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Kristian 言论:传统攀登

主题:关于器械攀登
作者:牛肉排骨  发表日期:2003-11-11 14:57:41

各位大侠,我们是一些攀岩爱好者,现在,想向器械攀登发展,不知道什么地方有较全面介绍器械攀登的书籍或网站,谢谢各位。



主题:玩器械攀登发展2种能力
作者:kristian  发表日期:2003-11-12 09:00:01

挣钱的能力和克服恐惧的能力,呵呵

Think Simulation
主题:小五台秋色1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08-02 22:36:34

小五台有很多这样的小塔,高度20、30米到百十米不等,
是学习结组攀登和Aid Climbing的好地方。
http://bbs6.sina.com.cn/forumsoul/oldpic/41/41/2000/0802/130474.jpg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主题:情况说明。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08-10 10:25:24

首先,这次活动是我们自己凑在一起玩的,与丁丁教练没有关系。
2、作为风的保护人,并且我是同伴门中间野外攀登经验相对最多的,我负有最严重、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们一起晚也有两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大家都在攀岩馆上学习班、 并且都办了卡,接触的时间还是相当多的。这几个人中,赵鲁的 攀登能力是最好的,他现在也许可以onsight5.10左右的难度;而 我们其余几个人水平差不多,先锋攀登onsight也可以到 5.9. 三个星期前,我们爬那条裂缝时,用顶绳,爬的非常轻松,于是就 种下疏忽轻视的隐患。

我用机械塞时间也不是很长,但相对于Nut和Hex,一般认为,SLCD 应该是比较容易上手的:因为它用于平行裂缝,把握好岩石的 质量(强度、硬度)和放塞的手法,不象前两者需要考虑 裂缝方向和受力等问题。而这种观点恰恰影响了我的判断,我认为 使用这东西是天然安全的(相对),轻视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风坠落以后,第一个保护点在承受了一定冲击后没有脱落,说明他 放塞的手法是没问题的,但问题在于,他对裂缝的判断不好,这完全 是经验的问题。由于他没有找到合适放第2个点的地方,又不能完全稳定 不动,他就一直向上,想找一个立足点,最后导致绳子自由程太长,我曾经提醒他绳子太长了,但由于没有合适的点,他只好一直 向上,我心理觉得不妥,但又没有办法,结果人直接到地。事实上,在第一个点上面2米处,宽裂缝的里面还有 一个窄缝是可以放一个3号塞的。而恰恰是由于天黑,他没有看到那个小缝。

事故的直接原因就是这样了。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我的疏忽和轻视。我成天把“攀登有天然的危险”挂在嘴边,却没有真正做到。根本就不应该让没有机械塞使用经验的人做先锋攀登,而且还是在夜里。

我现在体会最深的就是,攀登过程中,即使是最细微的一些东西,最简单直观的一些东西,都是前人的无数经验甚至鲜血换来的,我们决不可轻视、决不可自以为是,只有认真谦虚的学习,才能保证最大程度的安全。

TOP

主题:Tyrolean横渡法在大岩壁攀登中也属于高级技术。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0-12-04 23:08:25

由于器材和技术的限制,国内目前还没有从事大岩壁器械攀登的经历。不过可以先在“纸上谈兵”。按斑竹的话说,“没吃过

猪肉,先见识一下猪跑”。
我正在翻译Climbing Rock craft的Big Walls部分,待完成后就贴上来。这里是英文原文

http://www.climbing.com/Pages/rockcraft/Bigwall/rockcraft-bigwall01.html。
另外,《登山圣经》里的相关章节也有描述和图示。

http://www.climbing.com/Pages/rockcraft/Bigwall/bw_image_pages/wall-fig13.html

TOP

主题:这是真正的大岩壁攀登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1-10-29 09:22:55

必须掌握扎实的岩石技术和大岩壁器械攀登技术。它与传统的雪山攀登有很大的区别。由于国内的传统和能力所限,攀登这样的岩壁还比较困难。

如果你对大岩壁攀登感兴趣,可以看看这几个网站。
http://www.primenet.com/~midds/
John Middendorf的网站,世界上最牛的大岩壁专家。
http://www.toddskinner.com
Todd Skinner的精彩生涯
http://www.bigwall.com
http://www.fishproducts.com/

关于大岩壁攀登的技术知识和器材。
大岩壁攀登对身体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但要求具备极其灵活敏锐的头脑、丰富的知识,熟练流畅的技术,以及胆大心细的行事作风。只要自己肯动脑,普通人也可以成为大岩壁高手。

TOP

主题:喇叭口的保护是比较不好把握的问题。
版权所有:kristian 提交时间:2001-11-06 23:13:45

如果喇叭口裂缝的开口角度不大,使用机械塞还是比较稳妥的,但如果开口角度比较大,就比较困难了。特别是这种需要指向斜下方的情况。肯定是一组凸轮张开较大,而另一组压缩的比较厉害。只能尽量照顾到两组凸轮,不行就换一个号码。

呵呵,好象都是废话。

WC专门有一种机械塞叫offset,就是两组凸轮大小不一样,专门用来对付喇叭口的。

TOP

solo字面上是单人攀登,但经常被用作指“无保护”单人攀登。
[Kristian] 于 2002-11-28 15:20:31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实际上即使单人攀登也是有办法保护的,只是比较麻烦而已。


free solo
[Kristian] 于 2002-11-29 13:18:21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因为free是只利用人力攀登,不借助器材,对应的是aiding.
而单人自由攀也可以有保护,比如用Soloist 或Silent partner或者双环结保护。
只是习惯上把free solo叫做无保护自由攀,把“有保护单人攀”的那部分给忽略了。

危险的标准
[Kristian] 于 2002-12-3 9:22:38 加贴在 游山玩水

在他自己看起来,free solo可能并不比高速路上开车更危险。

大多数人对危险程度的估计可能都会偏高,这里面主要的因素就是恐惧。

恐惧是所有动物的本能,但只有人能够通过理性思维克服恐惧而不是象动物一样逃避恐惧。“什么是真正的危险”是必需通过理性分析得到的。举个例子,陈辉从十几米的高处进行登山绳蹦级,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觉得“眼晕”,但这个举动是相当安全的(只是比较吓人);相反,初夏的早晨一条宁静的雪坡则有很大概率成为杀人恶魔。

TOP

贴子主题:转贴climbing杂志的几篇文章
裂缝
Yuji Hirayama2003年的成就
http://www.climbing.org/viewtopic.php?topic=1035&forum=15

经常看到论坛里争论谁是最棒的攀岩者,每个人都会列出心中的名单,而yuji就是经常出现的名字之一。而说到最厉害的on-sighter,那基本没有疑义,yuji以数量和难度当之无愧。而且他也是亚洲人,这也增加了我对他的好感。

Dean Potter 2003年的成就
http://www.climbing.org/viewtopic.php?topic=1038&forum=15
看过master 5吧?那个solo el captain,在峭壁上狂奔,在大峡谷上走绳的人?他就是Dean Potter,他保持着多项速度攀登(不是人工墙的速度赛,而是big wall)和solo的记录,太牛了。

Dean Potter夫妻的Epitaph
http://www.climbing.org/viewtopic.php?topic=1037&forum=15
以前看过一段录像,dean potter爬那段内角的姿势让人印象深刻。

Potter的路線--純潔無睱的裂隙
http://www.climbing.org/viewtopic.php?topic=690&forum=15&4

一个在台湾的老外的e-mail,呼吁不要在经典的传统攀路线上打bolts。
http://www.climbing.org/viewtopic.php?topic=1033&forum=32
ps,链接为什么加不上?我点了第5个小图标,按了确定,也没反应。

自由的风
climbing.org和climbing.com好像不是一个概念。一个是台湾的攀登社团;一个是美国的出版公司。还是有些区别的吧?

裂缝
你说的没错,台湾人抢了个好域名,但2者的差别要大于啤酒和二锅头的差别。
文章是climbing 杂志的,台湾的岩友译成中文贴在论坛里,当然最后一篇除外,我懒得单独指明了。转这个email是我觉得我们已经碰到类似的问题了,我担心像纪念碑这样的经典路线很可能也会被全程打上bolts的。对于有此心的人,我想说的是,一旦可以trad的部分也有bolts,你无法享受肾上腺激素分泌带来的快感,完攀后的成就感也会大打折扣的。

自由的风
不知道现在都是谁胡乱在裂缝线路上打bolt?我们应该当面问问他:“您这样干,不好吧?”
如果这样的事情还发生,我们就去把它拆掉!某些时候,你必须得表明你的态度,在某些情况下,是不妥协的。

Kristian
有人在你掉下来的那条裂缝上打了bolt,你还不知道吧?
我准备偷偷的把他们都拆调。

砾岩
偷偷拿树脂胶焊锡什么的把挂片孔粘死,外表不仔细看看不出来,让他们爬到那再下攀

TOP

主题        FT,看了关于昆明攀岩被困的消息,觉的以后还是的多带点东西。
作者        扎西得勒
时间        2002-07-16 08:55:22

实在降不下去了,还可以爬上去。不过他们的准备好象不大充分
各位有什么看法吗,关于这次事件。技术上的,多说说以后我们该注意哪些细节性经验性的东西。

主题        从文章的描述来看,他们是一群*非常没有经验、非常冒失*的人。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2-07-16 09:10:09

在开始活动之前,甚至没有考虑绳子的长度和山峰的高度等问题,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至于说道他们被困之后的做法,稍有攀登经验的人都知道,只要带两个抓绳结就可以轻松的爬上来。

对犯这种错误的人,实在没法教他们什么东西。

TOP

主题        鸡鸣山游记——徒手攀岩的天堂(一)
作者        内蒙大夫
时间        2002-12-04 08:05:09

经过一周的自创手法的治疗,海坨山的创伤已渐抚平,心中又萌动爬山的念头,考虑伤痛初愈,加之CFO小松鼠的动员,放弃了箭扣-慕田峪1.5级强度的穿越,在当晚腐败的诱惑下加入了野丫头的0级鸡鸣驿古栈腐败游。回家后赶紧爬地图,好不容易才在北京地图西北的边缘上找到鸡鸣驿,一个通向草原的交通要道,一座古老城墙包围着的小镇。古镇真的很小,横竖都只有一支烟工夫,逛完古城才到中午,在毒虫、毛鱼、冯公子的煽动下,又点燃了我爬山的欲望,全身血液开始加速流动,在寒风中的身体正一点点、一点点地积蓄着能量。
鸡鸣山不高,没有绵延的山脉,是古镇西北的一座拔地而起的孤山,宛如鸡鸣驿古镇的一道屏风。南面山势险峻而无路,上山的路在山的北面。在盲目自大的豪情冲动下,我们选择了以南天门的石拱桥为定向,正南面的山脊直线向上。路一开始就不好走,翻过两个山脊后,开始了700多米高的真正徒手攀岩。

主题        鸡鸣山游记——徒手攀岩的天堂(二)
作者        内蒙大夫
时间        2002-12-04 14:13:10

有好多年没有这样直接将生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了。路越走越远,山势也越来越陡,根本就是90度峭壁。仅能放下双脚的山脊较平缓,两侧却是近百米的悬崖,很多时候仍需手脚并用,以免一阵山风将我摇摇欲坠的身躯吹下山谷。攀过两座山峰后,返回几乎不可能,唯一的只能是向上攀登。前面毒虫、冯公子犹如一支支壁虎紧贴在峭壁上。毒虫说原本今天要去参加攀岩训练,看来已经提前实现;冯公子早已不敢正视前方悬崖上毒虫矫健的身影,每每危险关头只能转移视线,以减轻心中的压力; “我感觉有恐高症了”毛鱼突然的一句话着实下了我一跳,真是这样,要么战胜心中的恐惧,要么打110报警,最终毛鱼也变成了一只壁虎,消失在山崖上。岩石是尖锐的,树是干枯的,土是蓬松的、心是坚强的!靠着毅力,我们一步一步的接近山顶,最终征服了鸡鸣山,超越了原来的自己。站在山顶能清楚地看见围在城墙内的鸡鸣驿古镇,去往大海坨村的公路也清晰可见,碧蓝的天空中两架对过的飞机拉着两条长长白带,犹如献给蓝天的哈达,煞是好看。
下山之路已被人为的重修,很是枯燥,一路狂奔,在山蹦蹦、摩托车、中巴车的帮助下我们终于赶上了回北京的火车,在站台上与大部队会合。丫头欢迎毒虫的场面,让我真正感到脱离险境,重回人间。坐在火车上,窗外的山影渐渐向后退去,虽然我们没有闻到鸡香,没有喝到鸭汤,但面前却对堆满了队友奉献的食物,队友的热情温暖了我的心。我爱绿野!我更爱这群驴友!

主题        能否贴出照片看看,谢谢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2-12-04 14:19:32

主题        鸡鸣山看似缓
作者        内蒙大夫
时间        2002-12-04 23:25:49

鸡鸣山看似缓,我们一开始就都被外表蒙骗了,走之前还暗暗说1.5—2小时往返。结果从山底到山顶就用了1小时40分钟。爬山的照片只有一张,还是毛鱼拍的。

主题        从难度说只有5。7左右
作者        扎西得勒
时间        2002-12-05 06:34:54

并不能说什么徒手攀岩的好地方。

主题        我在找5.0难度的地方,但是要非常的长、非常的高。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2-12-05 13:38:53

这种路线考量的并不是攀登者的单纯“难度能力”,而是综合实力,包括器材操作、路线判断以及快速有效率的攀登。实际上是为了给大家进行技术性登山训练而设计的。白河的beginner路线就是例子。

TOP

主题        冬季训练活动的一些个人看法
作者        北黑我谁
时间        2002-12-06 13:12:56

每年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咬牙切齿地嚎叫着要让这个冬季不白过,其实无非也就去几趟小五台、攀几回冰而已,激动什么?呵呵。。。
一个好的现象就是在这个冬季安全观念通过大家危言耸听地宣传后,看来比较深入人心了。但可能随之而来另一个不好的现象:组织活动时多余地注重“安全”导致训练效率低,甚至导致安全隐患。
“注重”安全带来的隐患在哪里?我们可以简单探讨一下。
以下举例全部以冬季小五台地区为基准

一、首先明确两个基本问题:
1、危险在那里?
冬季北京周边地区户外活动的危险无非来自三个方面:
a、复杂地形。冰、雪或与岩石的混合地区。
b、恶劣天候。低温和大风。
c、主观错误。

2、训练目标是什么?
这就更简单了:
a、对付技术地形
b、对待恶劣天候的自然亲和力

二、在活动中采取恰当的安全措施:
1、不要带多余的东西。现代自由登山(或叫民间登山)的理念大多认同轻装快速的alpine方式。登山过程中最安全的地方通常是在营地和山下,除此之外的时间越短越好。携带大量辎重是难以达到快速的,而且很可能别的登山者在休息而你在忍受暴风雪袭击的同时,还在哀叹没有携带足够的保暖物资:-(
携带多余的衣物并不会使你温暖,只会使你比别人消耗更多的热量。这也是有些人特别抗冻的原因,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累。
对我而言,只以穿越为目标的队伍携带安全带、登山绳等物资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只会增加负担,增加出事的可能。

2、器材会带来虚假的安全感。即使是使用熟练的老手,也常因此而犯错。两位国内知名的攀登者结组攀登“纪念碑”时,领攀者以路线上的一棵“手腕粗”的小树拴上扁带作为一个确保点,跟攀者跟攀并收器材时,随手把这棵树拔下来扔掉了。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不熟练掌握器材使用的人所获得的虚假的安全感会更加严重。
以路绳为例:有时候路线绳根本不能保证你摔倒时不遭受致命伤害,它的作用也许只是保证你不会“失踪”,并在必要时可能会得到救援

一个绿野最常犯的错误就是因线路有难点而携带绳索却不携带安全带(哪怕是简易的)徒然增加了负重,并且在攀缘而上时因与绳子没有稳固的连接更加危险,因为拉绳子时很容易使你失去重心。这个错误涵盖上上述两个方面。

3、当困难来临时发现你根本不了解四周的人。我一直主张在真正有挑战的活动中谨慎接受不熟悉的人。我相信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值得共患难的,但在不自在的氛围下人会更容易犯主观错误。

三、题外话,我们需要何种形式的训练?我的观点,各种训练形式的重要性排序是:
1、冰、雪或与岩石混合地形的行动能力。在各种地形上升、下降、横切,从碎石坡开始,到稳定的不陡的雪坡、平缓的冰坡、覆雪的碎石坡、不稳定的陡峭的雪坡、陡峭的冰坡、大岩壁、雪岩混合、冰岩混合。。。。。。
如果你永远能保持重心不摔倒,那么滑坠保护练习就是多余的,呵呵。。。即使你只能做到少摔几次,那么安全性的增长率也是最大的。
由于经验积累、经历不够等原因,复杂地形的行走能力其实普遍是周末登山者的致命弱项。最大的安全来源于最强的攀爬能力。对我来说lead一段80度的坚硬冰壁也许是要冒严重生命威胁的,而一些人freesolo这段路程的安全系数也会比我高很多。

2、个人的自我确保。
包括自我滑坠保护(从坐姿开始,以各种想得出来的姿势起摔)、使用已经修好的路线绳等。

3、独立修路
冰、雪、岩都要对付对付。

4、移动保护或结组攀登。
分别练习3人、4人、5人的情况,找出最简洁高效的方法。

5、救援
假想结组的同伴掉到裂缝里(会适用在其他很多种情况下),在下述情况下实施救援:
a.同伴还有一定的攀登能力,但需要你的协助(保护、制作省力系统等);
b.同伴失去攀登能力(如腿部骨折),但能够有限地协助救援者;
c.同伴失去知觉,生死未知
以上练习可以交叉进行,毕竟保证练习的热情是最重要的:-)但到底孰轻孰重自个儿还得有数。

嘿嘿,冬天已经来了,下一个冬天还会远吗?

主题        三夫的会员也说过我们团队的协作能力差
作者        oywq5685
时间        2002-12-09 12:38:23

主题        对于水平较低、松散的、相互不熟悉的组合,这是必然的现象。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2-12-10 03:03:08

经常在一起活动的队友能够培养一些默契。另外就是挑选队友的时候,水平相近、经历相似的可以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有利于培养默契。
其实这个问题又涉及到另一个更深一点层次的问题,即登山(或更广义的推及户外活动)人选择的行为方式:是以团体的力量达到个人无法达到的目标,还是完全依赖自己的能力考察自己的极限。这两个选择无所谓孰优孰劣,只是对所谓“协作”提出的要求不同。

TOP

主题        sanfo上周黑龙潭冰降发生下降时头发卷入8字事故,探讨救援程序
作者        大海
时间        2003-02-19 01:40:25

我想自救的话应该是抽出刀子,割断头发,继续下降。

下面探讨没有自救能力的情况

已知情况,
某队员在下降过程中头发卷入下降器,队伍中还有主绳一根、上升器一个、冰锥、下降器、铁锁、快挂若干。

我设想的救援程序:
救援队员利用另一根主绳上方保护下降到被救援队员旁边,

在稍靠上位置打入冰锥,挂入铁锁连到救援队员的安全带上,

救援队员不要拆下下降器,冰锥失效时作为副保护

将被救援队员主绳在下降器下方打一个结,避免一坠到底

上升器连到被救援队员的安全带上,装到被救援队员所在的主绳上向上推到尽头

在上升器上挂上一根长扁带或绳套,被救援队员踩在绳套上,站起来,

下降器压力解除,松开下降器,解出头发。

被救援队员重新装入下降器。向上爬两步松开上升器,

解开下方绳结,继续下降

救援队员挂上上升器,拆除冰锥保护,下降

不知过程中有无问题,有没有更快捷的方法。

如果没有另一根主绳呢? 大家讨论讨论

主题        几个想法
作者        钛十三
时间        2003-02-19 04:36:27

1、救援队员利用另一根主绳上方保护下降到被救援队员旁边,在稍靠上位置打入冰锥,挂入铁锁连到救援队员的安全带上
这个是否需要?如果是上方有可靠的固定点,应该不需要再打冰锥了。再打冰锥时间较长,而且并不可靠。可以直接把下降器下方的绳子绕过腰收回,在上方的绳子上打个结,扣入锁中。如果觉得不保险,再把下方的绳子打8字结,扣入锁中。再如同上面的方法处理

2、探讨一下,如果被救人员完全丧失行动能力,可以考虑把被救人员直接连接救援人员的安全带,脱离原来的绳子,使用救援队员的绳子由救援人员下降回地面。这样操作:救援人员使用上升器固定自己、做好保护(下方的绳子打8字结扣入锁中)、连接自己和被救人员、放松被救人员的绳子(可能要向上升一点点,使连接自己和被救人员的绳子受力)、解开被救人员的下降器、解开自己的保护、一起下降。

3、另外一个想法:如果被救人员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就让他把下面的绳子打8字结扣入锁中,目的是固定自己。然后在上方固定点使用抓结、上升器等单向机构固定绳子,让绳子脱离原固定点。在固定点安装确保器,使用确保器把被救人员放下去。下面的图使用的是意大利半扣
4、如果是单绳?好像就只有从下方沿绳上升了,因为下方的绳子受力,上方被救人员不会有降下来的危险。但是到被救人员位置后的操作还要自己考虑考虑。

主题        单绳须考虑到的原则---一根绳子上不能吊两个人,在下降中是绝对禁止的。
作者        roof
时间        2003-02-19 05:40:20

主题        为什么呢?
作者        钛十三
时间        2003-02-19 06:03:50

单绳的承重应该是够的。
而下降用的绳应该也没有冲坠问题。

主题        上方确保点不可靠,所有的下降里都禁止一根绳上同时下降两人
作者        roof
时间        2003-02-19 06:25:49

主题        有点教条了。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3-02-19 07:04:05

实际上在攀登过程中,需要长距离多段绳距下降的情况下,如果两个人的体重相差不大,下降锚点又比较可靠,用双绳同时下降是非常常用、高效的做法。
至于如何判断锚点的可靠性,就是攀登者自己主观方面的事情了。

主题        不是教条,是安全操作的规范
作者        roof
时间        2003-02-19 09:05:18

实际情况是一个绳距,试想用单绳救援者如何降至被救者处呢?
在大海说到的环境中(接近垂直的冰壁)不能同时下降,你说的是另外一种情况,我们只是结合案例分析。

TOP

主题        怎一个奇字了得--郭亮村
作者        雷奥
时间        2003-03-28 15:25:12

进入太行山腹地,距河南辉县70公里,有一个海拔1752米的原始村庄——郭亮村,它地处山西和河南两省交界处的密林山中。这里秀峰突兀,石径崎岖,红、白龙溶洞深邃,喊泉银瀑悬壁。有着泰山的巍峨,华山的险要,嵩山的挺拔,黄山的秀丽,原始荒古,真实自然。

抵达郭亮村,必须要穿行太行大峡谷,峡谷绝壁的岩石呈红色,从沙窑乡乡汉寨坝顺天梯登崖顶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过去这条绝壁路,曾是大山中唯一通往中原的古道,困扰着一代代山民,阻碍着与外界的交流。天梯是由块块不整齐的岩石垒起或直接在90度角的岩壁上凿出来的石坑组成。直到本世纪70年代,山民打通了郭亮洞,人们才逐步废弃了这条几百年来的“热线”。我们有意从天梯登顶,就是想领略一下先人险行的感觉。

红岩绝壁约有200米亮,耸直陡峭,象快斧整劈过一样,格调雄浑,令人生畏。头顶密布的的乌云使峡谷更显磅礴大气,走在云梯上仰望山体无不被险峰所震慑,壁缝填满双眼。向上只能看到上一层的石梯底面,向下只见峡谷中水浪翻滚,涛声回荡,煞有不上不下之感。由于我们不是专业攀岩者,在许多极险崖段,全凭自己的胆识和四肢去解决。多处石板已掉落谷中,崖壁石缝里有许多小树和小草,它们都有一定的韧度,成为很好的“拉绳”,就这样提心吊胆,磨破双手,足足忙了大半天才登顶。放眼望去,黑色的浓云威压着大峡谷,云层遮没了阳光,使山显得阴暗,山的阴暗又进一步衬托出云的阴暗。云和山,就这样浑然一体,我瞪大眼,目眦欲裂,也难以将这全景一眼望尽。太行明珠——郭亮村,现有83户人家,共329人,大都为申氏。据村民申河山介绍:郭亮村源于公元9年~公元23年之间的西汉末年,当时王莽建立“新”王朝,这期间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农民领袖郭亮,一举建立了农民政权。后来郭亮欲凭借太行绝壁峡谷与敌交战失利后,从会逃寨兵败山西。后人为纪念这位农民英雄,将他当年战斗过的大本营誉称为郭亮村,直至现在。

申氏家族元朝末期在南京做官,明初朱元璋清洗京都,将申氏家族发配青海做苦役,途中申氏从山西逃离。全族几百口人砸掉大铁锅,一户分一块锅铁,各奔东西,但愿来年拼回原锅,全族团圆,故称“大锅申”。当年一小部分申族人进入河南,躲进太行山中隐居于郭亮村。多少年来,整个郭亮村,只有申明富一人于60年代参军后离开了郭亮村。每逢夏季村民总要受到山洪、滑坡的侵袭,房屋倒塌。但事后村民又痴情地垒起“新家”,死守在这里,汲取着祖辈的先训和气息。

村寨里朴实随处可见:石磨、石碾、石巷、石桌、石凳、石床、石阶、石房、石坝、石路、石碗、石筷、石桥、石斧、石锄……,让人完全溶浸在石头的奇妙怀抱之中。当问起村民为体用这笨重的石头营造一切时,老乡笑话我们道:“石头是我们的一切,那儿有祖辈的灵气,是后辈的希望,制造石器只花力气,不花钱。为何不用……习惯了!”

1972年为让乡亲们能走下山,13位村民在申明信的带领下,卖掉山羊、山药,集资购买钢锤、钢锉。在无电力、无机械的状况下全凭手力,历时五年,硬是在绝壁中一锤一锤凿出2万6千立方米的一条高5米、宽4米,全长1300米的石洞——郭亮洞,于1977年5月1日通车。为此,王怀堂等村民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条绝壁长廊,被日本裕田影视公司惊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绝壁长廊郭亮洞,蜿蜒盘旋、忽明忽暗、上下不一,洞壁有的整齐平坦,有的参差不齐,形状各异。站在峡谷对面万丈石壁上,静观郭亮洞,犹如石壁上的“机枪眼”。洞外瀑布成网状,洞下水潭碧绿诱人,悠闲的牛羊漫步在奇石、丛林之间。秋季,黄色的柿子、红色的山楂、绿色的核桃挂满枝头,好一派世外桃源之雅景。

郭亮洞不远处,藏有奇景“冰窑”,哪怕是炎热的夏天,故然冰封不动。抬头大喊,骤然间一条瀑布从天而降,飘染全身。喊声过后,又恢复往日的寂静。瀑布间从绝壁顶上一空心圆洞中垂直落下,远看恰似“龙须”又称“龙吟”瀑布。周围还有万仙山和南坪两处自然保护区……。

静心待上半月,凌晨听雄鸡报晓、午时闻雌鸡下蛋、晚间听山雨沥沥、俯在地上倾听地下河的哗哗流水声。喝上二两老白干,大口吮吞着大青辣,在来回摆动的油灯下,听着老乡们的唠叨,那真是一种原始古朴的雅致。

主题        郭亮的交通方便,找个周末就可以去一趟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3-03-29 01:54:41

周五晚上从西客站出发,周六早上到达新乡,卧铺车票好象80元;
火车站出站向前走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就可以等到去辉县的小巴,大概6点多就有车了;
在辉县换到郭亮的小巴。注意要问明是到村子的,有的车会跑到南平乡去;
如果顺利的话,大概9点多就能目睹太行绝壁和人类改造自然的奇观“郭亮洞”了。

村子现在是旅游区,山下路口会收门票。在最后一个转弯处之前下车,可以找到“天梯”,确实很有意思,可以不用交门票,不过等你到了山顶村子里可能会有麻烦。

如果不攀岩的话,游览一天就够了。站在绝壁边上,临渊而眺,确实心旷神怡而又心惊肉跳。
村子里的生活朴素平静,老乡家里条件还可以(拜郭亮洞和旅游之赐),想大鱼大肉也有,本地“航空啤酒”口味不错,和燕京比较象。

攀岩和摄影的爱好者,这里是你们的天堂。不过攀岩的想晴天,摄影的想光线。最好的景致是下雨之前,峡谷中弥漫着氤氲的水气,山峰都若隐若现,恍如仙境。

攀岩的资源非常丰富,但是开发较少。村口写着“郭亮村”的大石上有一条Bolt路线(不知Bolt还在不在),深圳山友探险鸟也打了几条路线。更多的是自设保护的Trad路线,需要较多的装备。挂在上百米高的大岩壁上,脚下是凡俗尘世,你真的可以体会什么是攀登的自由。经过一天精疲力尽、胆战心惊的拼搏,你攀上崖顶回到了村子,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床铺是如此的温暖,简陋的饭菜是如此的香甜。

回程需要一天时间。早晨从村子下山,中午可到达新乡,下午1点多的1363次快车,车上人不多,比较舒服。晚上10点到北京。

TOP

主题        有一些主锁冲坠后丝扣很难拧开,有一些则不会,如何区分??
作者        福尔马林
时间        2003-10-28 00:14:18

主题        在有“冲坠”的场合用锁具连接安全带和绳子是极端危险的做法。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3-10-28 00:56:37

主题        那也没办法,所有岩场都是这么干。快回答问题吧,下面还有一题。
作者        福尔马林
时间        2003-10-28 01:23:06

主题        没有一个正规的“岩场”会这么干。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3-10-28 01:31:39

另外说,要是自己都不对自己的安危负责,那也别指望别人了。

主题        在冰坡上作保护时,也作这样的要求吗?。。。。
作者        福尔马林
时间        2003-10-28 01:36:21

称人节连安全带和8字节+主锁连安全带,那个更安全?

主题        在“坡面”上的攀登看具体情况。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3-10-28 01:51:24

如果坡度很大,发生滑坠或坠落可能产生很大的冲击力,由于锁具的横向抗拉力比纵向抗拉力要小的多(一般为7-10kN),如果绳子兜在活门上,即横向受力,则有很大可能会使锁门拉断,造成人身伤亡。这种例子多的不得了,前段时间JJY翻译的北美登山山事故年鉴里就有一个类似的例子,不过他是攀岩的时候绳子崩断了快挂的锁门,导致坠地重伤(这算是幸运的)。
象这种有大冲击力可能性的情况,一定要用绳子直接连接安全带。用8字结最好,因为结构清楚、易于互相检查,bowling有优点也有缺点,不推荐新手使用。
有时会有需要从结组绳上脱离下来,绳子直接系到安全带上确实不方便,如果可以的花,尽量用两把带锁定的主锁对扣来连接绳子和安全带,这样的安全性要大的多。

主题        两把主锁是常见的用法
作者        履星家
时间        2003-10-28 11:02:40

如果经常需要从结组绳上脱离,8字加两把死扣是推荐做法。(还有牛尾以抓结挂在结组绳上就更安全了)
登山多数路线的冲坠毕竟要比竞技攀岩少很多。登山中大的冲坠一生能经历2次就很牛了(没事的话),而对竞技攀岩者而言一天少于2次就不是好攀登手,呵呵。

主题        看来小河同学很牛了。
作者        mh
时间        2003-10-29 04:07:47

(被他不到半小时里掉了两次(ff > 1.5) 我的主绳是不是要退役了。机械塞也打不开了)
俺显然不是好攀登手,至少有些天不是。以后我记着收工前掉两次:)

说正经的,爬先锋时要用锁连接绳子和安全带确实不应该通融。

主题        为什么ff>1.5,难道是从保护站起步就脱落了?
作者        Kristian
时间        2003-10-29 05:57:15

主题        HOHO 保护点在锚点上2-3米,坠落距离10-15m
作者        mh
时间        2003-10-29 06:52:15

这大概。。。要算上绳子延伸才有1.5...反正坠落前往上看不到,坠落后往下看不到。

夜里下来还不得已SOLO某宗教场所的石壁

主题        可怕,俺来算算看
作者        履星家
时间        2003-10-29 22:54:33

ff本来就要算绳子的延展的吧,爬n米,设保护,再爬x=(3+m)/(1-m)倍的n米,掉下来冲坠系数正好是1.5,呵呵。
如果不算延展就简单了,x=3。
m是绳子的延展系数(%)

无论怎么算按描述ff>1.5,可能在1.6-1.7之间。

小河的心理素质现在已经可以去玩绳跳了,呵呵。
主题        而且绳子过了保护点不是直的
作者        mh
时间        2003-10-30 22:11:05

我在地下没感觉很巨大冲击,所以绳子由于在保护点的摩擦真正受力部分还要短,
ff比算的大。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