男的名字,但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刘喜男或他的头灯的影子。

马一桦镇定下来,考虑到大本营有三位没有登山经验的人员在守候,如果让他们知道攀登组在下撤途中出事了他们在慌乱中有可能出其它的事故,只好让位于最近的C2营地的张俭换对讲机频道并告诉他下降过程中刘喜男失踪了。这时大约时间是傍晚九点半,由于马一桦和刘喜男带出了所有公共的技术装备,张俭并不能向马一桦靠近及参与寻找或协助。

可以看到面朝岩壁的左侧再下降一个多绳段就是与C2相连的山脊,而右侧岩壁边有一滩淡黄的尿渍,而尿渍边的平台却有一个5、60公分见方的缺口,只有这里有可能是失足的地方,马一桦利用体重下跳取下下降绳,在岩锥上挂好后开始从这个缺口下降,下面五六米处是又一个岩石小平台,在这个小平台找到了本应该在刘喜男身上的一只短冰镐,马一桦把冰镐挂到身上又继续从冰镐附近向下降,再向下五六米就是前面提到的冰槽,沿着冰槽看到一个竖向并不深的坑,坑的下方没有重物滑动形成的沟槽,但有一片横向的脚印大小的血迹在坑的下方约两三米处。

下降绳用完了,马一桦打了个冰洞固定自己并抽取回下降绳,又向下降了一段,试图查看影约中看到的黑影是不是刘喜男,但发现只是突出在冰槽表面的大石块。张俭在帐篷可以看到马一桦的头灯在山体中位置的移动,他发现马一桦已经下降的比较远,再降将很难返回山脊及与之相连的C2营地,而此时已经十一点多钟,没有营地在冰川过夜也必将冻死,所以他对马一桦说“马哥你回来吧”,马一桦也想到了张俭没有任何技术装备,如果自己下降即使找到了刘喜男,由于已经看到的血迹,以及向下几百米的落差,以自己多年登山及理论研究的经验,相信刘喜男在第一次失足撞击中已经无法生还,此时按登山的原则应该先救生存者,那么马一桦和张俭就是生存者,如果马一桦坚持下降到5500平台,自己冻死无生的希望不说,张俭由于没有技术器材也不能自己下撤回大本营,大本营的工作人员没有雪山经验收到对讲机呼叫也不可能上来营救或为营救造成其它伤害,那么结果是刘喜男意外去世,马一桦找到刘喜男但当晚冻死,张俭因没有技术器材无法下山而困死C2.

马一桦决定撤回C2,此时的撤回不是下降而是上升,先需要自己保护好横切至山脊上,再沿刃脊下降至C2平台,由于只有一个人自己设保护以免滑落,加上八级左右的狂风影响动作,马一桦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面对每一个操作,打冰洞几乎用光了身上所有的辅绳,切割辅绳有的瑞士军刀不慎滑落,终于在半夜三点返回C2帐篷,此时马一桦已经虚脱,扔下背包钻进帐篷,冰爪还是由张俭帮助才脱下来。



3-30(事故次日):全天晴

上午八点前马一桦和张俭即醒来开始计划寻找,考虑到刘喜男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想起刘喜男的电话昨天留在了帐篷里,从留下的防水袋里找到刘喜男的电话,开机找到刘喜男的女朋友的电话,用卫星电话尝试通话,接通后向其女朋友“刀刀”谈了刘喜男失踪的情况,“刀刀”当即哽噎,说“你们再找一找啊,再找一找啊”,马一桦在电话中说我们正在准备出去找就拆帐篷出发了。出发前还给我们在成都的联系人通过话,只是说有意外情况,已经通知了家属,也没有告知他是谁,但让他不要乱猜,等我们找到人再说。

与大本营联系,让姚宇和当地村的书记下山安排马匹以便下撤回公路,另一位李霖鹏到冰川边接应。

当时马一桦、张俭留下帐篷、食品和刘喜男的背包,带上刘喜男留在帐篷里的物品和自己的睡袋,下撤过程中必须的技术器材就出发了。两人向刘喜男可能下滑的方向下撤寻找。

在山脊上时就看到出事的冰槽下方有一处可疑的突起物,两人边下降边向那里靠近,影约看到有橙色的衣物,应该就是刘喜男的遗体。

下到5500平台,马一桦保护张俭靠近刘喜男的遗体,并在不翻动刘喜男的身体的前提下拍照取证,由于刘的遗体四周时有落石不利安全,张俭将绳子挂在刘喜男的安全带上,两人把刘喜男的遗体向安全和平缓的南边拉,拍照时刘有一半被风吹雪覆盖,拉下来后已经完全露出,可以看到一只手本能的护住头部,另一只手自然顺于腰部,脸部有血迹和擦伤,头部已经没有头盔及头灯,但也没有严重的凹陷,他身上挂满了攀登器材,除肘部衣物被擦破外,血迹应该只是头部的伤所流,手套完好通过连接绳挂在脖子上,裤档拉链正常合着。

按现场所见及受伤情况分析,刘喜男双手没有戴手套,而手套完好挂在身上,出事时应该刚刚小便完,拉好拉链还没有来的及戴手套,由于躲避落石或其它原因向面朝岩壁的右边迈步恰巧踏在平台的缺口里身体重心失衡翻了下去,头盔在落下时被撞击打碎,所以碎片包括头灯已不知去向。身上菊绳还挂在身上,由于绳尾没有多余的绳子,刘喜男为了让我下降以免耽误时间解除了绳尾与自己下降器的连接,而当时刘喜男还没有设确保锚点,如果他当时已经挂在锚点上,即使落石正巧击中身体也只是受伤而不会因坠落失去生命。(仅个人分析。)

马一桦和张俭对刘喜男的遗体进行了简单的处理:用睡袋将他包裹进来,影响将他装进睡袋的冰爪和冰镐被取下,他保护头部的右手由于僵硬无法放进睡袋,用两张防潮垫另外包裹了一下。两人找了一处可以下挖的雪层挖了一个一米多深两平米见方的雪坑对刘喜男进行了掩埋,以免有鹰或乌鸦等鸟类破坏刘喜男的遗体,并用路旗将雪坑的四角点做了标记。此时大约下午两点。

两人基本沿上升路线下撤,由于事发突然,精神打击巨大,加上体力严重透支,在大本营人员接应的情况下,返回大本营也已经半夜十二点。简单喝了点水就休息了。



3月31日:

由于昨天返回太晚没有来的及与外界通话,一早起来马一桦通过卫星电话联系刘喜男的女朋友“刀刀”,告诉她已经找到刘喜男的遗体,和大致的事故分析,然后卫星电话信号中断不能再接通。

马一桦先离开大本营,下撤往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去与有关人员联系,大本营由张俭和李霖鹏收拾后等山下的马工来运送下山。

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后,方知道刘喜男的两个哥哥正在赶往成都,还有刘喜男的一些朋友,并希望马一桦尽快回到成都一起商量如何处理后事。

下山途中与刃脊公司工作人员联系,得知原刃脊工作人员阿苏、郎头、李红学、刘蕴峰等已经赶到成都准备次日出发赶往巴塘县,被马一桦留下,等待商议运送方案后大家一起出发。

当天是星期六,由于巴塘县体育教育局有关同志留的电话号码忙乱中被留在了C2营地留弃的背包内,无法与当地有关部门联系。次日是星期日,只能先返回成都与家属见面再说。



4月1 日:

一早从巴塘县出发,当晚赶回成都,这一天一直是张俭开车,通常两天的路程一天赶到,过了康定后认为回成都没有问题时告诉成都办公室方面第二天可以开会了,考虑到如果是下午开会,会上定的事如果第二天出发就来不及准备,所以时间定在上午10点,而当天我们回到成都是午夜十二点,并临时准备了这几天要通报的内容,和将刘喜男的遗体运下来有可能遇到的问题及大致解决的办法。

路上安排办公室人员接待好外地来成都人员及宾馆等。



4月2日:

9点与家属见面,10点到办公室会场,客厅挤满了人,“刀刀”说是王大和王二要晚一点到,我先向大家介绍了出事时的情况,后面主要是商量如何按家属的要求把刘喜男的遗体运下来,我主要担心的是冰川上还好办一点,从冰川到马能够到的路边有一公里多乱石坡,极容易造成运送人员无法配合导致的二次伤害。人们出了很多的主意,基本同意尽最大的可能运下山再转运至康定殡仪馆,如不行在冰川边火化(但在去巴塘和上山的路上被否定,包括当地宗教原因)。

下午大家分头准备东西,安排车辆。被步定了第二天从成都走三辆车,20人,王平、罗汉成等从黑水出发,晚一天赶到巴塘县。



4月3日:

上午准备前一天仍没有完成的事情,中午12点出发,当晚住康定。与甘孜州登协取得联系。



4月4日:

康定出发,路开始变的很坏,在雅江一辆车钢板断裂,三车当晚到巴塘县时已经是晚上12点。此前已经联系好第二天上山要用的马匹。

当天三奥的车已经赶到新都桥。



4月5日:

这一天的安排是张俭先和王大王二等人员11人上山,我和家属去公安局谈情况。

先送大家上山,照例马匹会耽误很长的时间,物资过多,全运往3800米的喇嘛庙。

我和家属返回县城,见了教育体育局的领导,通电话公安方面的领导让我们当事人写出事经过,这才放下其它的事开始写事故过程。

当晚王平、罗汉成等人赶到巴塘县。



4月6日:

一早出发至党巴乡,马匹已经等待,除留下一位工作人员管县城后勤外,其它人全体上山,家属骑马。

当晚住喇嘛庙。得知由于下雪,原计划要往前移的大本营建在了刚刚翻过垭口的位置,张俭由于头痛在是垭口前下撤。刘喜男的二哥反应严重。



4月7日:

早起下起了大雪。一路上民工多次要求停止,中午天晴。

张俭陪刘喜男的二哥返回巴塘县,其它人上升至大本营,原计划家属要在喇嘛庙和大本营之间多建一个营地,由于大本营没有建在即定的位置,我让他们一天直接上到大本营。

先到大本营的十人这一天休整。

喇嘛庙海拔3800米,马匹可以协助家属上升至4500多米,现在的大本营仍是近4900米,但“央莫措根”湖边行走距离减少了两公里。

接近大本营时,亲友团小马不适下撤。



4月8日:

先上大本营的阿成因不适下撤,前一天和村长商量了买马把刘喜男的遗体运下山的方案,阿成由村长陪同下山。原定上冰川的亲友团老向因故放弃。

9点上冰川人员陆续出发,王平等三奥的人不习惯跟着从湖面的冰上走,从坡上绕了远路。看了冰川末端的地形,王平答应设法把遗体运至较平缓的乱石坡再让当地人接手运。

上冰川后王平组体力超强在前面开路,我带第二组跟上并告诉王平组方向,王二组等待未到的王大,后王大放弃,王二和陪同的阿苏结组跟至C1.

翻过乱冰区我们在冰裂缝边建C1,王平建议C1不用太高,第二天大家空身上去把遗体运回至C1位置,这样向下运的物资也会少一些距离。



4月9日:

当晚大雪,早起时仍然大雪不停。

C1的十二人约十点出发,不到12点已经到了近5400米的冰壁下方,只有唯一的一条可行的路,仍是王平组在前面开路。冰壁下面有冰壁不存雪形成的雪坡,开路组试图直接接近冰壁,雪坡积雪太厚,走之字上升时导致雪坡下滑,前面两人被埋,一人翻身站起,另一人未动,王平大叫着过去将之拉出,这时众人均大惊失色。(此前我、刘喜男、张俭上时是从边上切至冰壁再攀冰上去。)

大家商议还上不上,因这里距离刘喜男的遗体位置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但大家认为刘喜男也不希望大家为运送刘的遗体再有人受伤害。王二与大本营王大通话,告知发生的事说上不去了,王大转告大本营的意见,让大家下撤时注意安全。

王二在冰壁下洒酒祭拜,由众人劝下山。

返回C1拆营后,天忽然不下雪了。

所有人从原路下撤,王大、老向及刃脊两位留大本营照看的工作人员上行接应。

刀刀和刘喜男的大哥也从湖冰上走到原大本营位置迎接。



4月10日;

众人出帐篷在大本营旁的小高地上建了个大大的嘛尼堆,相应的香烛等众人唏嘘离别。

马匹到后开始下山,因上山马匹是两天,下山也是要在半路上换马,算两次。

返回巴塘县,决定次日马一桦陪家属去公安局办相关证明,其它三辆车较慢先走,当晚雅江县会合并住雅江。



4月11日:

按公安局的要求,当事人马一桦(与刘喜男一同下撤)、张俭(留守在能够看见听见的C2)、李霖鹏(留守大本营,对讲机能够听到的内容)等三人写好事故发生时的过程记录,先交当地教育体育局盖章再到公安局办理手续,按4月5日体育局领导所说的流程相当顺利。

我们只晚前面三辆车一个多小时就出发了,所以在理塘吃饭前就追上了他们。

当晚天黑前到雅江,发现一辆车出了故障,张俭找人来修至11点,但少一主要配件,第二天要非常小心的开车,所以张俭第二天去开这辆车,小车由我开回成都。



4月12日:

车出雅江,遇车祸被阻达一小时,通车后我带家属先至康定甘孜州登协向登协领导致谢,其它车跟上后一同返回成都。当时到成都时已经十点。

路上安排了殡仪馆开追悼会的事,家属希望是周末能够有外地的朋友赶到。



4月13日:

在成都朋友的协助下,马一桦带家属去殡仪馆定悼念厅后,刀刀准备遗像,马一桦、刘喜男的大哥准备致词。刀刀、王大等准备了刘喜男的生平图片在悼念厅播放。



4月14日:

上午十点追悼会,四川登协领导、亲朋及成都当地岩友前来送别喜男。马一桦、王二、刘喜男的大哥分别致词。

本次意外事故及后事处理暂时告一段落。会后王二和老向即乘飞机返回云南昆明。







以上只是3月20日至4月14日间的简要记录,针对大家的疑问,由于这一段时间我只有很短的时间休息,实在没有能够及时整理出来,让大家久等了。

刘喜男在攀登方面非常谨慎,平常带工作人员和学员攀岩也都是井井有条,我们谁都不相信这次意外是真实的,这方面我们在平静一些后也会写出相应的文章,这次所记录的只是当时的一些表面现象。



其它的疑问:

有人说为什么晚上下撤,我们当时状态很好,正常情况下我们从下撤点至C2营地只需要三个小时,所以我们是5点关门开始下撤的。我们的出事点我叫喊时身处C2的张俭能够用耳朵听到。巴塘县经度关系,8点才会天黑。

下降不是在冰川上行走,所以不用结组而是分段下降。但通常是两头会在有确保锚点的情况下,这些确保锚点是由先到的人临时设置的。

有人说我们“急功近利,一年有多少多少登顶要求”,实际上我们和戈尔一年只会有两个正式的攀登活动,其它都是在我们有时间没有其它活动的情况下在我们的要求下自愿去完成,难度随意。但大家知道,四川的山并不高,很多人攀登三峰也就三天时间,我们通常没有事的时候会去登山,通常一周时间完成一座,难一些的山比如去年的大黄峰是两周,并不象西藏的大山,往往要一个月甚至更多时间,去年我们一共攀登了五座,大家算一算才占不到两个月,而我们一年有大约八个月是没有事儿的,相当于一个月登一座只需要五天左右时间的山,这和急功近利有什么关系。如果一个爱山的人以登山为职业,一年抽出两个月的时间去登自己喜欢的山是急功近利,那么一个以登山为职业的人一年除了只是两个大假带人登山,其它时间只能闲着才不是急功近利吗?我们利用自己的时间多考察一些山峰并把资料公布出来也是急功近利,还是所有人都呆在家里做轮椅登山家好了。

商业化登山与自助登山并不矛盾,任何人都不是一开始就有能力自己去攀登的。

我和喜男应该说97年就认识了,我到四川以后,发现刘喜男也在执着地盯着四川众多秀美的山峰,两个狂热爱好着攀登的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刘喜男加盟刃脊探险公司以后,常常会带着一帮年轻人攀岩,他的细心和安全意识也常常会让人们认识什么才是十多年的攀登经验!

我们都是爱山的人,喜男为了自己喜爱的事业,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是我,我死的其所,在我和曾山谈合作的时候就谈过这个问题,我们做这一行,已经注定会有相似的危险,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都非常谨慎,但不能说就不可能出意外,我们小队伍和带客人攀登选择的方式方法都是有所区别的,小队伍个体间要绝对信任,带客人则要为客人安排好一切,比如设置好锚点和挂好下降器。

感谢喜男的家属在后事的处理上的通情达理,可以说所有稍了解登山攀岩的人都知道这是一项高危的运动,但都不愿意相信这事儿就会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

这次攀登的党结真拉峰,壮丽秀美,拥有几乎无人问津的庞大洁净的冰川,能够永远留在这里,也算是我们登山人的最好归宿,雪山埋忠骨、冰川葬英魂------喜男,一路走好。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after this year, finally find out--i do not care how gonna he dies any more, i care what had he did.
今天的富民,阳光特别灿烂,那包谷酒的香味……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