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Kristian 言论:登山

主题:海子山(5820米),有人感兴趣吗???
作者:tophick  发表日期:2003-11-18 22:00:53

在四川康定,也叫亚拉山,在八美和塔公都能看见

有个英国鬼子爬到了5700米
http://www.summitpost.com/show/mountain_link.pl/mountain_id/2390



主题:猜测:很难,非常难。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3-11-19 11:02:13

从你标记的营地上看,BC-C1和C1-C2的距离都太远了。这里的树线一般在4000米左右,到顶峰还有近2000米,而这两千米高差之间有极复杂的冰川、岩石地形,还有很长的刃脊(从比例上看可能有1公里),这样只有2个营地会非常困难。

感觉上应该将大本营至少提高到冰川末端。



主题:海子山,从5700米的北峰看顶峰,很可怕的刃脊
作者:tophick  发表日期:2003-11-20 02:09:03

不是我拍的,拍摄者认为很危险,下撤了



主题:还好吧,从图上看至少是连续的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3-11-20 10:13:38

没有断崖什么的,通过就容易多了,雪坡的坡度也不大,雪檐看起来也不是太夸张,可能还比较稳定。

没有地图不好说雪檐有多长,从前面的一张图看起来至少有几百米。中间扎营是个大问题。

Think Simulation
主题:想登珠峰
作者:语风2003  发表日期:2004-03-20 01:26:54

登珠峰是我最大的目标,尽管能力很浅,最高只上过慕士塔格。但是有精力的时候没钱没时间,有金钱和时间估计已没有精力,我不想让自己的理想最终窝烂掉。不知哪位大虾能尽所知给予指导,告知登珠峰个人需要做哪些准备,尤其是金钱,体力,技术,抗缺氧能力需达到什么程度,金钱除外其他达到这种程度有哪些好的训练方法?



主题:简单介绍一点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3-21 19:13:35

如果你已经登顶过慕士塔格,那么珠峰也是个现实的目标了,尽管难度很大。

对于使用氧气攀登珠峰,生理上的难度不见得比慕峰大多少,特别是随着装备的进步,对人体的要求已经逐步降低了。进步最大的是氧气装备,去年搜狐队使用的气瓶已经比以往的容量大了一倍。原来的是4升200压力,现在是400压力,可以获得1600升气体,以2升/分的速度使用,可维持10几个小时。以前人们从凌晨出发,到中午如果不能登顶就必须下撤,因为没有氧气意味着死亡(人体无法适应急速的缺氧,而对于无人工氧气登峰的人,他们已经适应了缺氧状况);而去年的登山活动大家都看到了,过了时限仍在继续上升,其实主要是因为氧气的供应有了革命性的进步。

珠峰攀登的技术要求不高,当然攀登能力越好人本身也越强壮,基本的器材使用和登山知识还是要在山下就烂熟于心,才不至于在晕头涨脑的时候犯错误。

登珠峰是一个系统的工作,和一般的小山不同,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衣食住行、后勤、运输、医疗、气象等等,自己一个人肯定是干不了,必须要有一个队伍。珠峰的商业登山活动以前主要是尼泊尔那边,现在西藏这边也发展很快,特别是尼玛的圣山公司,藏队的队员势力也非常强劲,王天汉(照培)就是仁青平措培训的。商业登山活动比较成熟,虽然费用比较高,但可靠性大一些,是目前业余爱好者可能选择的唯一手段。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主题:雪宝顶问题请教
作者:飞狐2004  发表日期:2004-03-22 11:10:23

1.五一左右的雪宝顶一般是什么状况? 包括BC,C1和最后的山脊线路,硬雪?冰雪混合?
2.好象以往五一的成功登顶很少,主要难度是天气还是路线状况?
3.哪位弟兄手上有五一左右雪宝顶BC,C1,顶峰的照片,可不可以上两张来参考一下?
4.听说扎西已不在上纳米了,不知哪里的营地安全状况现在如何?

如有赐教,不胜感激......


主题:我登过两次...
作者:ozark_zxdj  发表日期:2004-03-22 13:44:11

我登过两次此山98年一次,00年一次,都是7\8月份.其中00年登顶.你可晚上电话我86772645,我会尽力帮助你,告诉你我知道的!


主题:请问您是哪位?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3-22 21:24:23

俺是2000年月和咳嗽等人去的雪宝顶,据俺模糊依稀记得,除了我们那个队伍当年没有人登雪宝顶?登协原来是准备在那里搞登山节的,后来因为飞石的客观危险比较大,就改在玉珠了。或者您是登协的人?


主题:是我认识的多杰嘛?
作者:砾岩ly  发表日期:2004-03-23 23:44:51



主题:对了对了,原来是多杰小兄弟,哈哈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3-24 10:33:34

怎么跑到ozark混去了?最近怎么样,还出去登山吗?

TOP

主题:2004春 未登峰奥太美登山报告
作者:三奥雪山  发表日期:2004-05-19 23:42:49
一 山峰概况
青藏高原东麓,四川西北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中部的黑水县境内,有一片还未被人类涉足的人间仙境, 她千山迤俪,万岭连绵,群山苍茫,雪峰耸立,河流纵横,溪谷交错,湖水如镜,这就是素有“东方阿尔卑斯”之称的登山天堂三奥雪山。东面有横卧的九华山,南面有起伏的鹧鸪山,西面有连峰的姊妹山,背面有魏峨屹立的奥太基、奥太娜。远观:南有四姑娘群山,东有雪隆包,北有雪宝顶,景色优美极至。因其地势险峻、山型复杂、美丽壮观,因此是人们挑战自我、体验自然的人间极地。是登山探险,徒步穿越等运动的好地。奥太美(藏语意为群山之母)海拔5257米。山体雄壮,岩石裸露,其山势陡峭如刀劈一般。
主题:二 计划
作者:三奥雪山  发表日期:2004-05-19 23:44:10
1 人员 三奥雪山协作队全体队员 上海户外家园3人 湖南激情山水户外运动俱乐部2人 广东山友3人 陕西电视台记者1人

2 主要装备情况

头盔、上升器,安全带、菊绳、扁带、主锁、散锁、8字环、抓结、雪镜、雪杖、长冰镐、帐篷,、羽绒睡袋(-20度以上)、防潮垫、背包、冲锋包、高山靴、冲锋衣、冲锋裤、抓绒衣裤、羽绒衣裤、雪套、手套、袜子、防寒帽、唇膏、防晒霜、头灯或电筒、餐具、刀具、个人卫生用品、食品、保温水壶、口哨、望远镜、相机、个人药品:感冒药、止泻药、跌打药、止血贴、维生素/矿物质、绑带等。GPS、路绳、套锅、炉头、气罐、急救箱、主绳、绳套、岩锥、机械塞、炊具、刀具、对讲机等器材。



主题:爬这个山要用机械塞?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5-20 16:48:24

有点唬人了把。

TOP

主题:张为:登山就是郊游得厉害一点
作者:starwanderer  发表日期:2004-05-30 11:55:22

我更欣赏登山家麦什拉尔的态度:“登山只是我每天做的事情,我登上山顶,并不挥舞意大利的国旗,而是像一位农妇,爬上自家屋顶晒玉米,轻轻地挥舞手绢。”

12年前一个夏天的黎明,清晨5点,一个男孩儿穿着短裤,骑着自行车驶出清华,他的目的地是200公里外的塘沽开发区。10点钟时候他会找个地方休息,躲过午后的骄阳,会吃自己带的馒头,5分钱一个的馒头,喝清华园带来的凉白开,买不起公路边一角钱一斤的西瓜。这个男孩叫张为,清华登山队的创始人,他现在已经36岁,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

  我要去和开发区加利加制鞋公司的老板谈赞助,那年我和北大同学组织去登玉珠峰。

我没有一个公章,没爬过雪山,没有一张与雪山的合影。凭着酷暑中北京到塘沽的三个自行车来回,感动对方,得到7500元和10双鞋子。为了拉到赞助把很多事说成‘首次’,这是件很难堪的事。我的背包是中国登山队的一位队员送的地质包,他几年后登梅里雪山时死了,那个包连钢骨都没有。我们没有钱,火车票都没买几张,男生藏在座位底下,女孩子背着药箱在车厢间窜来窜去逃票。现在人爬长城都带GAS罐,我们当时没有,带的是汽油。在大雨里走了12天我们才进了山。记得我和北大登山队的拉加才仁登上山顶,他说你看那是什么,山顶上有一座铁塔,那是50年代军队上来时修造测量高度的航标塔。这件事我一直没有说,直到30岁以后回到清华登山队,说在我们登上玉珠峰多少年以前,就有战士背着水泥、石头上去过。从玉珠峰下来,我们倒在沼泽地上走不动,是12个淘金人开着拖拉机把我们送到大本营去的。我们回来后像英雄一样,但照片上没有救了我们的淘金者。

  这些年我一直在反思,登山就像其他任何一件事一样普通,就是运动量大一点的郊游。登山是件私人的事,是个人追求自由的过程;而现在的登山太像体育运动了!我不喜欢“山登绝顶我为峰”的英雄气,我们怎么可能是山峰呢,我们不过是山上的一朵小花。以前我每天跑10公里,周末跑30公里,绕着操场跑 75圈,吃不起馒头,就把米饭捏成团带着,以为天下我最苦。错了!一次我们走到雅鲁藏布江边,一队修路的武警在休息,我取出相机给一位战士照相,没想到他站起来追着要打我,后来被他的班长劝住。班长很客气地对我说:“他实在是太累了,不想让别人看到他在受苦。”

  1991年攀登格拉丹东,是一个旅店老板送我们进去的,和我们一起走了12天,他有两个藏族孩子。出来后,道班的白段长问我们能不能给这位老板200元钱的误工费,我们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怎么那么低级。但当时我给他钱,他死活不要。我今年36岁,这些年一直在反思。我尊重每一个生命。北大登山队是一支优秀的队伍,如果我们批评北大,不如先批评自己,批评社会。
ZT from: http://cul.sina.com.cn/s/2002-08-27/17603.html





主题:很多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引用这篇文章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5-31 21:20:03

虽然他们的论点全都不同甚至截然相反。
原作者看了不知道会怎么想。
哈哈,搞笑得紧。



主题:有个叫Golan Kropp的人你知道吗?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6-02 10:30:56

他是瑞典的退伍军人,从瑞典自己骑自行车,驮着所有的装备,一路穿过欧亚大陆,到达珠峰脚下,历时一年多。在整个攀登过程中完全凭借自己的力气,没有夏尔巴,不用别人的路线绳,甚至不喝别人递过来的热水。登完山后,自己再骑车返回瑞典。

这样的登山境界量你也无法理解,就不跟你过多讨论了。不过想和你说的是,你借助商业登山的队伍登了个7500,就以为自己对登山很了解了,这种看法是错误的。你站在一个client的角度,以为所有的攀登者都在鄙视你,这种“受迫害妄想”使你内心本能的反对一切与你不同的声音。

马洛里说“从这种冒险里我们得到的只是乐趣。归根结底,乐趣是生活的最终。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吃饭和挣钱,我们吃饭和挣钱是为了能够享受生活。这才是生活的意义和生活的目的”。看过你登幕士塔格的文章,写的不错,不过满眼是身体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扭曲,这样的登山还是算了吧,不如象你自己说的好好看看星星。

TOP

主题:膝盖是麻烦地区
作者:-mh  发表日期:2004-06-09 20:20:00

膝盖大概是要求最高的关节,原因是它们经常承受的人的整个重量,而且 由于活动范围大,其结构使它们比髋关节和踝关节更在冲击下更脆弱。问题更 大的是膝盖受伤都是因为软骨、半月板之类不容易再生的组织受伤或损坏,这些组织不象肌肉可以很快地长出来,要想帮软骨长包括吃很多Glucosamine (氨基葡萄盐类的盐,不是钙),而且吃很多也只有很有限效果。这些组织在几 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可以认为是不可再生的。我的一个朋友年轻时踢球时和 后来爬山都不注意,最后基本把膝盖软骨快磨没了。才三十多岁,喜欢的 运动都作不了,只能指望换膝手术来彻底解决问题。所以对膝盖一定要小心,如果你希望长期从事用膝盖运动的话。可惜很多人意识到这点时已经太晚了。你说的针对性的肌肉锻炼的确有帮助,但效果也只是“帮助”,就是练得 正确其结果也远到不了*防止*。其实喜欢背大背包自虐的人可以很容在几 天内突破自己精心保养的膝盖的承受能力,落下多年都好不了的病根。

膝盖能出的毛病很多,从各种听到读到的案例看差别很大。你的问题我不能 具体回答是什么原因该怎么办。我只能泛泛建议找更好的医生(现在的医生 让我觉得他们只是坐在那里让我买他们想卖的药);量力而行--背超过体重 1/4的包下山就要从保护膝盖的角度控制节奏了,超过1/3就要好好考虑怎 么减少冲击,考虑使用登山杖。松软的土地、碎石坡、雪地都对膝盖很友好; 其实什么时候上下山,登山杖对保护膝盖都有好处,尤其是负重时和膝盖有问题时; 减少锻炼时对膝盖的损耗。正经出去玩时对膝盖损耗有时是没办法,但锻 炼时也损耗就太亏了;进行有助于保护膝盖的锻炼,有的是培养肌肉力量 和对称,有的是某些伸展运动。



主题:个人感觉:强壮的大腿肌肉也许确实对保护膝盖有用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6-09 23:10:31

我原来踢球的时候练出一双很粗的大腿,相对也比较强壮,经常是踢很远的直接任意球,对业余选手,30米开外的球踢的很直很准就不容易了。远射的主要力量来源于小腿快速前摆,也就是大腿前侧肌肉(股四头肌?)收缩的力量。后来玩登山和穿越,基本上没有遭遇过膝盖的问题,当然我一直坚定的使用登山杖,并坚决抵制背一大堆东西的驴子风格:-)




主题:谢谢,mh&kristan
作者:明年六月  发表日期:2004-06-10 10:44:52

我母亲三四十岁的时候就出现了关节问题,但那时候不注意,现在也已经达到要换关节的地步。她关节的软组织已磨损殆尽,关节囊中都是碎片,骨密度低,而且还很胖。我担心这种体质会有遗传,退行性关节炎这种老年病已经很现实的放在我的面前了,我该怎么预防呢?医生那里是无法得到建议,有个医生端着我的腿一边说没问题,一边又说要不做个核磁共振,我差点一脚把他踹出去。

以前没有注意膝关节问题时,也不是很自虐。而且腿部肌肉在女性中也算发达,都穿不了时尚的裤子,因为总裹得象田鸡腿一样。所以我开始担心有遗传性的骨质差。

所以,我想我还是要坚持补钙,mh说的那个氨基葡萄盐我查到是一种生物提取物,是从海洋甲壳类动物身上提取的,不知现在零售市场上有那些此类的产品。原来坚持跑步是为了提高耐力,现在也改成长时间的横移,并加强股四头肌的训练,反正已经田鸡腿了,再粗一些也无妨。而且以后一定要使用两支登山杖。



主题:腿有力量并不代表它就粗壮
作者:bj_bigboy  发表日期:2004-06-10 11:11:33

腿部肌肉训练有一整套的器械,围绕着腿部各种肌肉进行训练。这些训练可以以增肌为目的,也可以以塑身为目的,马拉松等靠腿吃饭的运动员腿都不粗。

具体训练可以采取较低重量,每组15-20次的强度进行训练,每次训练做4个动作:踢股4头肌、负重提踵、俯身卷腿、负重深蹲(下蹲时体位保持膝盖不要超过脚尖),之后进行35-40分钟慢跑。坚持下去可增长腿部力量,修塑腿部线条,减少腿部脂肪。

当然,高档的健身房针对腿部训练的器械就更多了,练习到的部位都有说明或可以咨讯专业人士。
我只是初入门,已经尝到甜头了。

仅供参考



主题:马拉松运动员的腿部力量并比一定很强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6-10 19:03:07

他们只是强到足够跑起来就可以了。要看腿部力量强壮的,要找跑短跑、踢足球的、举重的、武术或搏击的。甚至跳高、跳远都要限制肌肉自身的重量。看看萝卜特卡螺丝的大腿。

TOP

主题:我们登高而招 我们振臂呼唤 我们用双手打造一个洁净的世界!
作者:bjjsxy  发表日期:2004-07-05 16:04:18

攀登上高山和冰川之间 构建我们自己梦想的山峦 我们不怕曲折 或许会在穿过的路途轰然得到下 ……

是的,我们年轻,我们攀登,我们挑战自我,我们要为环保、为珠峰战胜极限......

我现在就去报名,做一名志愿者。




主题:给你看看中国的登山活动造成的后果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7-06 10:43:04

http://www.lvye.info/bbs/showthreaded.php?Board=home&Number=567427&page=8&view=collapsed&sb=5&part=

希望少搞一些这类赚眼球的活动。

TOP

主题:云雾里的攀登--骆驼峰记录 [精]
作者:阿悠9634  发表日期:2004-08-13 11:59:54

在迷雾中攀登一座处女峰,站在陡峭的冰川上,四周白茫茫一片,接组绳上另一端50米处,同伴的身影时深时浅。没有什么景况比这更令人感到前途渺茫的了。而我们还在向上攀登,想起来真是有些疯狂。
  两天来我们靠着猜想、推断、回忆和运气顺着起伏的冰川摸了上来。现在我身处一个冰雪峰尖上,三面凌空,身边只有几块零星露出雪面的石头。再也没有向上的路了。这是顶峰吗?天知道;什么也看不见。而身边的环境和在山下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我将冰镐踩入雪中,下面的同伴挂上上升器,开始沿结组绳上攀。山顶的风不大,云雾缓慢的变换着深浅浓度;我努力向四周张望。突然的,真峰顶在云中显露出来。一刹那,我几乎忘记了呼吸。它看起来就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而我正站在一个假峰顶上,真假峰顶之间是一条一百多米的冰雪刃脊相连。
  骆驼峰在长坪沟尾,羊满台的西侧,有东西两个山尖,从登协的资料上看,东峰比西峰高出几十米,海拔5484米。这座山峰原本是我朋友孙宗轶提供的资料。他在2003年的国庆到长坪沟拍片,回来之后的一次朋友聚会中,他兴冲冲的递给我两张山峰的照片,然后极力游说我一起去攀登。照片中的山峰就是骆驼峰,一张是远景,一张是上到4600米的大本营后拍摄的近景。山如其名,犹如骆驼的两个驼峰,两峰之间是一个冰川平顶;西峰为主峰,冰川从峰顶曲折而下,一直连续延伸到4700米处;从大本营上一个碎石坡就可以到达冰川末端。这座山另一个吸引人的地方就是马匹可以将物资运输到大本营,这样就可以建一个 “奢侈”的营地了。但后来的几个大假里,我们各自都忙于其他的事情,这座山的攀登计划也就暂时搁浅了。
  今年的7月,陈照宇在他所在的“足迹户外运动俱乐部”里拉到了一笔登山赞助,根据经费和假期的情况,大致确定在四姑娘山地区。我和陈照宇一直对羊满台很感兴趣,但这次时间不够,于是我想起了骆驼峰;希望登完这山后能顺便对羊满台进行侦察。我带着照片到陈照宇那儿确定计划,居然在他毕棚沟拍摄的照片中看到了骆驼峰的另一面,全是垂直的岩壁。
  时间过得很快,制定计划,确定人员。最后有四个人成行:陈照宇,邓涛,林岸男和我

  7月19日,成都到日隆,这条路已走过无数次了。毫无新鲜感。晚上住在冰石酒吧,酒吧老板唐伟原本计划和我们一起上山,可这时他却发起烧来,只能放弃了。
  7月20日,我们随游客买票进山,在路上遇到两个准备穿越的人,冰石酒吧的狗也跟着他们进沟来了,那条狗见到了熟人,于是弃穿越者而跟定了我们。天气晴朗,到了木骡子,一头从林子里钻出来,眼前地势豁然开阔,正对沟尾方向,迎面立起的就是骆驼峰,第一眼看见它就觉得情况不妙,雪线位置比我们预想的低,冰川坡度也比照片上看起来大得多,雪大而且是雪崩多发区。我和陈照宇拿着望远镜看了半天,越看越头痛,干脆不去想他了,到大本营再说。过木骡子深入长坪沟,这里已经没有什么游客了。诺大的山谷,只有我们几个人,宽阔而青得耀眼的谷底草坪上,成群的牦牛定在那里静静地吃草。山谷寂静空旷,如果不想到几天后山上危险而麻烦的雪况,这真是一段轻松愉快的旅行。第一天的营地在一片草坪上,旁边就是清澈见底的河流。丰盛的晚餐和干燥的营地,一切都很完美。但是等我们睡下后麻烦就来了:往常这个时候,牛会到营地附近吃草,这很平常,我们和牛之间并不会有什么冲突;也从来没发生过牛践踏帐篷之类的事情。但现在营地里多了第三者:一只狗。它不自量力的去找牛的麻烦,对着牛跳来跳去的狂吠。也许它认为这样做是在保护我们。但结果却是母牛为了保护小牛,追着狗撵。而那条狗则在我们的帐篷间跳跃逃窜。一时间,响亮的犬吠和沉重的牛蹄声就在我们脑门上晃悠,帐篷的风绳也被挂得七零八落。我们提心吊胆又难以入睡,只好起来赶牛。好容易把牛赶远一点,过一会儿又被狗逗了回来。看着那条狗欢快的在帐篷间和狂奔的牛玩着官兵捉强盗的游戏,我们却毫无办法。(真想把狗抓起来扔河里去。)当天晚上大家都一夜无眠。
  7月21日,这一天的行程是走到沟尾再上升到4600米的大本营,高差很大。有马匹运输物资,我们走的就很轻松了。中午到达营地,马夫约好上来接我们的时间,卸下装备就准备回程了,下去时总算把那条狗生拉硬拽的带了下去。
  搭好帐篷,时间还早,我和陈照宇决定先运一批装备到冰川下,顺便探一下路。邓涛和林岸男整理营地。这时天气很好,仰视骆驼峰会产生冰川十分平缓的错觉,好象几个小时就能轻松走到山顶似的。从大本营爬上碎石坡,上升一段高度,视野开阔了许多。长坪沟尾有着无数令人心醉的山峰,一连串巨大的刃状石峰半围在山谷边缘,仿佛刺刀划破天空。大量上千米光滑完整的峭壁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这里就象是另一个微重力行星上的产物。平时为人津津乐道的婆缪峰和羊满台在此显得毫不起眼。而我身后的骆驼峰主峰和山谷对面的山峰比起来,就象是现实和幻景的区别。我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幻想着身处其间的感觉,直到陈照宇把我从那些峭壁上拉回到现实中来,又继续爬我的碎石坡。我们顺利的穿过碎石坡,在冰川底部放好装备;然后回到大本营吃晚餐。本营食物充足,还能吃到新鲜的蔬菜,身边就是绝美的风景,这才是我们想象中的登山。
  7月22日,开始真正的攀登,从昨天在冰川脚下观察的情况来看,难度超出了原先的估计,我们将装备尽量精简,四个人只带了一顶大一点的双人帐;一根50米的8毫米绳,六颗冰锥,两根雪锥,一对小镐。从冰川上到c1的路线是几个连续的冰川台阶,百分之四十的路程坡度在50至60度左右;剩下的坡度基本上也在30至40左右。全程没有可供缓冲的台地,如果失足只有一滑到底。为了安全,我们接组行进,在陡峭的坡面交替保护上升。下面一个绳距是冰面,再往上是雪面,雪层随高度的上升也越来越厚。这一天山峰始终被云雾笼罩,能见度很低,有时连在绳子头尾两端的人相互都看不见。我们凭着记忆和感觉向上攀,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绕了很多弯路,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但另一方面这样的天气也稳定了雪层,减少了雪崩的危险。翻上紧贴东峰岩壁的陡峭冰川,横切到c1平原上。我们一共花了十个小时。原先设想的c1开阔的视野,壮观的风景。被周围白茫茫的大雾替代。我们甚至连主峰的方向都不知道。此时已下了几个小时的细雨,浑身湿透,大家又累又饿,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先扎营安顿下来再说。
  在帐篷里吃了点东西,休息一会后开始考虑明天的安排。我们的时间不多,后天必须撤回大本营,而且根据今天所走的路线和雪况来看,最好在下午以前下完这段冰川。这样我们在c1以上活动的时间只有明天一天。至于明天能走到哪里就完全看老天爷的了。当晚下了一阵小雪,四个人挤在双人帐里,象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动弹不得。
  7月23日,早上天亮醒来,第一件事就拉开外帐看外面的天气。和昨天一样,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对此也毫无办法,还是先起来再说。在吃早饭时,雾稍微淡了一点,不远处一大片淡淡的岩壁的影子显露了几秒钟,这让我们找到了主峰的方向。虽然心里没底我们还是决定出去试试。九点出发,我用冲顶包装上全部路旗,在前开路。一开始很顺利,几分钟的时间就绕过了主峰的岩壁,来到一直通往峰顶的倾斜冰川上,坡度很陡在45度左右;方向不明。我们停下来做了一个简短的讨论:不利的因素是大雾和雪崩的危险;有利的方面是大雾使得天气稳定,切开雪层看断面的情况也比较完整和稳定。这样虽然仍有雪崩的危险,但几率小了很多。最后决定继续向上。我们顺着靠近岩脊的冰川部分交替保护上攀,一路留下路旗。几个小时后,在茫茫迷雾中,我看到两条雪脊从两边向我脚下靠拢,我已到了一个冰川尖上,前面是悬崖,再没有向上的路了。但这不象顶峰,峰顶应该是一个岩石山尖,我什么也看不到。在等待同伴上来的时候,云雾散开了一点,(不得不说我们的运气不错,就象两天以来每到关键的地方,我们就要感到走投无路时,云雾总会减淡一点,让我们确定攀登路线。)这时我看见在侧面两百米左右,上方几十米的高度出现一个岩石峰尖,总算看见了峰顶;这使我们两天来一直低沉的心情振奋起来。之前的攀登完全靠猜想、推断和运气;现在终于有了一个真实的目标摆在眼前。我们很快下了假峰顶,切过刃脊,翻上一个岩石台阶,再上一小段雪坡到达峰顶。这时我的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激动可言,更多的是越来越重的压力,满脑子想的都是下撤和雪崩的事情。此时四周围着云雾,环拍是不行了,只好尽量拍摄顶峰的岩石环境。在顶上呆了二十分钟我们开始往下走,在下撤途中云雾偶尔散开,羊满台,幺峰和长坪沟不时显现一角,不过我们已无暇观景,下午整个冰川面已经开始出现大量流雪,原路的许多脚印也被流雪覆盖。横切过最后一个流雪槽,回到c1营地时天空下起了小雪,此时离早上出发已过去了9个多小时。
  7月24日,现在我反而希望下撤时天气不要太好,不要出太阳,因为阳光会影响雪层的稳定。但每次登山下撤时天气总是最好的。早上撤营时能看见幺峰在南方冒出云端,长坪沟在云隙间时隐时现,身边的骆驼峰东峰象一把利刃插向天空。毕棚沟方向仍是一团迷雾。如果时间允许在c1多呆一天,那真是莫大的享受。
  我们基本按原路返回。到了冰川的下半段,时间已过了中午,冰川表面出现越来越多的流雪,我们的活动也引发了几次大型的流雪,成片的雪层在我们脚下滑落,带着流雪在冰川上象溪流一样冲下深渊。由于雪层的不断滑落,冰川下部的雪坡已经变成了冰壁。上来时只有50多米的裸露冰壁,现在增加到了 150多米。冰壁表面融化得厉害,V字冰洞也不可靠了。我在队尾,干脆倒攀下去。就在最后一个绳段下降时,一块一立方米以上的巨石带着一片碎石从头顶上飞了下来,巨石在我右边十几米处的冰川上,弹起来再飞出去;而碎石雨在雪上减慢了速度,滑入我左侧的沟槽带了一片流雪下去,刚好我在中间,真是命大。四点钟回到本营,再往下的路已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我们也彻底放松下来。
  7月25日,穿过长坪沟回到日隆,迎面是越来越多的游客,感觉真是亲切。晚上在酒吧里边喝啤酒边看山上拍的DV,感觉又回到了人间。
  7月26日,回到成都。回家洗澡。一切终于结束了。

  回顾这次的攀登,四个人第一次合作,还算顺利。这山没有什么攀登上的难度,基本是陡峭冰面和雪面上的操作,只需要熟练的基础攀登技术;攀登高差也不大,这次我们花了三天的时间主要是天气的原因和稳妥的考虑。另外,四个人用一根绳子,以前相互之间又从没配合过也是速度慢的原因。现在看来,在坡面稳定的情况下,两个体力充沛,技术熟练的搭档在10到12个小时左右可以从大本营冲顶来回。




主题:haha,用了我的照片吧。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08-13 23:07:35

祝贺祝贺。这个山看起来还是很漂亮的,值得爬一趟。

TOP

主题:幺妹登顶在即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11-17 14:20:03

http://travel.sohu.com/20041117/n223032286.shtml



主题:幺妹已登顶!
作者:竹林七贤  发表日期:2004-11-17 17:15:47

转自:http://www.vankeweekly.com/asp/bbs2/showAnnounce.asp?id=950862
[自由的风] 于 2004-11-17 16:56:15 加贴在 游山玩水 ↑

11月17日16:47,幺妹登顶了。
接小贾电话,已经看到一个黑点登顶了。一个还在下面继续攀登。下面的三人在往C2攀登!
庆祝一下!!牛B啊!


主题:同意,里程碑式的攀登。
作者:伊登伊登  发表日期:2004-11-17 18:56:19
热烈祝贺,恭喜参加这次攀登的所有人。
不知道老马下来是不是又是满嘴的疱疹,呵呵。

期待着他们安全下撤,等待中。




主题:是一次很艰难的攀登,但说不上是里程碑式的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4-11-18 10:10:48

关键是风格,仍然是采用围攻的方式,攀登超出自己能力的山峰。
这种风格在官方登山、大学生登山中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依赖的其实还是雄厚的组织能力和Jon超众的个人能力,称得上创新的只是克服困难的方向发生了改变。
不管怎么说,这种改变是个好苗头。

TOP

主题:不同意其中的某些说法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05-30 23:17:33

连日来,关于玉珠峰山难,让我苦苦思索,深深自责,虽然扪心自问自己己尽了全力,但事出突然,后果严重,而且未能让各方尽都满意,江湖上流言非语不断,特作如下说明:

------如果说你认为自己在整个事件中尽了全力,那么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你承担了自己无法胜任的工作。

1,谢诵关心支持我的朋友们,患难见真情, 雪鹏不会被这次失败击倒,我将吸取血的经验和教训,坚定地走下去,天降大任,必苦其心.
2,对于在网上恶毒攻击和造谣丑化别人的无耻之徒,雪鹏丝毫不会放在心上,公道自在人心,任尔东面南北风,我自傲立于风中。

------我赞成就事件本身进行分析,这有正确和错误的标准,我们都遵从登山活动得一些普适规律,只有这样才能得出真正有用得结论。对当事人的人品性格,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远近亲疏不同,不可能得出大家公认的答案,争之无用。但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正所谓“公道自在人心”。

3,对于行凶打人者,我们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力。
4, 本次山难,应该就事论事,不带任何个人感情色彩。我承认,我们确实没有想到风雪会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再次肆虐并夺去我的队友的宝贵生命,但我要说的是,作为队长,我当然耍先考虑我们自己队员的安全,所以,对于广州队,我不认为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其次,本队队员冲顶意愿强烈,加上我须送高山反应严重的队友下山,才没有在现场,而且出事后我己尽传能,多次冲入风雪中,

-------1。你们的队伍先见到广东队的汽车、又见到尸体而无动于衷,这不是登山者应有的态度。
-------2、这次事故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向导的人数太少(或无经验队员的人数太多)。大家都看过了mh贴的法国高山向导的资格标准和带队人数,实在没什么可说的了。

5, 对于这次山难,无论是马尧还是我,都是极不愿看到的,至于由此而说到人品,我认为是上纲上线,每个人对山的看法不可能完全一致,既然选择了登山,我相信生者死者都是知道其危险牲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要生者为死者负责,我看似有偏颇,爱山而能长眠于山,是每个其正爱山人的终极归宿,古今中外多少攀山好汉无不以能长伴雪山而自豪,人熟无死,马革裹尸,我就不希望自己卧于病床上苟延残喘。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登山,反正我是把它当作一项消遣,但是是最严肃的消遣,当我的日常生活中充满了太多的“无所谓”时,这种严肃可以使我的生命具有意义,可以使我的头脑保持敏锐。我也决不想把自己埋在山上。你难道认为这些花了几千块钱的人们已经充分准备这样做了吗?还是由于主客观的原因,他们压根就没有得到正确的意见呢?(“如果在这样的山上还会死人,我是否作好准备要去了”)。我最关心的问题仍然是:1、“他们了解了这次登山的危险性了吗?”2、每个队员都理解了他们自己和向导之间的关系了吗?(比如海亮受伤以后,两人看护、一人求援,他们当然是把希望寄托在经验技术最丰富的向导身上,可是我们设想一下,如果你在营地,而下撤需要45分钟乃至1小时的路程,上攀需要多长时间?上到出事地点后,在那“吹毁VE25的”风暴里,能够进行有效的救援吗?)****换句话说,如果这些交钱的队员知道了一旦发生真正的险情,向导可能也无力回天,他们还会跟你来吗?希望你不要用自己的登山观去看待别人,更需要弄清楚自己和队员是有区别的(不论是否AA,你毕竟是队长),那么你就不应该把自己放到和一般队员等同的地位。你既不应该将队员的登山观念提的和你一样高,更不应该将自己的责任义务降的和普通队员一样低。

6,反过来说,如此年青的生命,是让人心里难受,但也不能就此而非要找一个人来顶罪负责。即使有这样一只替罪羊,又于事何补呢?

------------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7,我赞成就事论事,多讨论些技术问题,以吸取血的经验和教训,任何大意和自负都将导致不幸。
最后声明,我将负起该负的责任.,坚强地站起,再一次地主于顶峰是我对死者的最好纪念.

不管怎么说,我赞成你说话的选择,即使招来很多反驳,即使很多推脱。总比出了事一声不吭强的多。




主题:问一个不太合适的问题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06-03 01:49:36

我希望知道,你们,或者说您自己,在上山之前考虑到
这座山甚至会发生人命吗?有确实充分的心理准备了吗?
谢谢。

TOP

主题:冬训1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08-02 22:43:34

滑坠自制动。
基本姿势:头上脚下,臀部着地下滑。
注意:向握镐头的一侧(右手)转身,以免
尾尖挂擦坡面,导致翻滚。
http://bbs6.sina.com.cn/forumsoul/oldpic/41/41/2000/0802/130473.jpg

TOP

主题:他们作了一些准备工作。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09-28 14:34:09

请藏队的丹增做教练,并打算从Ozark高山学校请两名协作。另外山美的竹子和一位朋友也打算加入。这样队伍的总人数将达到9人。

线路的选择和领攀将由教练负责。从现有的几条路线来看,北大路线、日本队路线和北西南东的路线,都不容易。但据说前几天藏队的队员刚刚带一名年过半百的日本人登过顶,所以大家还是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情出发了。

另外一个原因是,明年藏队的任务可能比较重,不容易请到教练了,所以趁着今年这批没去K2的队员有时间,可以请他们带队。

宁峰这样的山比较凶险,我也认为不应该去这样的山上“学技术”。不过他们的教练还是很有经验的,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关于攀登难度的问题,大家也达成了共识。由于和丹增这样的高手差距很大,大家认为还是应当保留自己的判断权力,如果觉得不行,会主动向教练提出,以保障安全为最大目标。

他们的攀登技术确实比较薄弱,但这可能并不是最主要的矛盾。我现在觉得,最可能出问题的是体力。这几个人都是个把月前刚从山上下来,身体消耗都比较大(象我两周的登山,体重掉了9斤),能否应付7200米3-4个营的强度,确实让人担心。

TOP

主题:关于“废话”,与大家讨论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10-12 16:28:23

登山需要很多方面的要求,不只是“坚强的意志和不可动摇的决心”。登山可以给人许多的感悟,不只是xxxx米的成就和满足。每个人登山的目的都不同,我们也应该允许价值观的多元化。
但登山是有其科学性和严肃性在里面的。我一直对攀登超越自己实力的山峰的行为不以为然。
登山节给大家一个入门的机会,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但我们还是要对自己的实力有清醒的认识,如果你还想继续玩下去的话。至于登一次雪山、作为一种人生体验,就想玩蹦极一样,也无所谓。不必说什么“我是自己蹦下去的,不是教练推下去的”之类的话了吧。

TOP

主题:在高难度的混合路线上就是要求有登山靴攀岩的能力。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11-29 18:21:17

法国的高山向导要求穿登山靴无保护攀登5.9难度的路线,对应的法国等级标准好象应该是5a?
美国的是5.7难度。

国内的登山者以高海拔为主,真正的技术性山峰实力较差。而欧美本地的高海拔山峰不多,所以他们在难度上下很大的力气。

一座山峰经常会有很多条攀登路线,并且不断有人开发更艰难的路线,和传统的登山找最简单的路线背道而驰。

现在世界上的顶尖混合攀登路线难度高达M9、M10,相当于攀岩中的5.12到5.13的难度。

TOP

主题:感觉你们的计划强度太高了。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1-04-11 11:01:56

一天时间就从成都市上升到4000米,高差达到3300米,这是有危险性的。而且整个路线的分布也有问题。

垭口以下的路线平坦漫长,而开始攀登垭口之后,就比较陡峭。在平路上消耗了大量体力之后,再攀登垭口就非常困难了。从时间上看,你们到达垭口下时,已经决定了不可能登顶。

大峰的攀登是有特点的,第一天到达长平村之后,最适合休息适应,因为路上已经经过了4400的巴朗山口,再下降到3300,实际上是一次往复适应,在山口最好能停留一段时间。第二天上的越高越好,最好能到达垭口下的山谷,这样才能为第三天冲顶提供基础。

另外,我一直认为,大峰的坡度和气候特点,比较温暖、雪量大,半天晴、半天阴,有形成雪崩的可能,所以应该有这方面的判断能力。至于攀登本身倒是没什么难度。

TOP

主题:对于登山的目的决心,老马的说法非常精辟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1-06-05 16:28:11

咱们平常总说,登山重过程,不重结果。说实话,根据我这不多的经验,我觉得登山一样重结果。民间业余登山发展很快,但其中也出现了令人痛心的事件,从玛卿到雪宝顶到玉珠到阎庚华,似乎现在大家都避谈登顶,以免落下疯狂或是轻视生命的恶名。

我不这样看登顶。登山就是为了登顶,平时艰苦的训练也好、腾出大量的时间精力也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来到雪山脚下,就是为了登上山颠。没有这样坚定的决心,就不可能激发自己的潜力,也不可能超越自我。如果都是迎难而退,那岂不是越登山越低?

但是登山的危险是时刻存在的。经验和正确的判断力是至关重要的。路线、气候的选择,队伍、物资的组织、以及人员的配合和身体状况,要考虑的因素是非常多的。正确的路线减低雪崩和裂缝的危险,气候和雪崩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注意这两个方面,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客观危险;队伍的组织和磨合对于成功也是必须的,大家必须心往一起想、劲往一处使。对于攀登过程中的意见分歧,大家可以有争论,但作了决定就必须执行。举一个例子,春节的时候我们登拇指峰,因为人员多、速度慢,到了下午4点多的时候,我和队友发生了分歧,当时我说了不少废话,大家都不愉快;但当天黑之后,几个人挂在一百多米高空的锚点上时,再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不论先前的决定是对是错,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必须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保持对恐惧的正确态度也非常重要。很多攀登者刚开始接触登山或攀岩时,胆子非常大。由于运气的成分吧(只能说是运气),往往很长时间没出事,对危险的感觉就会迟钝了。这就涉及到经验和判断力的问题。比如山上的气候变了,天阴了,今天是否适合攀登?如果我们需要冒险,危险的结果会有多大?我们能否承担的起?这些问题都是每个队员必须回答的。还有更幸运的一些人,比如我和自由的风,刚刚开始参与,就发生事故,运气好到足够把我吓个半死,而伤者却无大碍。白河的事故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现在已经非常谨慎(是胆小)了,甚至在周末出去攀岩之前,我会不自觉的想到年迈的父母家人。当然也有不那么走运的人,去年的玉珠就是最悲惨的例子。

TOP

主题:你说的有些话很有道理,但不要试图去揣测别人的动机。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1-11-21 09:40:29

我支持对攀登从业人员(登山向导、攀岩攀冰教练,以及有危险性的户外活动教练)进行技术培训、资格考核、持证上岗。

我认为证书是必要的,但我认为还应大力充实培训内容,提高技术水平。从业人员的水平很低,培养的爱好者整体水平也自然上不来。

但是论坛的规矩是:对别人的话发表意见,陈述事实,不要试图去揣测别人的动机,不要进行没有证据的引申,那样只会让大家嘲笑发言者自己的行为。

做错了事情,必然要付出代价,不论导致这错误的动机是什么。玉珠山难是灾难性的,不仅是对遇难者及家属、攀登爱好者,也是对领队,至少他今后相当长时间的领队资格会受到质疑。

如果一件事情有谈论的必要,不论谁提出来,都是有意义的,不要因为别人犯了错误,就剥夺人家说话的权力。我们不在论坛里搞过去那一套。

TOP

主题:Jon Krakauer的攀登水平可比高明和高太多了。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2-01-17 14:19:56

Jon曾经攀登过Cerro Torre,那里被公认为技术最难、气候最恶劣的山峰之一。此外,Jon还攀登过北美、欧洲的很多技术性山峰,比如他曾经和JeffLowe一起攀登过Eiger北壁,别的具体不太清楚了,就这两项成绩而言,他已经是技术一流的攀登者了。

在珠峰的攀登过程中,他一再的超越许多登山者,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并承担了一部分修路的工作,说明他完全有资格和实力登上珠峰。

至于高明和,珠峰并不是他的第一次被救援,在此之前,他在攀登Danali(麦金利)的时候就曾经遇险,被人救下来的。(救援者好象是Alex Lowe?记不清了)基于这段历史,他在北美登山者的口碑并不好,第二次出现类似的情况,自然回引起别人的反感。

(编者注:是Alex Lowe,他那次被迫一天上升1600米救援高,事后很是发了一通牢骚。Alex后来死于西夏邦马峰的雪崩。)

TOP

主题:攀登最重要的精神是“自由”,这也是它区别于竞技运动最大的魅力。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2-08-23 01:07:16

攀登没有规则,除非你把它变成竞技运动。
攀登最有意思的部分就是打破以往的常规。Messner无氧solo珠峰北壁诺顿岩沟的时候,所有的人甚至整个登山界都认为他疯了,或者找死。现在,仅仅 20年后,以Kammerlander,Lafaille,Humar等为代表的现代攀登者,以solo 8000米使登山运动回复了它的本源。

TOP

十四座8000米级山峰登顶死亡率统计(截止2001年)
[十一郎] 于 2002-5-31 15:55:15 加贴在 游山玩水
珠穆朗玛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mount_everest.jpg

乔戈里峰(K2)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k2.jpg

干城章嘉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kangchenjunga.jpg

洛子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lhotse.jpg

马卡鲁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makalu.jpg

卓奥友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cho_oyu.jpg

道拉吉里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dhaulagiri.jpg

玛纳斯鲁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manaslu.jpg

南迦帕尔巴特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nanga_parbat.jpg

安纳普尔那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annapurna.jpg

加舒布鲁木Ⅰ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gasherbrumI.jpg

布洛阿特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broad_peak.jpg

加舒布鲁木Ⅱ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gasherbrumII.jpg

西夏邦玛峰
http://www.colorado.edu/geography/cartpro/cartography2/fall2001/vonderdunk/final/images/shisha_pangma.jpg



解释错误
[Kristian] 于 2002-6-3 11:09:59 加贴在 游山玩水

Climbers是指登顶人数Ascents指登顶次数,大于登顶人数是因为有人多次登顶死亡人数是指所有死亡,不论是否登顶。



回复:十四座8000米级山峰登顶死亡率统计(截止2001年)
[johnsan] 于 2002-6-3 11:08:44 加贴在 游山玩水

登到8000米以上的山后死亡率真的很高啊/请问一下,安纳普尔那峰
怎么死了这么多??发生过什么重大山难吗?



Annapurna I非常难
[Kristian] 于 2002-6-3 13:16:5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去年曾经和Hans Kemmerlander一起登顶K2的法国高手J.C.Lafaille,他们两人以Alps方式3个营地冲顶K2,全程几乎没有使用绳索,够厉害的吧,结果今年登Annapurna I峰也用了5个营地。今年这支登山队实力之强几乎是空前的,连J.C.这样一贯solo8000米的高手也需要和别人组队攀登,这座山峰的难度可想而知。
http://www.annapurna2002.com/

TOP

特特特特大猛料,大家快去旗云网站。大雪塘专集!!!!
[Kristian] 于 2002-6-7 16:34:21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大雪塘仍有可能是处女峰!
[十一郎] 于 2002-6-7 20:04:40 加贴在 游山玩水

http://www.emg.com.cn/mountain_dxt.asp
“目前已攀登过此山的队伍无一具备登顶必须的时间和必要装备,所以大雪塘仍有可能是处女峰。”
报告写得好。

TOP

关于艾德
[大雄] 于 2002-7-19 12:37:09 加贴在 游山玩水

Ed Viesturs
美国顶尖的登山好手,到目前为止,已经登顶了14座8000米山峰中的12座,全部是无氧攀登。登顶时间如下:

Peaks  Altitude  Climbed
Kanchenjunga 8586m 1989
Everest 8850m 1990
K28611m 1992
Lhotse 8516m 1994
Cho Oyu 8201m 1994
Makalu 8463m 1995
Gasherbrum II 8035m 1995
Gasherbrum I8068m 1995
Broad Peak 8047m 1997
Manaslu 8163m 1999
Dhualagiri 8167m 1999
Shishapangma 8013m 2000

留意一下艾德在95年一年里登顶了3座8000米。另外艾德还分别于91,94,96和97年登顶了珠峰,是目前西方人里登顶珠峰次数最多的一个。

艾德现在正在带队攀登安娜普尔那,如果成功登顶,那麽14座8000米就只剩下南迦巴儿瓦特了。
Ed Viesturs' self-portrait on the Everest summit May 23, 1996



Ed没登上去。队友J.C.Lafaille登顶了。
[Kristian] 于 2002-7-19 13:24:43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登山必须尊重科学
[福海4873] 于 2002-9-17 16:13:01 加贴在 游山玩水

《登山必须尊重科学》

【新华网西藏频道】拉萨9月17日电(记者多吉占堆、薛文献)

  8月7日,北京大学5名学生不幸遭遇雪崩,魂断雪山。8月19日,搜索队历经艰险,冒着随时可能发生雪崩的危险,从一米多厚的积雪中找出3具遗体,给关心这些学生的人们带来一丝慰藉。

  在北京大学山难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喜玛拉雅山区阴云笼罩,大雪绵绵。血的事实、生命的代价再一次向近年来蓬勃兴起的国内业余登山热敲响了警钟:登山运动必须尊重科学规律,实力、经验、技术装备等相对逊色的业余登山运动更应如此。

  分析本次山难的经验教训,首先是在攀登的季节上违反了在西藏南部山区登山的安全要求。喜玛拉雅山区较安全的登山季节一年只有两次,春季和秋季。而每年的夏季,西藏正是集中的雨季,山上积雪深厚,这时登山极易碰上暴风雪、雪崩等危险。登山专家说,在这样的季节,即使是专业登山队伍,也很少有人冒这么大的危险。

  其次,业余登山者的登山技战术水平和遭遇突发事件时的应变、保护能力是攀登高海拔雪山的前提条件。

  按照专业登山的要求,在明暗裂缝较多、极易滑坠的地段,登山队伍一般结组行进,便于相互间的保护,而在雪崩高发区,则采取单人快速通过的办法,一般不结组集中行军。在遭遇雪崩无法逃脱时,队员要尽快将身体向下,以免湿雪堵塞鼻孔。同时用力将冰镐插在地上,抵抗强大的雪崩气流。如果是结组,相互间的距离应当在20米左右,一旦发生雪崩,就要迅速脱离绳子采取自救措施。

  在冲击顶峰的战术安排上,专业队伍将安排实力最强的第一组队员实施冲顶,同时当天第二组队员必将进驻突击营地,这样可以互相接应,一旦发生险情,随时组织救援工作。

  西藏登山队队员说,专业队伍登山,冲顶一般都很早。1999年西藏探险队从珠峰顶上取全国民运会圣火火种,是在凌晨3时起床,5时离开突击营地的。这次搜救队进山,也是凌晨5时离开二号营地向上攀登的。山区的情况千变万化,早出发就可以早登顶早下撤,避开中午气温升高带来的雪崩以及午后强烈的高空风、暴风雪等恶劣的天气。

  由此我们不禁想起2000年的5月,攀登青海玉珠峰的两支业余登山队伍发生山难,5人死亡,一人严重冻伤。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必需的设备、基本的登山知识和必要的气象指导。同一时期,单人挑战珠峰的阎庚华由于登顶时已是下午时分,在下撤途中遭遇暴风雪,永远留在珠峰上。他的遇难,可以说是没有听从当时山上许多人的劝阻,冒着风雪登顶造成的。

  登山是一项富于激情但又高危的运动,它和许多户外极限探险运动一样,体现了人类挑战大自然、挑战人类自身的特殊价值。但探险不意味着冒险,逝者如斯,前人的付出应该给后来者留下值得铭记的东西。

  登山等探险活动中,人与自然的力量对比之悬殊是显而易见的,因此更加需要将科学态度始终贯穿其中,异常艰险的登山运动尤其需要按科学规律办事。在登山过程中,年轻和冲劲并不是最重要的,丰富的经验、顽强的意志、团队精神以及充足的技术装备,才是登山运动的最大财富。为此,欲登山者,必先经专门的训练,在知识、体能、装备等各方面做好充分的准备,切不可认为单凭年轻气盛就可以创造奇迹。

  因为,雪山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不随人的意愿而改变。对于登山爱好者来说,多一点科学的态度,多一点慎重稳进,山上的安全系数就多了一份保障;多一点科学、客观、冷静的思考,也就等于向顶峰迈出了更多的步子。

  对于登山者来说,魂归雪山是他们自愿选择的某种归宿,然而,每一次山难,都给献身者的亲属带来一生的伤痛,也给中国的业余登山运动蒙上一层阴影。我们绝非指责这些为了登山事业而献出年轻生命的勇士,也不想去追究导致山难发生的种种责任者。我们只是希望,更多的后来者能够通过这些血的教训,以更加成熟的心态对待登山,从而多一点收获与喜悦,少一点损失和悲怆。

  只有这样,才是我们对遇难山友最好的纪念。(完)

《登山必须尊重科学》原帖 http://www.xz.xinhua.org/ayaowen003/yw20020917002.htm



明显脱离事实,在主观臆断的情况下写出的评论文章是容易分辨的,
[藏蓝] 于 2002-9-17 17:43:5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但是那种自己对登山运动有很深程度的了解,或者从事时间较长,以一种诚恳的态度,从良好意愿出发,但是仍旧对山难前后没有详尽的了解的情况下,写出来的东西,让人有一种悲愤的感觉,同时,那种与前一种文章同样引起的亵渎感,是丝毫不减的。

如果你真正的真诚,而不是类似表明态度似的拾得评论上的一再重复的论调,请你真的不吝时间,不吝精力去了解事情的全部,甚至在你自己认为已经了解的足够多的情况下,再抱着负责严谨的态度,再去尝试了解更多的东西。如果你认为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以及必须认真的必要,那么你有自己的生活中的时间,事情,人物,情感构成那样一个世界,请你像尊重爱护自己的世界一样的,对待别人的。

签名:
宿命只是那个瞬间我们的眼睛所看见的景象。而之后所有的过程不过是为了完成那个瞬间留给我们的责任。



强烈支持,打倒本位主义!!!!
[Kristian] 于 2002-9-18 1:13:24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我知道富海是谁,我也认识藏蓝。

我知道得罪这帮本位主义的特权者,意味着我不可能在今后西藏的登山活动中得到官方的支持,但是,今天我多喝了一点,我要说我自己的观点:不登西藏的山,一样快活。

我在北京treking,我在郭亮快活,我在阳朔洒脱。我不指望登山出名,我只是自己高兴。看到你们所谓“严格管理”,我只能哀叹,中国的爬山毁在你们这帮本位主义者手里。

借着北大山难的借口限制爱好者自发登山,自己却挣的不亦乐乎,少……的臭皮。

TOP

刚刚接到国家登山队罗申教练从西藏拉孜打来的电话。
[大连小子] 于 2002-10-10 12:36:29 加贴在 游山玩水

他于10月1日上午9:00整已无氧的方式,登顶了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罗教练让我转达他对各位山友的问候。
呵呵,罗教练很高兴,居然把登顶的时间说成了9月1日:)))



热烈祝贺。
[Kristian] 于 2002-10-11 0:04:5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无氧登8000米还是非常艰难的,不过现在正在成为登山的发展方向。

TOP

利欲熏心的“登山者”所在多有,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Kristian] 于 2002-11-6 12:40:32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建议大家看看Climbing杂志213期的专访文章Rebel with a cause.写的是本世纪最出色的登山家之一Walter Bonatti参加1954年首登K2的故事。他的两名“队友”将Bonatti扔在8000+的山脊上露宿,离帐篷只有区区20米,这两位成为首登者,就是“大名鼎鼎”的Compagnoni和Lacedelli(《中国登山指南》上有这两人的名字,呵呵)。再看看这次的大雪塘事件,相似到真是历史的讽刺,呵呵。Walter Bonatti把这次事件叫做“谋杀未遂”,那么大雪塘呢?

Compagnoni和Lacedelli确实成为了首登者,但后面的登山人怎么看他们呢?大雪塘的“首登者”,后面的人会怎么看呢?

TOP

登山保险是开展商业登山活动的最基本条件之一
[横滨9264] 于 2002-11-21 0:37:42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我个人的感觉是,如果不能够真正解决登山保险的问题,要想开展商业登山活动,特别是那些高海拔的商业登山,似乎有些不现实。国外的所有商业登山活动,不单有参加者的保险,还有向导的责任保险。如此,万一发生意外,救援时的费用,伤亡者本人或家属也能有所补偿。一句话,我认为现在国内不具备开展商业登山的条件。



开辟登山保险市场恰恰应该是由国家队或专业队来领头的。
[Kristian] 于 2002-11-21 9:40:37 加贴在 游山玩水

保险公司对登山肯定是不了解,加上这两年接二连三的山难和传媒的歪曲报道,登山肯定被视为找刺激的高危运动。2000年去雪宝顶的时候,恰逢前一年周慧霞遇难,费了9牛2虎之力找到一家保险公司,费率是高的惊人的1%,赔偿金封顶到1万元(也就是100元保1万,最高陪1万)。这种保险根本没有保障作用,只是为了符合办理登山许可的规定。

现在国字号的教练带商业队,正好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改变保险公司对登山活动的看法,让他们切实了解登山是一种很安全的活动,随着登山运动的普及发展,从这里面确实有钱可挣。登协除了切实保障商业客户的安全和活动顺利进行,还应该发挥职能部门的影响力,开拓保险市场。

另外说一个话题,登协搞活动应该高低结合,不要一味提高登山的门槛。

TOP

Doug Scott:卓越的开创者——登山名人堂之⑿
[十一郎] 于 2002-11-27 2:33:33 加贴在 游山玩水

Doug Scott——德克·司各特
1941年生于诺丁汉,12岁开始登山,和印度登山家Sharavati (Sharu) Prabhu结婚。
辉煌的登山生涯,在亚洲腹地30次冒险,Doug Scott公认是世界优秀的高山攀登和大岩壁的高手。除了1975年和Dougal Haston

攀登西南壁登顶珠峰,他惯于阿尔卑斯式轻装。
他几乎爬遍了全世界,超过一半的攀登是处女峰。
他曾经2次尝试攀登从未有人涉足的南迦帕尔巴特峰8英里长的Mazeno山脊。
他登顶了7大洲最高峰。

登山经历:
Asgard
Baruntse(7,168)
Broad Peak布洛阿特
Carstensz Pyramid
Chamlang(7,287)
Changabang(6,866)
Chimtarga
Chombu East(6,362)
Diran(7,257)
El Capitain
Everest珠峰
Hanging Glacier Peak South
Hindu Kush兴都库什山脉
Indian Arete
Jitchu Drake
Kangchenjunga干城章嘉
Kangchungste
Koh-i-Bandaha
Kussum Kangguru(6,367)
LatokIII(6,949)
Lobsang Spire
Makalu马卡鲁
Mckinley麦金利
Mt.Kenya
Mt.Chamlang East Summit(7,287)
Nanga Parbat南迦帕尔巴特峰(尝试Mazenoo山脊)
Nuptse(7,879)
Ogre(7,285)
Pic Lenin(7,134)
Pungpa Ri(7,446)
Sala the Wall
Shisha Pangma希夏邦马
Shivling E Pillar
Tarso Teiroko
Traverse over central summit Chamlang
Wadi Rum
Vinson
Born in Nottingham 1941, started climbing at the age of 12. Married to the Indian climber Sharavati (Sharu)

Prabhu.

With a remarkable climbing career, with over 30 expeditions to inner Asia, Doug Scott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world's leading high altitude and big wall climbers. All his climbs are done in lightweight alpine style,

except for the historic ascent with Dougal Haston of the Southwest Face of Everest in 1975. He has climbed all

over the world and there are few mountain ranges not visited by him. Half of his climbs are first ascents.

He has twice attempted the unclimbed, eight-mile long Mazeno Ridge of Nanga Parbat.

By climbing the Carstens Pyramid he finished the "Seven Summits", all the highest mountains on each continent.
SELECTED CLIMBS

Asgard
Baruntse
Broad Peak
Carstensz Pyramid
Chamlang
Changabang
Chimtarga
Chombu East
Diran
El Capitain
Everest
Hanging Glacier Peak South
Hindu Kush
Indian Arete
Jitchu Drake
Kangchenjunga
Kangchungste
Koh-i-Bandaha
Kussum Kangguru
Latok III
Lobsang Spire
Makalu
McKinley
Mt.Kenya
Mt.Chamlang East Summit
Nanga Parbat (attempt via Mazeno Ridge)
Nuptse
Ogre
Pic Lenin
Pungpa Ri
Salathe Wall
Shisha Pangma
Shivling E Pillar
Tarso Teiroko
Traverse over central summit Chamlang
Wadi Rum,
Vinson

http://www.jagged-globe.co.uk/images/i/277.jpg
Baruntse峰

http://www.euronet.nl/users/e_wesker/jpg/26.jpg
Chamlang峰

http://mountains.tos.ru/kopylov/pict/chim.jpg
Chimtarga峰

http://www.bergdias.de/nanga/nan25.jpg
Diran峰

http://www.trekking.demon.co.uk/samples/sampmont/180_0716.JPG
Nuptse

http://www.bergdias.de/pamir/pamir01.jpg
Pic Lenin



最NB的成绩是和Chris Bornington登Ogre,
[Kristian] 于 2002-11-27 9:36:05 加贴在 游山玩水

20多年都没有人能重复这座山峰,无数顶尖高手铩羽而归。
Bornington认为Ogre才是世界上最难的山峰。




Ogre(7,285)
[十一郎] 于 2002-11-27 15:46:22 加贴在 游山玩水

http://www.risk.ru/rus/pics/mount/articles/ogre/ogre_9.jpg

http://www.risk.ru/rus/pics/mount/articles/ogre/ogre_5.jpg

http://www.risk.ru/rus/pics/mount/articles/ogre/ogre_10.jpg

Huber
[自由的风] 于 2002-11-27 22:31:14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homas Huber,与两个瑞士人,一个24岁,一个28岁,重复了一次2001年。极牛!

TOP

队长发表看法?登山管理规定优化建议的台湾转载
[小毛驴0024] 于 2003-1-16 10:33:0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我认为,应该在制度上制定采取些人性化观点;粗糙的整理一下:
1、 开禁与否:担心国家安全、生态安全是一点,如果本地上商业旅游点,也是可以理解收费。但不应该在制度里禁令尤其是对中国公民禁止攀登。
2、 如果担心团队过大,可不妨以生态观点限制人的数量,和规定垃圾处理措施。
3、 费用可包含注册费与服务费。
4、 注册费指管理上的,应在50元以下。就是给官方管理机构一个沟通,我去哪里了。可与生态、环保管理结合起来。
5、 因现在绝大多数山,都是没有现场官方服务及管理机构。谁能去登协登记,说明这个人起码还是尊重登协的。
6、 服务费:那就是现场管理和现场服务的费用。
7、 登协设立有登山木屋或服务点的地方,应收取服务费。

以下文章转载台湾一登山站点文章“国家公园登山管制之我见”:
本文乃2002年元月所撰写,刊载于台湾山岳杂志第40期,此处乃投稿原文,与杂志修饰过的略有不同;如今欣闻国家公园即将全面解禁,相信今后登山活动会有更正面的发展。

2002国际山岳年,台湾山友收到一份大礼,争取多年的山区解禁,终于有进展;日后山友登3000M以上山岳不需以高向证申请入山证,虽然离完全废止入山管制有一段距离,但仍是一大进步。
其中山友们最有兴趣的台湾百岳,共有79座位于玉山、太鲁阁、雪霸三座国家公园范围内,元月14日三座高山型国家公园开会讨论后,仍以保护生态并兼顾登山安全为由,决定继续依照旧法执行;待三年内研究出路线分级与正确承载量之后(因为现行高向93年底废止),再决定新的入园办法。且国家公园并已放出风声,将尝试以生态向导取代高山向导。

去年5月,有幸造访阿拉斯加北美第一高峰,且看看美国的国家公园(NPS)如何对待登山者。
1.申请:登山队伍必须在注册前60天提出申请,费用25美金;NPS无权拒绝你的申请,他们会要求你检附登山经历、行程计画、紧急处理程序等相关资料,以本人来说,当初申请的是独攀,直到一个月前加一个队友,NPS只有寄了一份说明,要我自己衡量独攀可能面对的风险,但仍尊重我的决定。

2.注册:注册时缴交125美金注册费,NPS并对我们做了一个小时的演示文稿,告知我们整个攀登路线上的营地、地形、气候、厕所、高山症等各种信息,以及确认我们了解垃圾与排泄物的处理方式,NPS更提供垃圾袋与排泄物袋,上面有各队伍的编号,以追踪各队环保实行状况。

3.营地管理:搭小飞机时,再收10美金基地营税,基地营经理会过磅你的食物,下山时则过磅垃圾,用以调查食物消耗与垃圾产量的研究;基地营各队都会埋藏一些装备或食物,NPS会要求各队详细标明队名、预定返回日期在标志竿上,否则NPS有权视为垃圾。所有的垃圾一律带下山,NPS发给蓝色垃圾袋,下山时一律检查,透明的排泄物袋则按规定拋弃于特定位置冰河裂隙中,NPS并在人较多的BC与C4设立多座露天厕所。

4.登山安全:NPS在BC与C4皆设有紧急医疗站,有合格的医疗人员待命,7-10位义务巡山员则每天在各营地间来回巡守,随时告知攀登队伍最新的天气状况或提供协助,每晚8点则有无线电播报未来三天气象预报。在最后的高地营C5,由于环境恶劣,NPS设有装备储藏库,储藏大量求生物资如:帐棚、绳索、燃油、食物等,可随时做救援行为。

5.离开山区:NPS会详细询问队伍:攀登高度(用以统计成功率)、使用天数、是否受伤、是否遗留任何物资于山区、使用的燃油量…等等,以作为日后经营管理的资料。

以上是我所接触到美国国家公园在山区经营管理所采取的实际作法。至于向导制,当地有六家合格的向导公司,专门与国家公园合作带领客户攀登麦肯尼峰,传统路线上4800M所遇到的Headwall陡冰坡,上面架设的固定绳就是这些向导公司义务维护,但NPS并不会强迫攀登者需由向导带领;基本上,NPS尊重并相信每个队伍都清楚自己的能力,他们也致力维护登山者自由攀登山区的权利与安全。

回到台湾,国家公园法明订国家公园四大功能,
1.国土保安、集水区保护、水源涵养;
2.物种保护、生态系维护;
3.提供国民游憩机会与场所、并带动经济发展;
4.促进学术研究与环境教育。

如今三座高山国家公园范围内约有70%是生态管制区,其出入必须申请入园;一般来说,山友并不反对因生态考量的管制,但将生态保育与高山向导挂勾,似乎过于牵强而惹人非议,因为过去的高山向导认证过程并无任何生态环保的训练要求,也不见国家公园对向导或领队采任何管理制度以促进环保。相反的,登山运动正是对国民最好的环境教育机会,国家公园是否应该把握机会多作环境教育,而不要只是一味限制大多数爱山敬山的山友,这正是国家公园设立的初衷,不是吗?

再谈登山安全,过去的向导制造就出全世界密度最高的登山向导,平均3600人就有一人是登山向导,但国民野外活动能力却是江河日下,国外年轻人背包帐棚走天涯的风气正盛,台湾却靠着一群万能驼兽向导,从背负装备、建设营地、炊煮伙食、带路护队甚至开车司机,通通由向导包办,队员只需交钱跟着向导走,即使连最基本的搭营生火炊煮或看图认路都不会,依然能爬个二三十座百岳,其根本问题皆出在高向制度;登山运动的安全与否,仰赖登山者自身的素养,依照之前高向证 10座百岳的条件,一般健康的人都可在数天内完成,试问一个爬了合欢群峰、南横三星、玉山主、前峰的「合格」高向,能确保多少登山安全?更罔论其中众多的人头向导。

三座高山国家公园主管台湾大部分主要山区,却对登山运动认识不清,在这山民额首称庆之时,却做出如此迂腐官僚的错误决定,消极的撑三年算三年,实在令众山友失望,在此恳切呼吁三国家公园管理处能体察时势潮流,往「积极开放,有效管理」的方向规划,还众山友一个行的权利,更希望你们能拿出数据或研究报告,告诉我们正确的承载量或封山期,相信众山友也会尊重你们的专业。



真正的好文章,迫切希望我们的管理机构能够借鉴参考!
[Kristian] 于 2003-1-17 1:14:01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旧事重提
[Kristian] 于 2003-4-3 18:07:20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大雪塘主峰苗基岭仍是处女峰?
http://bbs7.sina.com.cn/sports/view.cgi?forumid=41&postid=68693

http://www.emg.com.cn/img/mountain_dxt/tu_s.jpg

TOP

好漂亮的山峰啊!请教各位
[littletree] 于 2003-4-17 14:35:35 加贴在 游山玩水

请问各位万科周刊首页“在喜马拉雅8848路上”那篇文章下面配的照片是哪座山?
造型活像那种两块钱一个的冰淇淋!



欧洲3大北壁之一:Matthorn。
[Kristian] 于 2003-4-18 18:08:37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2003年5月雪宝顶山难搜寻报告
[雪宝顶200305] 于 2003-5-7 2:43:5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2003年5月雪宝顶山难搜寻报告

第一部分大海资料

大海,真名魏洪海,76年生,原籍黑龙江,中国人民大学农经系94级学生,北京绿野俱乐部成员。
大海进山与攀登路线:成都──松潘──上纳米──大本营──乌龟背──黑色走廊──C1──骆驼背──冰雪山脊──峰顶

第二部分与大海的初次接触

2003年4月26日,深圳山友红景天、虎头虎脑从成都出发,傍晚到达松潘,准备攀登岷山最高峰——雪宝顶。
4月27日上午10点左右,两位山友正准备向上纳米村出发时,在松潘街头偶遇“快乐小路”马队,交谈中得知一位北京绿野的山友也准备随他们马队去上纳米,并随后攀登雪宝顶。虎头虎脑从“快乐小路”处得到了这位名叫“大海”的山友手机号码,马上就拨通了电话。电话另一端的大海说他已经从北京坐火车到达成都,现在刚赶上早上9:30从成都到松潘的班车。电话里大海的声音听来比较有自信,但是他说自己是一个人,并且没有任何雪山攀登经验,虎头虎脑认为以当时条件单人攀登比较危险,因此随即提出合队的想法,但是大海表示自己想一个人攀登,虎头虎脑又建议大海去上纳米找扎西做高山向导,大海说他出于某些方面的考虑,不想惊动扎西。
虎头虎脑觉得自己的劝阻没有起到作用,放下电话后转而跟“快乐小路”马队方面做工作:送这样一位没有雪山经验的人去登山是很危险的。但是,这次劝阻也没有起到作用。
4月27日下午3点,虎头虎脑和红景天到达上纳米村扎西家。按时间推断,大海应该在当日下午5点左右到达松潘并过夜。然后在第二天也就是4月28日随“快乐小路”马队到达上纳米村。
于是4月28日,山友红景天开始在上纳米村打听大海的下落,但是没有结果。而虎头虎脑在当天早上发现自己的高山靴出了问题,遂与扎西离开上纳米村外出借鞋。
4月29日一早,估计到昨晚大海应该是在上纳米村过的夜,因而红景天9点10分开始在上纳米村通往雪宝顶的必经之路,扎西老爸家门口等待大海,又没有结果。后来在下午1点左右听送大海上山的马夫说,大海在当天早上9点,叫了一位上纳米村的藏民,已经出发前往海拔4300米的大本营。途中经过扎西家门口,没有作停留。
4月29日,因高山靴破裂而到成都借鞋的虎头虎脑,晚上与成都山友伊登、一只洋鸡蛋在酒吧聚会时,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发送时间是4月27日上午10点50分,是在虎头虎脑和大海通话后发出的。内容如下:
“你们几个人?知道还有别的队吗?我本不想惊动扎西的……,祝你们成功!平安!大海。”
当三人收看短信时,大海本人应该已经到达雪宝顶4300米大本营。
4月30日,雪宝顶一带晴空万里,红景天托付一对欲上大本营的上海游客打听大海的消息,但后来没有碰上这两位游客。但根据后来从大本营下来的马队马夫讲他们没有在上面看到登山者的营地,只有一个不知给谁做饭的小伙子待在那里。
根据天气、时间上判断,估计大海应该在当天上了C1。

第三部分进山

4月30日,虎头虎脑携带高山靴回到上纳米村,而成都山友伊登和一只洋鸡蛋则在5月1日赶到了上纳米和虎头虎脑、红景天会合。5月1日到达上纳米的还有广州绿野一行八人,以及一支两人的英国队伍。
5月1日,海拔3200米的上纳米村上午天气时阴时晴,下午天气开始变坏,雨雪交加。伊登、洋鸡蛋到达上纳米的时间是下午6:15左右,可以肯定当时天象浓云飞渡,密雨如织。当天没有得到任何山上的消息。
5月2日10点半左右,正在上纳米村长阿嘎的小店门口转悠的洋鸡蛋见到一个骑马的村民从山上下来,手里拿着一个绿色的对讲机。这位村民见到登山者后,将对讲机交与洋鸡蛋并询问是否会使用,洋鸡蛋试着呼叫对讲机的另一方,但反复呼叫没有回答。洋鸡蛋询问是怎么回事?这位村民说昨天(5月1日)下午他和山上一位登山者联络,上面说要下来,但之后就失去联系,至今也没见到人下来。
广州绿野队先行出发,伊登、洋鸡蛋、红景天、虎头虎脑一行四人及英国队两人中午出发前往大本营。由于出发时间已晚,兼之天气不好,时有雨雪、道路泥泞,到达大本营时已经是下午4点。远望雪宝顶主峰,雾雪交加,无法判断情况,只能就地扎营。当晚6点左右,扎西从松潘到达大本营。
当晚,向导扎西与四位山友讨论大海的情况,大家初步认为遇难的可能性比较大,决定明天先上山,边走边根据观察到的具体情况实施行动。

第四部分搜寻过程

5月2日一早,天气晴朗,围绕主峰的云雾一散而尽,空气透度相当高。在向主峰方向观察过程中,扎西发现在C1营地隐约有一个黑色的小突出物,怀疑是一顶帐篷。
在这种情况下,队伍决定先上去看看再说。伊登、洋鸡蛋、红景天、虎头虎脑四人、广州绿野队三人及扎西携带全套装备于上午10点出发。中途因为扎西胃痛,吃了数种胃药都不见效而耽误了一段时间,中午11:30到达乌龟背下方海拔4366米处。从乌龟背向右上方向是传统的登山路线,向左上方向则是主峰南侧冰川的西坡下方。
经过所有八人讨论,认为大海的去向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在C1以上的冰雪山脊上误踩雪檐坠入主峰的另一侧(东南方向),二是在C1以上的攀登过程中自主峰南侧(冰川方向)滑坠掉下到主峰西侧,由此形成两种意见,一种是沿传统路线上攀,沿途观察大海留下的痕迹,另一种是沿左上方向去冰川下方搜索。扎西认为如果滑坠十有八九掉在主峰南侧冰川西侧,由此队伍从搜索的有效性方面考虑,决定先到冰川以下地区看一看,如果没有发现情况,再考虑往上到C1去搜索。
中午12:00,扎西、伊登、洋鸡蛋、虎头虎脑、广州绿野队的ETU、胡子等六人散开队形,沿雪坡向左上方向开始搜索。
冰川下方雪坡大多坡度在20——40度之间,陈雪之上覆盖着5——20厘米左右的新雪。雪层结构较稳定,但有多处流雪痕迹。
下午1:20左右,走在最前方的伊登和胡子沿西北方向横切最后一个雪坡之后,胡子在转向东北方向的一裸露岩石带旁发现一个红色的头盔(后经观察,有剧烈撞击痕迹)。在停留下来作短暂观察和拍摄照片后,伊登发现东北方向海拔高程60——70米的上方有一黑色物体,该物体呈东南——西北方向紧贴地面横卧,上方是至少70度以上的陡崖,陡崖顶端为主峰南侧的冰川(平均海拔高于5200米)。崖上不时有冰雪从山体滑落,存在一定冰崩的可能,因此伊登与随后到达的胡子约定,伊登先上行观察,如果确定是大海的遗体,再让其他人员上行。
下午1:40左右,伊登到达该黑色物体10余米处,向下方人员打出手势表明:发现山友大海的遗体!
伊登在离遗体5米处进行拍摄,在其他队员未到达现场时,未接触遗体和遗物。

第五部分遗体状况

大海的遗体位于海拔4600余米处(没带GPS,高度是扎西判断的),俯卧于冰雪之中。
右臂在身侧,左臂压于身下。遗体上方有一片2米左右长,0.8米左右宽,被冰雪覆盖的血迹。遗体上身穿蓝色冲锋衣,下穿蓝色防水裤,脚穿黑色登山鞋(非高山靴),鞋上没有冰爪,穿着黑色雪套。腰上系着安全带,挂有冰锥、铁锁、快挂等技术装备,现场及周围没有发现冰镐、冰爪、照相机。遗体上方15米处有一红色的JACK WOLFSKIN背包,内装一根主绳,一件用睡袋套包裹的黄色羽绒衣和一只保暖水壶、一副手套、一只头套。由于受到剧烈撞击,不锈钢的保暖水壶严重扭曲变形,但其中仍有半壶水(一直保留到交给警方)。背包右方水平位置5米处有一防水手套,手套上的用以连接冰镐的辅绳有明显被强力断裂的痕迹。以上提到的多件装备物品上均贴有写有“大海”字样的医用胶条。
现场没有发现帐篷、睡袋、气罐、炉头等宿营装备。
以上是大海遗体的基本状况,据扎西讲,大海遗体的位置与99年北大周慧霞被发现的位置比较接近。
下午2点左右,胡子、扎西、洋鸡蛋、虎头虎脑先后到达遗体旁,在拍摄了各种角度的、以便警方取证的照片之后,搜寻组成员讨论了是否将遗体搬运下山的问题。当时考虑到以下几点:一、此处位于雪崩流雪区,容易将遗体掩埋,日后不易寻找;二、此时遗体上方有老鹰盘旋,不动恐怕遗体受损;三、此处海拔较高,雪层较厚又较松软,警方和家属到达比较困难;四、基于传统不能“暴尸于荒野”的习惯;大家都同意将遗体搬运到一个海拔较低并易于到达的位置妥善安置,等待后事处理。经胡子、扎西、洋鸡蛋、伊登四人商量后,一致同意搬运遗体。
由于遗体搬运较为困难,在此过程中,扎西、伊登、洋鸡蛋、虎头虎脑及随后赶到的红景天、英国的莱恩、赛门为此付出了很多努力。最后大家在离雪线较近处的乌龟背西北方附近,选择了一个背风的地方,挖掘了一个雪坑。在队员脱帽致意后,将山友大海的遗体用散雪暂时掩埋。

第六部分报警及其它

在大家搬运遗体的过程中,广州绿野的牛记和在大本营的一高一矮两位山友下山前往上纳米村报信,并骑着扎西的摩托车外出报警(后因车坏返回)。
在遗体掩埋之后,为了妥善起见,洋鸡蛋、虎头虎脑、胡子、ETU留守在乌龟背的临时营地看守遗体,而伊登、红景天和扎西带着现场拍摄的部分照片前往一百公里外的松潘县报警。当晚6时许,三人到达上纳米村,找到在村口收取登山管理费的松潘县文体局管理人员,向他们借车外出报警。遗憾的是,自上纳米至岷江乡一段三十公里的路程,他们收取了山友400元人民币的费用(平时大约是250元)。
在岷江乡转车后,晚上9点30分,三人到达松潘,直接到县公安局报警。接警后,公安局立刻安排警力调查此事。在做笔录的同时,扎西联系上了大海的朋友小刀,经过一番辗转后,联系上大海的家人,简单通报情况后,大海亲属随即赶往松潘。

第七部分说明

一、在这篇报告整理期间,松潘警方已完成对大海遗体的尸检工作,于5月5日晚十点回到松潘,下一步的调查工作正在准备之中,包括到C1取回大海的其它遗物并进一步寻找大海的失事痕迹,以便确切地判断此次山难的具体原因。
二、因我们未达到大海最后攀登的高度,故无法确定大海是否登顶。
三、大海的家属5日晚已到达成都,6日到达松潘,7日将进入上纳米村。
四、此篇报告未经大海家属过阅,但经过大海家属同意,可以发表关于此次山难的搜寻报告。
五、此报告根据4名报告者在此次雪宝顶山难中所知的情况撰写。
六、感谢松潘县公安局在此次事件中所作的大量工作。
在此,我们对山友大海的遇难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尊重自然,珍惜生命!”
报告者:红景天、伊登、一只洋鸡蛋、虎头虎脑
(注:今后所有以上4人关于2003年5月雪宝顶山难的说明均以“雪宝顶200305”的ID发表)

附图中红色五角星为发现大海处。



感谢你们的帮助,报告详实有力,很有价值
[Kristian] 于 2003-5-7 11:46:23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5万元登珠峰真真是太太太太便宜了
[Kristian] 于 2003-5-12 21:00:41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岂能让你“为所欲为”?
[任高] 于 2003-5-18 19:39:4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最新消息:刘福勇被调到B组,预备22号登顶。我想这个以外的决定,让每个关心登山的让都觉得以外了,因为从开始就是大刘和陈俊池配合,而且现在两个人的状态应该是非常的好,在集训他们就很默契,看了大刘日记就更不难知道他们是顶尖排挡了。现在把大刘留在B组,应该是大大增加B组的登顶机会,但是那样可“孤独”了上海小子。呵呵~~~

现在登山日趋商业化,我还是主张探险不是冒险,和上海小子所探讨的快乐登山。面对珠穆郎玛每个人都渴望有登顶的机会,但是在那瞬间,理智的多么的脆弱啊。别为了这样的宿愿,担一时的风险。中国登山也不是为了什么商业化登山,证实我们业余登山日渐强大就够了。大家平平安安是我们的心愿,为了千千万万牵挂你们的新,岂能让你为所欲为?


逻辑不通,不知所云。
[Kristian] 于 2003-5-18 20:59:45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关于组织和下撤,我的浅见
[Kristian] 于 2003-5-22 17:25:04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头脑灵活、随机应变是登山者的基本素质。按照昨天的天气状况,3点钟下撤是完全可以的,而且夏尔巴、尼玛、协作的实力都非常强劲,另外他们的氧气是最新设备,比传统的氧气瓶容量大了一倍,所以完全可以突破常规的下撤时间。我非常敬佩尼玛的临场指挥,我认为是非常成功的。王队和李主席也不容易,顶着这么大的责任和压力,把权力下放前方指挥员,使得陈、梁得以成功攀登。

我看转播的时候对他们的安全下撤一点也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尼玛经常摘掉羽绒手套来操作对讲机和话筒,这是非常危险的,按常理来说绝对会严重冻伤的,但另外说明,山上可能确实不是象平常那样冷。应该说他们运气非常好,赶上了一个好天气。

关于氧气
他们的新氧气瓶是390Ba的传统的氧气瓶是190Ba的,4升容量,共760升,按一般行军2升/分钟的速度,可以用380分钟,也就是6小时多一点。一般从8300米半夜开始吸氧,到第二天中午登顶时刻,2瓶氧气也就用的差不多了。所以以前的登顶时限特别严格,如果在氧气用完之前没有下撤,后果非常危险。

而现在的新型氧气瓶可以坚持一倍以上的时间,也就是说,他们每人携带2瓶氧气,理论上甚至可以坚持到登顶日的半夜,这样安全系数就大的多了。

另外罗教练去年在卓奥友表现也非常出色,所以估计应该没有问题的。

TOP

谁知道尼玛怎么样了,强烈关注中?
[Kristian] 于 2003-5-23 13:58:37 加贴在 游山玩水

TOP

看来严弘吉放弃他的14+2计划了,略微遗憾。
[Kristian] 于 2003-5-24 14:31:38 加贴在 游山玩水

不知他以后还是否会尝试这么做。
不论如何,这个计划本身极付想象力和挑战性。作为完攀14座高峰的顶尖登山家,也只有这样的计划才能体现他的精神了。
仰视这样不断挑战自己的人物,我们一定要摒弃略有成绩就小富而安的做法。

TOP

纠正你点技术错误
[Kristian] 于 2003-6-9 12:30:00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所谓的氧气瓶,其实装的并不是纯氧,更不可能是什么“高压液态氧”(氧的常压沸点在负200多度,要液化是非常困难的,背着这么个大炸弹爬山更是又重又危险),实际上只是加压的普通空气,实际上就是压缩空气。

不过这次的“氧”气装备确实是比以前的性能大幅度提高了,实际上的登山安全性也随之提高了很多。


爬山不是竞技运动,用不用“兴奋剂”什么的倒是无所谓。
[Kristian] 于 2003-6-9 13:22:37 加贴在 游山玩水

有不用人工氧登珠峰的,但那是少之有少的顶尖人物。
爱好者爬山又不是为了和这样的人比赛,为什么不能允许他们为了安全使用氧气呢?

TOP

“电风扇”倒未必不懂得登山。
[Kristian] 于 2003-7-22 18:05:02 加贴在 游山玩水

登山的范畴大的很,不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从理念上。
我们习惯接受跟自己一致的观念。

TOP

我有时想
[自由的风] 于 2004-11-17 9:41:5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charlet fowler真是神仙,他怎么就一个人solo了这条线路!!
一定要找到那一期 american alpine journal,拜读一下~!
焦急地等着今天的消息,pray for our climbers, for our brothers.

C.Fowler不是这条路线
[Kristian] 于 2004-11-17 13:24:56 加贴在 游山玩水

这条路线是日本路线,fowler的路线更靠近左边,也是一条雪沟,上去直接就是5800的肩部了。如果说山脊比南壁路段还难的话,那么Fowler的路线减少了山脊上暴露的长度,应该是更合理的路线。当然,在此之前雪沟直上的部分对体力和技术要求都比较高,不过看这个坡度,对他们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TOP

围攻婆缪峰可能需要的装备
1。绳子(8-10mm锦纶编织绳)1500m
很重啊。
2。双人吊帐2顶+吊炉2套+气罐(2只/帐*4天*2帐)15个
3。饮水(3升/人*4天*4人)50升,以2升塑料瓶分装
4。吊拉包,视物资多少而定
5。岩锤/手钻/扳手 2套,按30个Pitch计算,Anchor+pro共100套(Bolt/Hanger),钻头10个
攀登装备
1套Trad装备+若干Aiding装备(岩钩、岩锥),大量扁带及绳套;
3套上升器;2套滑轮吊拉系统

冬季被服(根据我多次到四川的经验,以冬季气候最为稳定,且气温不低)
攀登时可穿着WindStopper类防风fleece或普通防风甲克;
休息时穿羽绒服;
-5~-10度温标睡袋;
leader考虑使用带雪套的高山攀岩鞋

本贴由Kristian于2003年8月10日17:39:48在〖岩与酒〗发表.

估计的时间和费用
D0:晚到成都
D1:到日隆,联系向导(卢忠荣)和马匹(预计4匹马);
D2:进长坪沟到达BC;
D3D4D5D6:预计攀登时间4天;
D7:机动;
D8:回日隆,当天晚间或D9回成都。
估计的主要费用:
绳子:3000~6000元;
向导和马匹:100元/匹*4匹*2天(上下各1天)800元;
食品:1000元
技术物资:2500元

本贴由Kristian于2003年8月10日20:11:00在〖岩与酒〗发表.


补充4
带盖20~30升硬塑料桶2~4个。可用于储存食品、物资等,吊拉取用都很方便。
BC用4人帐篷1顶。

本贴由Kristian于2003年8月10日19:03:29在〖岩与酒〗发表.

那时那里的白天晚上是什么温度?
你的50升水不会变成一百斤冰块?
我的基本感觉是你们爬这山从经验积累上说步子跨
太大了--新地区,新季节,新攀登方式.
本贴由mh于2003年8月19日01:15:47在〖岩与酒〗发表.

刚从四姑娘回来
刚回到深圳。
这次去了四姑娘的2峰3天,比较顺利的登上去。
现在是下雨的季节,很多时候云雾缭绕。
剩下两天走长坪沟。
看婆缪峰和幺妹北壁。
非常壮观。
真是一个棒极的计划!
婆缪峰。
因为时间和工作,老早回来了。
我想以后在木骡子那里多住些天,爬到草场屋子后面的平台,多去看幺妹北壁,在幺妹东北方向有一个卫峰,看地图5800多,天气好时,在木骡子下面看见一个雪的金字塔,非常漂亮。

再次去时,一定多呆些时间,多漂亮!
有能力时一点点尝试,多么美好的想法!

老马和JOHN OTTO去那里盯幺妹传统路线的探路了。
前些天。
幺妹四周的路线都非常漂亮,令人暄目!

冬天去婆缪峰?
不错不错!
预祝成功!

说不定过年我也再去那里

本贴由小毛驴0024于2003年8月10日23:45:41在〖岩与酒〗发表.



老马真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希望他能在幺妹有所收获。
相比较而言,我是空有理想,缺少行动……
本贴由自由的风于2003年8月11日18:16:12在〖岩与酒〗发表.



是的。老马有理想,还有JOHN OTTO
我也想那样作,不过还是有很多放不开。
哈哈,不过我们比老马年轻些一点点。
还有些可能的进化或退化空间。
JOHN OTTO也是。
不过因为他是老美,所以大家似乎觉得说的过去。
心理上,人人觉得老外比我们轻松而有理想。




JOHN OTTO的现在和当地百姓交道能力,可有一手了。
砍价、雇佣什么的,非常有中国功夫。
好玩的很。

本贴由小毛驴0024于2003年8月13日14:13:51在〖岩与酒〗发表.

TOP

贴子主题:Galan Rowell和Anye Machin
Kristian
他登过阿尼玛卿。
http://pro.corbis.com/popup/enlargementinfo.asp?USAU=0&Area=search&fdid=&mdid=10653403&qsPageNo=1&lvl=&CurrentPos=1&JT=0&page=enlargement&TotalCount=65

跟旗云的哥几个提了一下,他们明年要搞个10周年的纪念登山活动。基本上明年夏天就是这座山了。冰川型的,我的经验还比较缺乏。
玛卿传的比较神,因为一度被认为是世界最高峰,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TOP

贴子主题:周末去了小五台 Kristian

因为听说从赤崖堡不让上北台和东台了,我们就搭绿野福尔马林的队伍从西金河口进山。我本来想走一把冬季的北东穿越,结果没走成,还差点把自己走残了。去年曾经走过一次北东,不过是在夏天,从赤崖堡东沟上的,但是我的脑袋短路了,总是觉得是从西金河口上的,因此就信心满满的上去了。沿着河谷走了很远,好在有地图和GPS,一直能够准确的确定自己的方位。最后走到北台的正下(南)方,发现前面的坡度很陡,就掉头下撤了。

因为怕天气不好,我们背了全套的冬季装备,又预备山脊上有雪,带了冰镐、爪,绳子和岩石器材,重死了。走的巨痛苦,赵鲁晚上撒尿颜色都不对了,深红色带絮状沉淀,怕是有红血球什么的。

TOP

贴子主题:Kristian,那山应该叫右海螺山吧
小毛驴0024
我查了大川的书,海拔是5580左右。
有版本说四川一“山水旅行社”(记得在交通饭店有其一个点)2002年5月带韩国人20多个上了五色山,是海拔5500左右,什么的。
当地个人有搞错的时候。但我也认为那山应该不是五色山。

大川呆四姑娘山有10年多,所以他的画册“蜀山女神”地图上(一个标示图)上画的是左海螺山和右海螺山,在两河口的西南边位置。

这个可信度应该更大。

从海拔判断上看也应该在5500M以上。


Kristian
你这么一说,我仔细看还真觉得她挺想海螺的

TOP

贴子主题:猜山峰自由的风
猜山峰,无奖

此主题相关图片

裂缝
trango tower,pakistan

Kristian
长成这个怪样子的,就是Matthorn

自由的风
马特红,对了!

mh
右边山脊上的经典路线今年夏天掉了一大块。现在好象拉了路绳了。
Grandes Jorasses的最经典路线Walker Spur也掉了一大块。天气太热了。

andes
猜猜这个 :)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71567202

TOP

贴子主题:春节四姑娘登山。Kristian

原来想找一个简单点的山随便爬爬,就选了四姑娘山对面的一座山。
费了很大劲找资料,还是靠自己的照片为主,基本上对山型有了个不全面的了解。越看越心惊,原来是打算找个人结组上了就完了,结果信心越来越小,现在我都想找人来围攻了。

图一是在3峰BC(4400)附近对着长坪沟对面(西侧)拍的,相机基本水平,所以可以确定这个山肯定在4400以上,感觉5000左右;这是山的东壁。

图二是地图,从等高线上可以看出大概的山型,有2条山脊环抱一个谷地;

图三是从大川健三的相册中找到的。注意我圈出的部分。这是从昌平沟的北面面向南侧拍摄的,拍的是山的北壁,可以看出极度陡峭和困难。向东(照片左侧)伸出的山脊是环型山脊的北山脊,上面的3个峰尖正好和图4所示的相对应。

图4是我从头道坪拍的,是山的东南侧,可以看出环行山体和谷地。北侧山体的3个小峰尖和图3的对应。

原来我想找个人以阿尔卑斯方式攀登,现在看来很困难。这次去可能是侦察或试攀一下。如果有人感兴趣,可以和我联系。
费用估计在人均2000元左右(包括北京到成都的火车票),时间在7-10天。
天气会比较稳定,但比较冷,雪比较深,对装备要求也比较高。

我想把BC建在有雪的地方,这样上面可能就只有600-700米了,中间建1-2个高山营地。我正在和赵卤考虑买轻量的高山帐篷,蓝天绿野老董处有Marmot的Uphigh,2.9公斤,可以挤3-4个人,明天准备去C1户外看看TNF的Assault22。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从地图上看,到达环行山谷的坡度都非常陡,不知是否有当地老乡知道道路?只要到达了环行山谷的雪线处,则有很大可能能够继续上攀(图4)。
和老马联系的结果,他说是五色山,但我觉得颇多疑问。

http://www.areteexplor.com/dispbbs.asp?boardID=1&RootID=1712&ID=1712&skin=1

现在我知道国内肯定没有攀登记录。
另外我看看能否谈一些赞助下来,以减轻一部分负担。


Kristian
图一是山的东壁,可以看处一些可能的路线
在北侧山脊的2个肩部应该可以建立营地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图2是从中国登山指南上找到的。这座山正好在地图边缘,周围情况不知道,但可以看出东侧的环行山谷和两条山脊。北侧山脊上的卫峰是5029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图三。可以看到山的北壁,非常陡峭。那里下面是有悬冰川的,我们在长坪沟徒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冰川还是个景点,从两河口(木骡子?)向左就可以看到,极恐怖。

此主题相关图片


自由的风
算我一个。还是想去婆缪搞搞,哪怕只爬100~200米!

Kristian
图5。这个也是大川健三在八朗山口拍的,和我在八朗山拍的一样,我的更大一些。最右边的是婆缪,最左边的叫“左手边的螺号”?(好奇怪的名字)。中间的应该就是我们的目标山峰。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和Bince的对话
2003-11-19 18:35:57 Wang Bince 在马?
2003-11-19 18:36:10 Bince Wang 人在那
2003-11-19 18:36:38 Wang Bince 看看我春节登山计划
2003-11-19 18:36:40 Wang Bince http://www.rockbeer.org/bbs/topic.php?forumid=1&topicid=1069234421
2003-11-19 18:42:12 Bince Wang 我靠,婆缪还是那个婆缪:-O
2003-11-19 18:42:29 Wang Bince :D
2003-11-19 18:42:39 Bince Wang 路线长吗,你那个山
2003-11-19 18:43:23 Wang Bince 如果到达了环行谷地的雪线,之后的路线应该就不长了
2003-11-19 18:43:42 Wang Bince 现在主要是上那个谷地没谱
2003-11-19 18:44:36 Bince Wang 东西少带不了:(
2003-11-19 18:45:44 Wang Bince alpine style结组上应该带不了多少东西。
2003-11-19 18:47:21 Bince Wang 红线是山脊吧?
2003-11-19 18:47:30 Wang Bince 一顶帐篷,一套炉子,个人的卧具、食品。两条绳子、8-10个冰锥、一套岩石器材、2根雪锥、一柄雪铲就差不多了
2003-11-19 18:47:33 Wang Bince 是
2003-11-19 18:48:17 Bince Wang 这也不少了
2003-11-19 18:49:52 Bince Wang 走东壁,上北脊?
2003-11-19 18:50:31 Wang Bince 我还有另外2张照片,晚上用数码相机翻拍一下再放上去,有一张是从8狼山口拍的,其中一个峰尖应该是这个山,很NB的,如果爬下来,绝对是小柏树一样的经典路线。:D
2003-11-19 18:51:02 Wang Bince 是,走东壁,上北脊,然后再转北壁(最后一段)
2003-11-19 18:56:07 Bince Wang 我乐意借你tempest23,用得着吗?
2003-11-19 18:56:21 Wang Bince 你想一起去吗?
2003-11-19 18:56:38 Wang Bince 我现在主要是要找人:D
2003-11-19 18:57:04 Bince Wang 最近手头手头有点紧:S
2003-11-19 18:57:29 Wang Bince 我觉得我的经验还欠缺一点
2003-11-19 18:58:07 Bince Wang 那倒不是,多个人商量,鼓鼓劲也是好的
2003-11-19 19:00:46 Wang Bince 我估计2000以里肯定可以了。火车票往返800(如果坐普快多一宿剩300元),往返小金Bus100多一点。剩下就是马匹。我联系卢忠荣应该可以拿到 70-80/天,我估计我们4-5匹马就差不多了。
2003-11-19 19:01:57 Bince Wang 现在有谁?
2003-11-19 19:02:23 Wang Bince 赵鲁无碰
2003-11-19 19:03:30 Wang Bince 绿叶的几个人想去那边攀冰,他们可能想开车去,这样我们可以搭便车,去小金挤方便多了。
2003-11-19 19:03:55 Wang Bince 我又找了一张图放上去了
2003-11-19 19:04:17 Bince Wang 有此山东面详细一点的图吗?下部
2003-11-19 19:06:06 Bince Wang 在那?新图?
2003-11-19 19:06:23 Wang Bince 晚上还有一张照片,有一些帮助。下面主要是石坡、高山灌木和草甸,如果找不到路爬起来会很累,我想联系当地向导看看。
2003-11-19 19:06:55 Bince Wang 这季节那边怎么样
2003-11-19 19:09:55 Wang Bince 气候略微冷一些,但比春秋稳定,降雪少,但是不化。东壁和北壁以冰为主,特别是北壁。南壁有个白帽子,很漂亮,晚上我发去年冬天的照片。白天抓绒就可以了,营地用羽绒服,夜间温度不低于-10C
2003-11-19 19:10:42 Bince Wang 风大吗?
2003-11-19 19:12:52 Wang Bince 不大。我去年从初一呆到初十,有2次下雪、一次大雾,没有大风,白天温度都不低,感觉应再5-10C以上
2003-11-19 19:14:47 Bince Wang 那时候那边人多吗?
2003-11-19 19:16:10 Wang Bince 外靠,人不少,但比5、1少多了。外地的少、四川本地多。5、1是全国各地的都多。可能因为春节人们还是愿意家里呆着,或者怕山上吃苦
2003-11-19 19:17:00 Bince Wang 明白,会不会物价上涨,物资短缺
2003-11-19 19:17:07 Wang Bince 新图片上去了,你看看
2003-11-19 19:17:50 Bince Wang ok,待会再和你联系
2003-11-19 19:20:19 Wang Bince 马匹肯定会涨价。四姑娘非旅游季一般是50,5、1/10、1高达100-200,我们去年春节是80/100?。东西便宜,吃住25/天,藏民做饭就那么会事,对付吃吧。米面食品都不贵,但是见不到蔬菜,我们是从成都带过去的

自由的风
被你"Bince Wang""Wang Bince"搞昏头了:(
做个计划出来,我时间和钱应该不成问题,但我要预先从深圳溜回北京,我要安排安排工作。做个日程上的计划,OK?可以顺便去攀攀冰。贾老师、 andes、superkai 计划12月底去四姑娘攀冰,我可以骚扰一下贾老师,让他帮我留意一下山峰情况和天气情况,以及各方面情况。
无论干什么,我都准备抽出一些时间研究研究婆缪。是不是未登,who cares?
最近天天坐办公室,体力极差,周一一喝就喝翻了。是个坏消息。

Kristian
图4是山的东南侧照片,可以看到3个山脊上的峰尖,还有环型山谷的概况
可以看到山谷里有很多很长的瀑布,兴许可以找到上去的路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这是从8朗山口拍的,和大川的视角相同。从黑色山体的3个峰尖可以判断,与他们相连的正中的有白帽子的主峰就是我们的目标山峰,这是从差不多正南的方向看的
这条山脊的正后面(正北)就是婆缪


Kristian
西南侧的另一张照片

此主题相关图片


砾岩
唉,大家生活的有色彩
我现在只能先搞好饭碗建设工程啦

Kristian
再上3张图片。
这3张都是在2河口拍的,从位置上说,应该就是小毛驴说的“海螺山”。
看到的是山的北壁,有极复杂危险的冰川地形,以我们的水平绝对是不可攀的。
这个应该是5029峰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走边的是5029卫峰,右边的是右海螺峰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左边的是右海螺峰,右边的是左海螺峰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现在基本确定人员为我、伍鹏、赵鲁(看情况决定是否让他参与危险性比较高的攀登)、王大。
做个简单的时间计划。如果大家有意见,就在这里讨论。
D1:从成都-》日隆。700-3400米。4-5小时。在8朗山口拍照。下午猫鼻梁拍照。
D2:吸取2003年春节的教训,一定要充分适应。长坪沟徒步。早起出发可逃票,轻装带食品和水。3400-3800米。8-10小时。快点走可到达沟底,可拍照海螺山、婆缪山、四姑娘山、羊满台等。
D3:早起进大本营。3400-4400。时间未定。这是最关键的一天。
D4:开始攀登,到北侧山脊第一个肩部。4400-5000。45-55度雪坡。
D5:C1-C2,到北侧山脊第2个肩部。5000-5300。30-45度冰、岩。
D6:C2-Summit-C2。45-60度冰。
D7:C2-BC-日隆。5300-3400。
D8:日隆-成都。
加上1天机动时间,共9天。其中在BC以上4-5晚。

自由的风
有一些问题:
1、王大不是去玉龙么?怎么被你拐骗了?
2、一天机动感觉少了,我想整个计划(北京到北京)15天左右可能和我的预期比较符合;
3、d2与d3应该是有马匹与porter协助运输,不然一天1000米上升,下面肯定完蛋了,嘿嘿;
4、在大本营,d3应该休息一天,适应高度,4000米左右,适应最好,适应不好,逃跑也方便;
5、d4雪坡攀登,是不是要准备一些雪锥?
6、5300至summit高差多少?是不是可以一下子撤回c1?

Kristian
修改时间计划如下:

D1:从成都-日隆。700-3400米。4-5小时。在8朗山口拍照。下午猫鼻梁拍照。
D2:早起进大本营。3400-4400。时间未定。这是最关键的一天。一天可能无法到达BC。适应高度。
D3: 继续进入BC,或在BC休整、观察线路。适应高度。
D4:开始攀登,到北侧山脊第一个肩部C1。4400-5000。45-55度雪坡。
D5:C1-C2,到北侧山脊第2个肩部。5000-5300。30-45度冰、岩。
D6:C2-Summit-C2。45-60度冰。
D7:C2-BC-日隆。5300-3400。
加上1天机动时间,共8天。其中在BC以上4-5晚。
攀登结束。下面时间自由安排,可长坪沟、双桥沟徒步。

Kristian
有一些问题:
1、王大不是去玉龙么?怎么被你拐骗了?
王大的玉龙是明年年底的事情。他想去但没完全确定

2、一天机动感觉少了,我想整个计划(北京到北京)15天左右可能和我的预期比较符合;
我们的条件不好,在山上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3、d2与d3应该是有马匹与porter协助运输,不然一天1000米上升,下面肯定完蛋了,嘿嘿;
肯定要雇马或背夫,而且这会是最大一笔支出。

4、在大本营,d3应该休息一天,适应高度,4000米左右,适应最好,适应不好,逃跑也方便;
在bc或进bc的路上适应。

5、d4雪坡攀登,是不是要准备一些雪锥?
每人带1根就成了,多了太重

6、5300至summit高差多少?是不是可以一下子撤回c1?
根据毛驴的说法,顶峰是5580。下撤只要时间许可,走的越低越好。

Kristian
其他一些事项。
1。咨询了徐家哥俩和mh,大家都认为不容易,现在看起来以侦察攀登为好;
2。我们可能需要大本营看营官,联络、观测会比较方便,应该用自己的人,不要用当地老乡;
3。关于BC的吃住,我现在还比较犹豫:如果条件搞好一点,住的会比较舒服,但是往bc的运输花费会大一些;如果随便对付一下,又不甘心草草收场。关键是我们的时间有多长、攻顶的决心有多大。
4。如果打算长时间围攻,我们需要的额外物资为:
(1)大本营炊事帐篷一顶,最便宜的旅游帐篷就可以,要大一些、高一些;
(2)人数如果限制在4-6人,可考虑用油炉做饭,带一个20cm小高压锅和一个炒锅;人数再多就需要液化器罐和灶了;
(3)可能需要500米路线绳,用于到北山脊建立C1修路。
5。关于进山时间。由于春节是肯定会有登123峰的队伍,当地有向导能力的老乡数量有限,可能会出现抢向导的局面。不过这个山峰就是我们自己登,老乡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要能给我们带到BC就可以了。尽管如此,我们最好还是错开和别人的时间。
6。山上的马匹费用是按照天数计算的,一般登123峰的队伍,马匹就放在大本营等着接人下山,所以是要算钱的;而我们这次在山上呆的时间长,应该让马匹下去,约定撤营的时候再上来。或者可以让一个人先下去,第二天再带马匹上来。
7。按照老乡的说法,冬季有些小路马匹是上不去的,这样只能用人力来背。基本上背夫的价格是70-100(具体我再问问老马),这样花消会更大一些。
8。一定要让小贾和当地老乡先打听好上bc的路,我推荐先找卢忠荣(卢三哥),如果不成再打听别人,问当地人都知道。如果需要,我寄一张照片到深圳,请小贾带上。
9。我们在山上的食品也是问题,有高压锅和炒锅可以考虑带一些新鲜或脱水蔬菜。主食可以有米饭。买这些东西要在成都先动手。
10。从成都出发的车辆还是问题,老爱他们的车队可能不去四姑娘而改去理县毕棚沟,这样我们不能搭顺风车了。就得考虑从成都雇车或做长途公交,后者带东西多了会比较麻烦。
先想这么多,大家还有什么补充得,继续想

Kristian
食品:
大米200g*4人*5天=4kg;
面条200g*4人*5天=4kg;
干粮(油饼)2个*4人*3天=20个;
蔬菜0.5kg*4人*5天=10kg;
肉类(午餐肉、腊肉、腊肠等)200g*4人*5天=4kg;
汤料食品1包*4人*5天=20包;
干果、零食200g*4人*5天=4kg;
应急食品,个人根据自己口味、用量自备,随身携带;
口香糖(20包)、茶(40包)、咖啡(20包)、果真(4包)类食品;
油(1kg)盐、调味料若干

简易厨具、刀具等。

塑料水桶(20升)2个;
高压锅1,炒锅1,汽油炉1,油桶4升;
高营地套锅2套,气炉2个,气罐1罐*2帐*3天=6罐;

包装袋若干、炊事帐篷1顶。

Kristian
关于攀登人数和战术。
现在人员4人,其中王大未定。可能春节时不必有空会和我们一起去。
如果攀登队伍3人,则携带Marmot UpHigh一顶,3个人挤,带一套炉具;如果攀登队伍4人或以上,则再带王大的TNF Tempest23,共2套炉具。
3人用2条8.3干绳;4人或以上用3条8.3绳。如果用围攻则带500米8.3锦纶绳。
全体攀登队员用结组方式攀登,雪坡同时前进,陡峭的路段交替保护,全部负重攀登。帐篷、炉具平均分配重量。如果用路线绳则由跟攀的人背负。

mh
Kristian 在 2003年11月28日 11:53:22 说道:
食品:
大米200g*4人*5天=4kg;
面条200g*4人*5天=4kg;
干粮(油饼)2个*4人*3天=20个;
蔬菜0.5kg*4人*5天=10kg;
蔬菜太多了吧?我建议少带大米白面,多带油水大的。
在弄些白糖,有反应的人喝糖水。

jane
Kristian said: 如果攀登队伍3人,则携带Marmot UpHigh一顶,3个人挤,带一套炉具
在山上, 我的 Primus Alpine Micron 坏了。只能下山

小毛驴0024
又不特别需要象陆3哥那样能带路线的。所以我建议你们到长坪村里西北山坡上找穷点的本地农民。沟口镇上的人,现在费用都高了,他们本身经济条件也好的多。我8月去时结识了看守木骡子牧场及牧场牛马的放牧人,姓寇的一户人家(长坪村木骡子牧场的放牧看守员)。就挺好。他们里面不少对山也熟悉,但要多打听几下。

我春节基本上也会去那里,计划和杨春风去长沟峰。(5700M,在妖风的北坡)。
大家到时可以遥相呼应。呵呵
1、S1:长沟峰的顶。
2、S2:妖风北坡的卫峰大约是5950M左右。
3、S3:妖风的顶峰,英国人MICK登顶的一个(妖风顶峰有3个,之间几乎没有高差,距离不远)
4、绿色线:代表MICK他们可能走的路线,我反复查看图片所认为的。
5、黄色:代表去长沟峰的路线构思,其下半部分应该和去妖风北壁是一样的。
6、橙色:代表MICK他们下山的路线。
大米200g*4人*5天=4kg;
你们喜欢吃米?无聊的很,象南方人一样。
我爱吃面条,上山个人从不愿意带米。
面条200g*4人*5天=4kg;
日隆镇有压面机搞的那种机器细面,一晾干在配合点干挂面好带。

干粮(油饼)2个*4人*3天=20个;
日隆镇的饼子是川菜型的。

蔬菜0.5kg*4人*5天=10kg;
我认为你们可多带蔬菜,日隆镇就有卖的。也还便宜。

肉类(午餐肉、腊肉、腊肠等)200g*4人*5天=4kg;
强烈建议在日隆镇买卤(或煮熟的)牦牛肉,熟的。好吃极了。
我一次吃了1斤半加一碗面,好吃的很!

汤料食品1包*4人*5天=20包;
成都超市有专门的汤料干包,挺好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技术装备:
8.3干绳2-3条;
leader:nuts,6,3#-8#;cams,4,1#/1.5#/2#/3#;pitons,6,2blade/2angal/2Uni;ice screw,8-12;biners,20;
others:snow pitons,1/person;locked biners,2/person;belay/abseil device;ascender;prusik rope,1pair;web sling,6-10;accessary cord,5m.
ice tools,1pair;
crampon,1pair;
harness;helmet;water-proof glove;down glove;gaiter;anti-UV glasses;baracolava hat;backup sock,2pairs.

Kristian
体能和技术准备:
为了保证在雪大的冬季能够相对自由的活动,体能准备是必要的。
如果我们在1月20日左右出发,为了留出身体恢复期,耐力训练提前10天就要停止了。
在这之间有1个月的强化期,时间太短了,估计作用不会很明显,主要看个人平时自己的积累了。
耐力标准至少要达到每3天12000米,其中5000米的时间在22-25分,这不是玩了命跑一次的速度,而是每天都要达到的速度。
我和赵鲁本周上小五台玩雪去,王大的雪上经验应该没问题,伍鹏你自己看着办吧:-)

jane
Hi, Lao K,
Just in case you haven't seen this.

Fowler and Ramsden's gear list
http://www.grivel.com/menu/en/main.html

自由的风
已经恢复训练了。体能状况迅速恢复中。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左膝半月板旧伤。
昨日老马来深,向他咨询了那边的情况,他说应该到雪线有小路,最近年因不允许采药了,路情况不明。老人们也许知道。小贾是否能成行,现在也不一定,所以可能需要和当地向导联系一下。

jane

Hi, feng,

If you go to Chengdu, I would highly highly recommend you to go to that He(2) Shi(4) Gu Ke Yi yuan (it is located on Cha dian zi jie). The doctor, He(2) Jun(4)-zhi(4), is my super hero. Two years ago, I had a torn ligment on my left ankle from a bike accident. Because his treatment, now I am trouble free.

jane

Kristian
公用物资:
帐篷,地席,炉头,挡风板-赵
备用炉头--------王
气罐6个(¥150)----王
套锅2个--------赵
药品----------王
公用技术装备------王
绳子2条---------王
驼袋1个--------王
防晒霜,唇膏------王
备用高山镜-------王
GPS----------赵

公用食品采购

个人物资:

住:
睡袋-10度;
防潮垫;

食:
水壶或保温壶;
个人餐具;

衣:
保暖衣裤;
防水衣裤;
羽绒服;
遮阳帽,保暖帽,头盔;
保暖手套,防水手套;
雪套;
高山靴;
高山镜;

行:
背包55l以上;
冰爪;
小冰镐(一对);
雪杖一对;

杂物:
头灯;
7天的电池;
卫生用品;
手纸;
毛巾;
相机,胶卷;
小刀,打火机/火柴,求生哨;

个人技术器材:
安全带;
抓结2个;
菊绳;
下降器;
丝扣锁2个;
小锁4个;

jane
What is 抓结?

Kristian
prusik Knots

TOP

贴子主题:看这个新闻了吗?
Kristian

http://tech.sina.com.cn/other/2004-02-20/1043295180.shtml

我打算给刘东生老人家写信,反应四姑娘山地区被人为严重破坏的情况。
第二张照片就是老人在巴朗山口的,文章介绍说他是研究第四纪的,那么他一定对这里会很熟悉、很有感情。四姑娘山的峭壁都是岩浆和冰川混合活动的产物,不论从狭隘的登山角度,还是从广义的自然遗产的角度,那里的自然环境都是我们不可多得的财富,决不允许那些成都的愚昧无知的土老财对她进行破坏!!

Kristian
注意:老人是“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专家小组组长”,说话一定很有份量,估计轻松就能把那个XX公司搞定。

小毛驴0024
那个鸟公司不就具有黑社会背景的汉龙公司吧。
整个把那里搞死了。

流氓与金钱搞的一起,他就是无耻加暴力。

buzhidao
胡思乱想一下——我大概是黑帮电影砍傻了,不太敢小看地方势力的能量,也不认为地下政府轻易会被地上的政府搞掉,比这可恶的多得事情很多,有几个应为某某人一句话就能利马摆平?除非他是皇帝。
唐 考李奥尼说,复仇是道放凉了最美味的菜肴。反正我如果要参人,绝对不会写实名信,匿名还得仔细琢磨哪里可能暴露身份。这事谁干得?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jane
写好了是不是可以发给我一份?我可以将信件转交给四川电视台和成都市外办。正巧我认识几个有头脸的。

TOP

贴子主题:我打算发给刘东生先生的信,请大家帮助补充润色一下。
Kristian

尊敬的刘东生老师:
您好。
从媒体上得知您获得了国家科技最高奖项,由衷的为您的成就、也为我们国家对环境科学的承认感到高兴。

我从媒体上得知你是国务院环保专家小组的领导,冒昧的给您写这封信,是想向您、并通过您向国家有关部门反应一些情况。

您是研究冰川学的泰斗,一定熟知四川邛俫山脉的四姑娘山,我也见过您在巴朗山垭口的照片。那里壮丽的景色就是地质运动和冰川联合作用的产物,每一个到过那里的人,无不珍惜大自然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

我是一名业余登山爱好者,有幸几次去过那里,但近1-2内的变化令我感到非常不安。四姑娘山风景区被一个叫做“汉龙”的私营公司承包经营,他们为了获取最大利润,不惜采取各种手段,包括:
1. 巧立名目收取各种费用:对登山和徒步的游客收取高额“环保费”、“资源费”等,而这些费用并没有用于他们所说的环保工作,而是完全落入自己的腰包。

2. 垄断旅游资源、压制当地老百姓。四姑娘山地区随着旅游事业的发展,经济确实有了进步。但是现在不好的苗头是,“汉龙”这样的大公司对当地的资源进行垄断,资本本身是具有侵略性的,长此以往恐怕将导致贫富悬殊、甚至和当地人民发生矛盾。

3. 他们计划在长坪沟里修筑一条公路。原来当地老乡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是靠提供马匹、背夫,一旦公路通车,他们将丧失这部分收入;而长坪沟不象双桥沟,里面没有住户,修筑公路除了使他们获取更大的利润,对当地老百姓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4. 您当然知道冰川对气候的敏感性,随着沟里公路的开通,积累的温室气体将有可能影响沟里的小气候。年均气温哪怕是升高一点,对沟里现存不多的冰川景观都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非常喜爱登山活动,也热爱这些珍稀的自然景观。从我自己的这些孤陋寡闻中,我知道只有喀拉昆仑的Trango地区、南美的Patagonia高原、加拿大的Baffen岛拥有堪于四姑娘山媲美的登山资源。近两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外国登山好手来到这里,这里很快将称为国际登山界的一个新热点。然而,在这里出现的上述现象,将严重的损害当地的形象,甚至带来更深层的负面影响。
我知道你的时间宝贵,所以不打算多写了。如果您或有关部门希望具体情况,我非常愿意提供详细事实。我对自己提供的所有信息负责。
2004-4-2

小毛驴0024
我改动如下:
1、您好后面是叹号。
2、“无不珍惜”改为“无不感叹”。不一定每个人都珍惜。

关于内容,你这个是从登山角度来谈,因为他们没有彻底作环保而影响登山。给人这样的感觉。写第一个信必须把对方打动,可举出环保生态恶化实例子来作对比,如大川健三照片提到花王、四姑娘原始森林的退化、冰川面积缩小等。强调四姑娘山保护的重要性,舆论上的关注性,四姑娘山的特点和珍贵性等。可以与尼泊尔高山观光旅游国策来比较,该国是西方式徒步旅游,禁止在高海拔地区高海拔冰川与森林修建消费性设施,以及公路等。

我觉得需要从单独的角度总结一下:
1、不反对一些公司利用雪山资源投资和赚钱,但底线和前提是:必须尽可能的保护当地环境。
2、可行的办法是:
A、国家政策和投资干预,对当地生态旅游作一个宏观管理。
B、由刘老先生这样的专家出面,组织队伍调查,发现现存问题,从而对当地发展作出指导和监督。

我觉得信的重点还不算突出,应该再表现的强烈和忧虑一些。不一定太长。
另外,我自己可通过环保的关系找到老先生吧,因为我业余就是作环保的。我想应该可以找自然之友的梁老头,通过他没有问题。

刘老先生这种老学者我想也是很忙的。



ldolphin
第四段,“但近1-2内的变化令我感到非常不安。”

应该是1-2年吧。



裂缝
起头应开门见山,你是谁,要干什么。
内容的重点应集中在公司运作对环境的破坏,多列举事实,分析简明扼要。其他的恐怕老先生管不了那么多。
总的字数可在短一些。

vole1st
支持一个,虽然不知道是否能够有效

玛米亚
强烈支持,不过能够奏效不得而知?希望4MM山的管理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jane
汽车废气中的 CO, NOx, 对许多敏感的生物群体的破坏很大,其负面影响甚至大于二氧化碳的温室效应。这在美国对国家公园的环境研究中有详细报告。

Baffin Island, not "Baffen".
建议同时向四川省政府反映这个情况。我愿意帮忙。

mh
支持裂缝的看法。提出问题的*具体*的可操作的、可核查其结果的方案,然后希望他
能帮助。否则大家只能感叹一阵,没有结果。

合并头三段。

这段:
“1. 巧立名目收取各种费用:对登山和徒步的游客收取高额“环保费”、“资源费”等,而这些费用并没有用于他们所说的环保工作,而是完全落入自己的腰包。”

应该后面明确说所有环保名义收的费用要专款专用,帐目公开。

“2. 垄断旅游资源、压制当地老百姓。四姑娘山地区随着旅游事业的发展,经济确实有了进步。但是现在不好的苗头是,“汉龙”这样的大公司对当地的资源进行垄断,资本本身是具有侵略性的,长此以往恐怕将导致贫富悬殊、甚至和当地人民发生矛盾。
3. 他们计划在长坪沟里修筑一条公路。原来当地老乡的很大一部分收入是靠提供马匹、背夫,一旦公路通车,他们将丧失这部分收入;而长坪沟不象双桥沟,里面没有住户,修筑公路除了使他们获取更大的利润,对当地老百姓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这里应该明确强调和环境的关系!当地人生于斯葬于斯,他们有保护家园环境的切身
考虑;外来的商业公司以最大化利润为目的,从根本上不为本地可持续发展考虑。
但外来商业企业的管理操作能力是当地发展所需要的。所以,在当地老百姓必须
有实权参与外来管理企业的决策。比如有当地人组织的委员会批准具体操作,政府
部门必须周期性地直接询问当地人组织的委员会是否满意。

阿悠
我在成都工作,从98年开始就常到四姑娘山登山,目睹这里从淳朴到混乱,再到汉龙进入后的种种变化。
先说自然环境方面,现在幺峰在冬季时山体的冰雪覆盖情况相当于过去夏季时的状态,
双桥沟沟尾的冰川,在短短的三、四年时间里,就退缩了近百米,沟里的冰瀑与去年相比也小了许多。当然,这些现象也和全球气候变暖有关。(海螺沟的情况也是如此)

至于人文环境方面,刚开始,这里和大多数未开发的偏远地区一样,人是非常淳朴的,99年开始大规模的旅游开发,此后的两年时间,这里的相关服务行业基本处于混乱状态,表现在哄抬物价,宰客,而服务观念和水平却停滞不前,大量的无规划的建设,家庭式旅馆的数量急剧增加,而废弃物和大量生活垃圾的处理能力却没有跟上。这些现象在开始阶段出现都是很正常的;到了01年,在市场经济规律的控制下,一切都在向有序合理的方向发展,当地人的旅游服务观念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虽然现在仍然有许多问题;

而这时,在四川的旅游发展政策方面,缺乏法律基础和准备的“碧峰峡模式(即私人买断国有风景区多少年的经营权)”被政府大力推广;四姑娘山就被卖给汉龙了,汉龙集团收取门票和登山管理费,开始阶段,由于有门票收入的支撑,汉龙集团对登山者还算客气的,但是后来一位“京*官”路过此地,对国有资源这样让私人买断大为不满,就把门票收回了,这样汉龙集团少了一大笔收入,只有把矛头指向旅游者,特别是徒步旅行者和登山者,于是有了各种各样的登山管理费直至现在出现了荒唐的攀冰费,而本身又毫无相关的服务和灾难救援机构。

汉龙集团这种短期的行为和当地人的利益也发生了冲突,从当地人口中闻言:冲突发展到最后就是打群架,山民向来有粗旷的本色,而汉龙也不是吃素的(在汉龙的老窝绵阳地区,随处可听说汉龙集团那富有传奇色彩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发家史,当地的混混视汉龙为偶像),从绵阳拉来整车的混混,一通大打。然后,派出所来收拾残局,抓了几个当地人,而把汉龙集团的人放了。现在,当地人和汉龙集团之间存在很深的矛盾。

裂缝
官商勾结,古已有之。汉龙既然花了本钱,不捞回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位京官也是头脑简单,和海瑞有点像。我倒是担心单纯得让刘先生出面弹压,结果也只是另一位“京官”。
是否可以这样:让刘先生对当地政府施压,规范汉龙的行为,禁止修建公路,恢复汉龙的门票收入,取消其他名目的乱收费。这样各方的利益都有保证。没有公路,当地老百姓能从马队和住宿得益,环境免遭毁灭性破坏,汉龙有了固定的收入,登山者也能相对少花点钱。有这样的白痴政府,完全不让汉龙获益的手段恐怕是不现实的吧。

不过,人是贪婪的,对汉龙来说,修了公路,来的人更多,收入也更多。惟有让政府立法禁止,别无他法。希望刘先生能对当地政府官员晓之以利(不是情,也不是理),避免杀鸡取卵的做法,那就万幸了。

TOP

贴子主题:优美的山峰:羊满台和色尔登普
Kristian

想今年国庆再去一趟。
吸取教训在山里多呆一段时间,计划9月20日出发,这样可以在山里呆半个多月。初步计划的目标是右海螺和色尔登普。
有意向的和我联系。因为这两座山可能都是未登峰,难度不小,所以队员之间需要互相选择。基本的要求是,技术能力和高山经验都不差于我,或者有特别的强项,还得是熟人。
伍鹏、小河、王大有意向吗?

此主题相关图片


自由的风
有意向。对于玩,我是永远不拒绝。但现在定不下来。
羊满台!!玩就玩个漂亮的!

花皮瓜
我!
高海拔我去过十几次了,虽然很少是你这样的爬法。
技术我没特长,但也不算很差
时间我大大的有,已经预定了九月中下旬的休假,还有免费机票一张,10月8号等我从成都飞回北京呢。
熟人,你觉得这条勉强算吧?
当然我最大的优点是,呵呵,随和得很,实在不行我就待大本营吧。
怎么样,综合实力可以和小鲁同学一拼吧
要我吗?
也跟专业人员混一回

Kristian

要上就得作准备了。
我现在是隔天5000米,体重下降比较明显,但是体力下降也很明显,为什么?苦恼啊。难道现在就已经老了?
想去的至少要达到或超过我的训练量,因为你们不见得有我这么好的高山适应性。呵呵,自吹自擂一回。

mdm53
色尔登普
http://www.summitpost.com/show/mountain_link.pl/mountain_id/1816

mdm53
羊满台
http://www.summitpost.com/show/mountain_link.pl/mountain_id/1811

花皮瓜
你的训练方法有问题,太蛮了吧。一下上五千,还隔天一次,没到秋天你就成马拉松选手了。穿插一些其他训练,游泳什么的。别把自己整垮了。
我9月会在玉树石渠一带转悠10天再过去,哪里平均海拔都再4000以上,而且我习惯每天爬一小山,所以海拔问题应该没有。
都是老年人,就悠着点吧。
什么时候去小五台拉练几回?金莲花也快开了。

jane
老K 他隔天5000米是不错的。

我看了一些有关mountaineering训练的文章都强调体能是第一位的。过几天等我有空了,会翻译有关资料贴在这儿。

mh
跑坡跑坡。香山高差450米。百望山250米。阳台山揠口900米从大门。。。远了点。我家50米。
两天一次太勤了。

Kristian
对不起大家,搞错了。不是色尔登普。大川的资料管这两个叫“骆驼峰”。我对右边(东)这个比较感兴趣。从这个图上可以看到整个南侧冰川和山体的大概坡度,还是有搞头的。
www.summitpost.com有很好的资料,大家可以看一看。


小毛驴0024
我要继续去贡噶。
那边现在更加熟悉了。
山峰选择性、交通方便性、民风淳朴度、风景度等,比那边高了一层。

还有别的事情,以后与大家说。

Kristian
那你国庆能带我们去贡嘎玩玩吗?多见识见识也是很有意思的。时间上我可以有20天左右。

小毛驴0024
好呀,没有问题。
还以为你们这些人,恋上四姑娘了。

贡噶这里令人兴奋激动。
伟大,无愧于它。
能用上“伟大”两个字的山峰不多,贡噶就是一个。

我和曹峻、阿刚等计划下一步为保护或引导这里的“开发”行为和“旅游风气”而努力。
虽然现在这里去的人少,但以后会逐渐多的。

此主题相关图片


Kristian
去新地方总是会使人感到新奇和高兴的事情。探险吗,得“探”。
不过从爬山的角度说,若真是登顶目的性很强的活动,还是相对比较熟悉的地方更靠谱一些。
现在四姑娘山的环境只能用恶劣来形容,若不是有一个右海螺山(五色山)失利需要复仇的因素,我还真不想去了。
贡嘎那边的交通和物资、山峰可接近性到底怎么样,给说说?

TOP

贴子主题:四川的雪山
jane
Snow picket 用得上吗? 雪湿不湿?温度天气情况如何?

你们十一去不去四川? 盘算中。。。

Kristian
好多人都要去四川。
王大和伍鹏要去婆缪;我想跟小毛驴去贡嘎一带玩玩,可能随便找个简单点的山爬爬玩。

jane
受签证限制,看来近期没法回国。C'est la vie...

大马
jane持哪国护照啊?为何签证有限制?最近我也要回国,check就烦了

TOP

贴子主题:尖峰时刻第一部之婆缪 版本 0.4.0
自由的风
忆秦娥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

篡改水调歌头

久有凌云志,欲上婆缪山。
千里来探胜地,愁容展笑颜。
不闻莺歌燕舞,只见漫漫飘雪,线路入云端。
登了东南脊,险峻不可站。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
三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第一章、山峰基本情况

以下的英文文章的译文都可以在www.rockbeer.org找到。连接已经给出。
------------------------------------------------------------------------
http://www.summitpost.org/mountains/mountain_link.pl?mountain_id=1813
Pomiu

Height: 17,759 feet (5,413 meters)
Location: Sichuan Province, China, Asia
Lat/Lon: 31°N, 103°E
Maintainer: Kenzo Okawa -- View Contributors
Last Edited: Jan 26, 2004
Pomiu

Overview

Pomiu is a knife edged rock peak in southwestern China.
In 1984, Allen Steck and another mountaineer of the AAC member made first ascent.
Reffer to the 1984 American Alpine Journal, page 43.
And in 1985, Keith Brown of the AAC member made second ascent with new route. It is hard to climb.
Reffer to "http://www.kbrown.kinformation.com/htm_mount/mountain.htm". (这个页面已经找不到了)
As tourism rapidly increases in the region, this could probably change soon.
Pomiu is part of the Four Girls (Siguniang) Mountains, a beautiful Nature Reserve with many sharp rock peaks, lakes and marshes.
Glaciers shaped the area in a distant past. The highest peak in the region is Four Girls Mountain itself, reaching up to 6250m.
The area is known for it’s abundance of blooming flowers and alpine plants. Also, a lot of medicinal herbs can be found.
The Four Girls region is at the east end of the Tibetan cultural sphere. Many Tibetans live in this area for more than 1000 years.
The main living basis is pasturage and agriculture.
木骡子继续往北几公里方向看,东北山脊与东壁和北壁。东北山脊在下部又分两个叉。南峰顶与北峰顶之间是45米长的刃脊,allen steck队报告说南峰顶略高一些。
从羊满台旁边的一座山峰上看婆缪峰,还是东壁与北壁。可以看出下部山坡的坡度,这个是有参考价值的

------------------------------------------------------------------------

http://www.mef.org.uk/NewFiles/02e11.html
Expedition Reports 2002 - summarised by Bill Ruthven
Region: Himalaya - China & Tibet

02/11 - British 'Great Walls of China' 2002
Mike (Twid) Turner (with Paul Donnithorne, Alun Richardson and Louise Thomas) September-October 2002

Although the Qionglai Range of mountains in Sichuan Province lie in an easily accessible National Park much visited by local tourists, they has received little previous interest from mountaineers. This team planned to explore the area, and attempt rock routes on two of the many unclimbed peaks. Donnithorne & Richardson climbed an 8-pitch pinnacle with pitches up to E3 on one of these, but retreated without going to the summit due to storms and snow. Meanwhile, Turner & Thomas reached a col at c.5000m and began climbing a ridge above but were also forced to retreat, leaving equipment in place for a return visit.

------------------------------------------------------------------------

http://www.planetfear.com/climbing/highmountainmag/mountaininfo/dec2001/mtninfodec2001.htm
The history of mountaineering in the Siguniang, a concentraton of medium-altitude granite peaks, is fairly brief. Japanese climbed the highest peak, Siguniang (officially 6,250m but thought to be as much as 330m lower) in 1981 and two years later Allen Steck led an American team on the first ascent of Celestial Peak (5,334m) via the South West Face (5.10c). Fixed ropes and bolts were used on the often naturally-unprotectable granite. Several impressive first ascents on more ice/mixed terrain have been made solo by globe-trotting American, Charlie Fowler, and in 1997, Americans, Jeff Hollenbaugh and Mike Pennings, climbed a 10-pitch 5.9 on a rock peak southwest of Celestial. Much of the granite is of a slabby nature and while Hollenbaugh is quoteed in the American Alpine Journal as saying the rock is good but not Yosemite, Patagonia or Pakistan, the Italians likened it to climbing in the Mello Valley (Bregaglia-Masino) with few continuous crack systems. Unfortunately, the only time when stable weather periods are likely is in winter. The region appears to be subjected to two monsoon airstreams and during the autumn, probably the best period for the rock climber, the weather can at best be described as very unstable, with snow falling as low as the base of the walls. Acting on a hunch, Luebben and friends returned in the winter of 2001 and investigated the southern valleys for accessible ice. They discovered a wealth of icefall climbing and created around a dozen routes up to WI6+.

------------------------------------------------------------------------

http://www.rockbeer.org/info/Mt.Siguniang.php
马德民写的四姑娘山的攀登情况与历史,有婆缪山的部分

http://www.rockbeer.org/info/AllenSteckTeamPomiaoMountain.php
1983年allen steck带领的美国队的婆缪攀登(首登,南壁,他们称为西南壁,其实就是巴朗山口看到的那个壁)报告

http://www.rockbeer.org/info/PomiaoMountain.php
keith brown solo婆缪山东南山脊的图片,还有kristian考察所拍的图片。Kristian的图片很有价值,可以看出东南山脊的角度。
------------------------------------------------------------------------

四姑娘山气候温度
http://www.cots.com.cn/sichuan/siguniang/weather.htm
  四姑娘山区地处中亚热带季风气候向大陆性高原气候过渡地区,由于高原地形,气候冬寒夏凉,常年干燥,雨量稀少,年降水量1100-1600毫升,降水主要集中在雨季(5月),山地自然垂直带谱很有代表性。且气温变化剧烈,四季不甚明显,日温差较大,有时达20C以上。年蒸发量1500毫米,无霜期220天,年平均气温12.2°C,全年光照2214小时。
  四姑娘山是典型的高原气候,早晚凉,中午热,蓝天白云,晚上星光灿烂,空气新鲜,但由于海拨高,部份人会有程度不同的高山反应。
9月 平均气温 11.2℃,平均降水量 115.3mm
10月平均气温 6.3℃,平均降水量 80.2mm
9月底10月初,降水量不大,气温也合适,是攀登的好时机!但要考虑海拔每上升1000米,气温降低6摄氏度。
四姑娘山景区导游图
http://www.cots.com.cn/sichuan/siguniang/img/map_sgn_guide.jpg

一篇四姑娘山地区的旅游攻略,对于交通、食宿有一点参考价值
http://www.lzoutdoor.com/Article_Show2.asp?ArticleID=17
本站关于四姑娘山区与婆缪山的一些讨论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67523716
四川的山峰分布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67562263
四姑娘山:幺妹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67760497
帕塔哥尼亚攀登装备列表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69636803
右海螺山的讨论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69685332
大川的长平沟地图:我们的进山路线:喇嘛寺(藏寺废墟)进长平沟,在两河口过河,沿婆缪沟(南壁)或者沿河(东壁)接近山。具体从那边接近东南山脊,还需要仔细考虑。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70096736
幺妹攀登线路(和我们的攀登没什么关系,只是可以从婆缪上看一下)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73468180
其他四姑娘山区的山峰(和我们的攀登没什么关系)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69234421
去年右海螺山准备的帖子(可惜那次攀登无疾而终)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73986878
其他四姑娘山区的山峰(和我们的攀登没什么关系)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75988858
有一些婆缪的攀登记载,洋鬼子的,英文,前文我已经引用了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75973235
这个家伙好像solo了婆缪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ad.php?tid=1084862644
其他四姑娘山区的山峰(和我们的攀登没什么关系)
第二章、线路
  目标是从婆缪山东南山脊登上南顶峰(以上去为目的,不讲究方式方法)。长平沟海拔高度大约3600米,雪线大约4200~4400米,顶峰5413米,雪线以下是森林,坡度大约40度,草坡从大约4000米到4400米,坡度大约40度。4400米以上是岩石路线,大约高差1000米的岩石路线(大项目呵)。Keith Brown(凯斯·布朗)1987年solo的就是这条东南山脊。他报告有28个绳距,按每绳距大约50米计算,线路长度大约1400米,这样计算下来,平均坡度大约45~50度(45度的坡度,一个直角边边长1000米,斜边边长是1414米)。岩石路线难度应该在5.7~5.9。allen steck队首登的时候攀爬的是更加陡峭的南壁,他们正式报告的难度5.10c/A1。从图片上看,东南山脊整体坡度不大,是一个一个台阶状的。攀登难度与危险性应该在我们的能力控制范围之内,特别要考虑的是高海拔技术攀登的体力状况,也就是在这样的高度下,我们是不是可以完成这样难度的攀登。东南山脊还有一幢最大的好处是落石的危险性比较小,落石会往两边的南壁或者东壁掉,不会掉下去砸到保护者和下面的人。

左边的箭头指向南壁,右边的两个箭头指向东南山脊,分别可以看出有两处比较平缓。

  依据2003年我的观察,东南山脊的台阶上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积雪窝,正好分布在岩石路线大约三分之一和三分之二的高度,这两个积雪窝可以肯定是大片比较平坦的地方,可以设两个营地,因为有雪,化雪吃水的问题可以解决(山上其他地方都是岩石,由于过于陡峭,雪积存不下来,都滚下山去了,吃水成为问题)。我个人的考虑,大本营建立在岩壁根雪线附近,找一个落石打不到的背风地方。木骡子就在婆缪山正下方的河边(长平沟的另一面就是幺妹峰)。木骡子有放牧人家,可以提供食宿。天气不好了或者谁身体不好了,可以直接撤到木骡子FB(下撤800米草坡),甚至回日隆。
  进山:从日隆到喇嘛寺(大川叫做藏寺废墟)7公里,从喇嘛寺到木骡子14公里,大约12公里处的两河口有桥可以过河。从两河口过桥,往双桥沟方向走是婆缪沟(婆缪山在婆缪沟的北方。婆缪沟正对婆缪山的南壁),沿河走是婆缪山的东壁。从婆缪沟可上南壁,从河边可上东壁。需要考虑的问题是雇人或者雇马从哪里走可以上到岩壁根。

进山路线:5413处的点是顶峰,线是东南山脊,中间可以两个地方等高线比较平缓,可以设营地,下面是两河口桥。
  顶峰分为南峰顶和北峰顶,南峰顶是东南山脊与西南山脊交汇处,北峰顶是东北山脊与西北山脊交汇处,东北山脊下半部又分为两个山脊,分别是东北南山脊与东北北山脊。南峰顶与北峰顶之间是45米的刃脊,刃脊非常陡峭。Allen Steck队在首登报告中提到南峰顶比北峰顶稍高。南峰顶上是一块3米多高的大石。他们登上了那块大石,还在顶峰的石头缝了留了一个有全队队员签名纸条的杰克·丹尼瓶子:-)。我们去找那个瓶子,给他换成一个black label的怎么样?
  困难:客观困难主要是大风、降雪、寒冷、高山反应、落石;主观困难主要是经验不足、士气、对路线以及所需装备没有更多的信息,物资与给养是否充足没有把握。

第三章:人员
  4(可以打麻将)~6(可以扒三家)人。具体人员未定。

第四章、日程
  整个攀登周期我的计划是3周,从9月17日从北京出发到10月10日回北京,或者9月24日出发,10月18日回北京。围攻方式,修路、运输。

从岩壁根大本营到顶峰设C1、C2两个营地。3周时间应该比较充裕,适应时间、机动时间多。可以有充分的时间等待好天气,成功率更高一些。
我们的目标是沿东南山脊登上婆缪山的南顶峰;如果因为各种意外实在不能完成,最低目标是尝试攀登中高海拔岩石型技术路线,掌握第一手资料,为圆梦作准备(做梦作了太久,该尝试醒一次了,否则这梦还得继续做下去)。

6人队攀登日程计划:
营地装备:3顶双人高山帐,一顶大本营大帐篷(兼作炊事帐篷);
路线按30个Pitch计算,每Pitch 50米,路线长度按1500米计算,攀登高度1000米。C1建在第10 Pitch处;C2建在第20 Pitch处。
6人分为ABC三组。
Day 1:北京出发
Day 2:火车上
Day 3:经成都至日隆,联系马匹,驮工,宿日隆
Day 4:早晨出发经藏寺废墟,两河口到达婆缪山岩壁基部,建BC(4400米)
Day 5:适应,不适者下木骡子(3600米)适应
Day 6:A组修路5 Pitchs,将富裕装备留在第5 Pitch;BC两组分别运输物资至第5 Pitch;三组都撤回BC休息。三顶小帐篷在BC。
Day 7:B组空身上至第5 Pitch,取装备修路至C1营地,留下富裕装备,下撤BC;C组将建营物资运输至C1处建立C1,宿C1;A组运输物资至C1,下撤BC。两顶小帐篷在C1,一顶在BC。
Day 8:C组修路至第15 Pitch,留下装备,空身下撤BC休整;A组从C1取装备,运输至第15 Pitch,宿C1;B组运输装备至C1,下撤BC。两顶小帐篷在C1,一顶在BC。
Day 9:A组从第15 Pitch取装备,修路至C2,下撤BC休整;B组从C1取装备,运输至C2建营,下撤宿C1;C组运输至第15 Pitch,宿C1;两顶小帐篷在C1,一顶在C2。
Day 10:三组下撤BC或木骡子休整。
Day 11:BC两组上BC休整。
Day 12:BC两组上C1,A组上BC。
Day 13:B组从第15 Pitch取装备,修路至第25 Pitch,下撤宿C1;C组运输至C2,宿C2;A组运输至C1,宿C1。两顶小帐篷在C2,一顶在C1。
Day 14:C组修路至顶峰,登顶,下撤至C1接应;AB两组上C2。两顶小帐篷在C2,一顶在C1。
Day 15:AB两组登顶,撤C2帐篷,下撤C1;C组撤BC;三顶小帐篷在C1。
Day 16:AB两组撤C1帐篷回BC,C组上C1运输物资回BC。攀登结束。
Day 17:待机,等天气;
Day 18:待机,等天气;
Day 19:待机,等天气;
Day 20:待机,等天气;
Day 21:返回;
Day 22:返回。

每组每天攀登的距离大约上升150~200米高度,250~300米岩壁路线。按我们低海拔80度岩壁150米耗时5~6小时计算,计划是可行的。
运输组会比较辛苦,每次运输大约上升300~350米高度,500~600米岩石路线。每人每次运输15KG,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完成?
需要运输的物资主要是攀登装备(绳子、岩锥、小锁、扁带、岩石器材、头灯、电池)、帐篷、睡袋、防潮垫、炉头、套锅、食品、气罐、药品、相机(电池)、对讲机(电池)

第五章、装备
总则:保证20天的衣食住行攀登(传统、AID),并考虑特殊情况(生病受伤、天黑、天气不好)

个人衣物(需要考虑防寒、防晒、防水、防风):
  打劫帽、保暖内衣、抓绒衣、羽绒服、冲锋衣、抓绒手套、羽绒手套、内裤、保暖秋裤、抓绒裤、冲锋裤、袜子、防水登山鞋、高山靴、雪套

................................................................

个人技术装备(需要考虑领攀、跟攀、攀绳上升运物资、下降、保护;天黑怎么办):
  头盔、雪镜、安全带、下降器、主锁(2)、菊绳、上升器(2)、小绳套、小锁、nuts key、粉袋、镁粉、绳梯、anchor 绳、头灯、电池、ascent鞋、冰镐、冰爪、雪杖、胶布(缠手)

................................................................
集体技术器材(需要考虑普通传统攀登、AID、做Anchor、攀绳上升、观察线路、通讯联络等):
  60米动力双绳(4),200米静力绳、10mm锦编路绳 1000米、岩锥(100)、小锁(70)、普通hanger(15)、10mm Bolts(17)、手钻、10mm钻头(2)、块挂(20)、60cm扁带(50)、120cm扁带(20)、岩塞(3套)、机械赛(2套)、六角塞(2套)、TriCam 6只、岩钩(2)、gear sling、锤子、扳手、冰锥(5)、望远镜、GPS、对讲机(电池)、散扁带(N米)、{rivet + key hole haner + 6mm钻头(可选)}

................................................................

  
个人宿营装备(需要考虑防寒、防风、舒适):
  睡袋、防潮垫、不漏水的优质塑料轻便夜壶

................................................................

  
集体宿营装备:
  帐篷、帐篷钉、地席、炊事大帐篷

................................................................

  
医疗用品(需要考虑高山反应、肠胃病、感冒发烧、上火干燥、擦伤摔伤砸伤):
  消炎药、止痛片、感冒药、胶布、纱布、体温计、多种维生素片(善存之类)、菊花、牛黄解毒、藿香正气胶囊
  Kristian给的药品与医疗用品清单
3人队药品计量(自由的风考虑4~6人队剂量增加30%)
个人药品:
创可贴 10
维生素 1周剂量

公共药品:
解热镇痛药---------百服宁 20 2片X3人X3天
抗菌素---------西力欣
肠胃药---------黄连素 40 1天量X2人X3天
抗过敏药-------开瑞坦
消化药---------吗丁林 10 2片X2人X3天
口腔药---------西瓜霜 50 5片X3人X3天
眼药水
外伤应急-------云南白药 1
高山病---------速尿 10 2片X2人X2天
阿司匹林 30 1片X3人X10天 小计量25或50mg的
肌苷 60 2片X3人X10天
急救-----------地塞米松 10X 2mg
强效镇痛-------盐酸曲麻多

外伤处理及器械
碘酒 1
酒精 1
棉签
纱布块 2包
纱布卷 2卷
胶布 1
止血带
三角巾 2块
扶他林软膏 1
手术刀 1
镊子 1
温度计 1

................................................................
炊具(需要考虑保证有热水、吃得好):
  气炉(2)、气罐(N个)、火柴、套锅、油炉或小煤气炉(大本营)、油或者小煤气罐、<20cm的小高压锅、炒锅、厨具、刀、水桶、大塑料袋、挡风板

................................................................
生活用品(吃喝拉撒、记录、讲卫生):
  防晒霜、剃须刀、勺子、筷子、保温壶、手纸、证件、钱、银行卡、手表、相机(CF卡、充电器、读卡器)、防水袋、手机、充电器、润唇膏、笔、小本子
  毛巾、牙刷、肥皂、洗发水(进山不带,或只带到大本营FB)

................................................................

  
背包(考虑旅途、进山、攀登、冲顶):
  大背包、驮袋、冲锋包、滑轮、吊包

................................................................
食品(考虑大本营奢侈FB、上山):
  速食米(120袋)、面条、干粮(饼)、蔬菜、肉类(午餐肉、肠、鱼罐头、卤牦牛肉[日隆])、干果、零食、茶、咖啡、果珍、食用油、盐、白糖、调料、要是能有些啤酒就好了(可选,嘿嘿)

................................................................

  
娱乐(考虑天气不好等天气的时候,不要过于无聊以至士气全无):
  DV(电池+充电器、DV带)、MP3、牌、色情杂志(可选,嘿嘿)
  

................................................................

问题:由于人员数量未定,帐篷的数量现在也定不下来。还有岩锥、小锁、扁带、Bolts、Hangers等等物资的数量。具体的攀登计划。

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图片欣赏

从东北方向看婆缪山,箭头处是我们的目标:南顶峰。
巴朗山口看婆缪,箭头处是顶峰。
巴朗山口看婆缪,箭头处是顶峰。

与bince的讨论
bince:是不是可以考虑再有一个后备计划,比如较简单的西壁路线,以便原计划行不通时不至于没事可做。最近上网不太方便,人员正在联系中。
自由的风:
西壁路线可不简单
最简单的应该就是东南山脊了。
而且西壁路线现在没有人完成过
没有任何信息。这是其一,第二西壁要走婆缪沟或者迟温沟(看大川的图)绕过婆缪山才能到,运输相当麻烦。有没有路也不知道,马能不能走也不知道。
当然了,作为具有探险精神的我们,是应该去看一看的,但是说到做西壁的计划,我想还是有点早了。
关于后备计划:我想不至于无事可做。
1、我们可以玩耍的有5666米的“羊满台”;
2、双桥沟从羊天洼上去的一大片岩壁,其中有意大利人攀登过的“王山”,4000多米,高差200~400米的岩壁很多;
3、羊满台西侧的一个岩壁型的山,样子很像nameless tower,高差几百米的样子;
4、羊天洼对面的尖山子,高度5400米,有一条漂亮的60~70度的冰沟,嘿嘿,象touch the void里的样子;
5、五色山,从双桥沟上去(南侧路线),或者从长平沟走婆缪沟上去(北侧路线);
6、最后,还有著名的四姑娘321峰。
----------------------------------------------------

bince:另外,关于杰克·丹尼瓶子的事,我个人不同意黑方,我建议Absolute Vodka
自由的风:
那你去准备,去量贩式KTV唱回歌就有了。
我们自己的签名是不是用一个二锅头瓶子呢?这个我可以准备。我家有好几个现成的。还是拿张纸打印出来做个塑封,然后用小rivet钉在石头上?
修改日志:
2004/06/28
  加了Kristian为我们提供的药品与医疗用品清单。谢谢Kristian。
  加了修改日志。
2004/06/29
  加词二首。
  加攀登日程计划。

裂缝
借句老话表达我的敬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不带滑轮、吊包吗?背着几十公斤,5.7也变成5.12了:)

Kristian
建议:把酒瓶子换成燕京普装的怎么样?

freewind
滑轮、吊包已经加入Gear List。谢谢。
Kristian请帮我看一下医疗用品。另外,你不如约人去爬右海螺,这样我们可以隔山相望,互相勉励、有事情也好互相招应。另外费用会降低,比如可以一起雇车雇马,分享装备等等。

秋香
够人了吗?

mdm53
强烈支持,探索四川的未登峰,我这边有两套NUTS和一套FRIENDS,如果需要,你们带上吧

Kristian
3人队药品计量

个人药品:
创可贴 10
维生素 1周剂量

公共药品:
解热镇痛药---------百服宁 20 2片X3人X3天
抗菌素---------西力欣
肠胃药---------黄连素 40 1天量X2人X3天
抗过敏药-------开瑞坦
消化药---------吗丁林 10 2片X2人X3天
口腔药---------西瓜霜 50 5片X3人X3天
眼药水
外伤应急-------云南白药 1
高山病---------速尿 10 2片X2人X2天
阿司匹林 30 1片X3人X10天 小计量25或50mg的
肌苷 60 2片X3人X10天
急救-----------地塞米松 10X 2mg
强效镇痛-------盐酸曲麻多

外伤处理及器械
碘酒 1
酒精 1
棉签
纱布块 2包
纱布卷 2卷
胶布 1
止血带
三角巾 2块
扶他林软膏 1
手术刀 1
镊子 1
温度计 1

自由的风
谢谢mdm与Kristian的支持。
我们现在主要缺的装备是岩锥(数量不够)、小锁(数量不够)、60米双绳、静力绳、扁带(数量不够)。这个比较痛苦。不过还有时间,总会有办法的。

mh
建议级位除了定装备计划外,定个训练计划,包括怎么从现在的状态A到达十一的状态B,其中
状态A = 能在温暖方便的平原地区爬出条新的几段长的路线
状态B = 能在荒凉的4000+米爬出条几乎新的几十段长的路线
实施这个计划本身会很有意思的。器材的问题会自然得到回答的。

freewind
加了攀登日程计划。

我已经开始每天跑步,现在的量是每天2500米,准备在1~2周之内,加量至每天4000~5000米,然后坚持到9月初。
关于mh说的训练计划,由于我没有“状态B”的经验,还无从谈起。我想经过这一次攀登,才能有第一次“状态B”的经验。下次攀登,可以有的放矢的拟定这样一个训练计划。现在只能是多多攀爬,提高攀登效率,另外练练体能,争取队里安排运输的时候,不至于崩溃。

mh
向B走的方向不那么未知吧。能有的变数比如:
路线纯技术难度,
路线长度,
温度,
天气,
海拔,
可近性(物资数量),
同伴,
允许爬多少天。
由状态A开始,固定其他参数只变化一个,就有6种训练办法。对北京深圳的上班族,
增加海拔最不容易,增加路线长度次之。对攀登不发达地区,找同伴难。
即使有这些难处训练的方式还剩下很多。比如在坏天气爬熟悉的线路,比如找不
太陡的长路线练习配合和效率,比如背上几十斤的包爬目标难度的线路。。。

w2
4600米爬过5.9,石灰岩.
不知道婆缪是何种岩质?
石灰岩不太容易设置保护.

mh
是种灰的火成岩,和平时看到的灰白或偏红的花岗岩类似。有说就是花岗岩。

Northblack
光看开头差点吐了,呵呵
关于体能俺觉得每天5000习惯了也就那么回事,不疼不痒的肚子照样长,不如定期来个狠的比较有效,比如隔天10000,或隔隔天15000,干脆每周一次30Km也行——其他时间别忘了安排个3、5千的恢复训练。
只要你够慢,就一定能跑爽,很爽的那种。比如奥体一圈2.5Km,幻想着到c0.5了,2圈幻想到C1了,4圈幻想到突击营了,靠,累死了,可还是要去登顶啊!6圈幻想终于成功登顶啦!别急,还要下山呢,呵呵,再来两圈吧,万一出点什么事呢?就靠意志了,再来两圈!
真的要够慢才行,否则不容易坚持下来。
独门体能+心理训练啊!呕血奉献。俺自己跑的时候就老打折,可见上了山就是半路开溜的那种,看你的了别学俺啊,呵呵。跑死你Y的。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