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2014华山南壁好死不如赖活 [打印本页]

作者: 小河    时间: 2015-7-4 22:02     标题: 2014华山南壁好死不如赖活

好死不如赖活Never Give Up
--华山南峰攀登
华山南峰.jpg
2015-7-4 22:02

缘起:
想尝试大岩壁攀登,华山是不错的选择。华山南峰是华山的最高峰,海拔2154.9米,也是五岳最高峰,除此之外华山还有西峰,东峰,北峰,中峰,这几个峰是一整块花岗岩,南峰、东峰、西峰的岩壁陡峭,非常适合开展大岩壁攀登活动。
准备:
网上看地图,看照片,确定南峰很陡,有明显裂缝,适合大岩壁攀登;再是查看进山的路线,确认接近岩壁的可能性,徒步者的游记提供了重要的参考;查看历史天气情况,主要是7月份的降水和气温;据此拟定了行程计划,第一天,高铁北京到华山北,住华阴市;第二天,走仙峪进山到岩壁根侦查并选定线路,如果可能上到南峰岩壁对面山脊上侦查,后来才知道,这几乎是不能完成的任务;第三天,坐西峰索道到山顶侦查线路以及确认顶部情况;第四天,搬运物资到起攀处;第五到七天,开始攀爬,预计三天登顶;第八天,西峰索道下山,完成攀登。根据行程计划准备相应的衣食住行计划及装备物资以及攀爬方案,其中攀爬采用Big wall方式,住吊帐,领攀以器械攀登为主,跟攀推上升器并作为吊包的配重。
侦查:
第一天,7月5日,华阴出发侦查还算顺利,成功找到南沟的小路,修索道站留下的石头台阶路,后半段没路就沿谷底冲刷沟走,花岗岩山谷植被茂密,分布着高大的乔木和低矮的灌木,在底部通常有一条流水冲刷沟,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没有植被。早上9点半走到下午4点左右,到达岩壁起步。南壁对面山脊很高,顺岩壁上的草坡爬到树冠之上便于观察,选定线路,拍了细节照片。藏好带来的部分攀登装备,夜里11点半回到酒店,累个半死。山谷中除了有水源,还有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垃圾,以水瓶子为主,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金色的华山鹬虻围着尸体成群飞舞,这两者配上阴暗的树林,有点恶魔领地独有的气质。我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决定继续我们的攀登,不管怎样,陡直的岩壁才是我们的目标,而这只算是小小的考验。
6日,西峰索道,索道出口走半小时上到南峰顶,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拍了线路上半段的图片,不能像岩壁底下到对面拍,线路的走向看得不够明确,有两处不知道该如何通过,上半段角度变缓了点,想必没有太大问题。看到工作人员把水瓶子放到编织袋里,存在悬崖边,脑补了往下扔垃圾的场景,以及人往下跳的场景,不禁直往后退。双腿确实发软,回华阴找盲人按摩放松小腿,小腿是一碰就疼啊,前一天太累,聚集的乳酸短时间难以排尽,略担心后面的行程。晚上摄影师Rocker加入队伍,相比他的连续多日长距离驾驶,我们还算轻松。
攀登:
7日出发攀登,把吊帐插在桶包里,加上各种装备物资,25公斤,超过体重的40%,走得并不轻松,连续多日晴天,气温较高,一路是汗如雨下,咬牙坚持着。比前天的侦查多花了一些时间,中间休息的时长和次数明显增加。大约9个小时,晚上6点到了离起步不太远的营地,这里是冲刷沟,只有少量的垃圾,算是恶魔领地的外围。我和阿飞睡吊帐,Rocker睡石头上,盖着吊帐外帐。Rocker对此地略表不适,也没有好的拍摄机会,决定第二天一早就撤。
8日一早,我们带了4天的食品和13升水,精简了少量物品由Rocker带下了山,把物资运到岩壁根。第一次真正的Big Wall,各种技术细节在脑中盘旋,各种准备和收拾,直到中午12点才起步。
第一段并不顺利,领攀花了近2个小时,有艰难的Free,也有不太好放保护的Aid,特意准备的烧火钩子是掏缝的利器,勇挑缝里巨多的泥土和植被于马下,比Nuts Key好使得不知多少倍。跟攀和吊包很不顺利,吊包各种卡,阿飞是生手,针对性的训练只有推上升器和吊帐过夜,现场遇到情况多半不好处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完成第一段。我俩分了两趟运进来的物资总重超60公斤,是此行最大的负荷,主要的力气都耗在它上面了。
再爬完第二段,晚上7点多,这一段难点处用了2次钩子(Pecker),吊包时总出状况,依旧特别耗时耗力,扯着嗓子沟通着,困难面前特别需要同伴的互相鼓励和支持。
在保护站用手钻打了一个眼,安了一颗Bolt,作主保护点挂吊帐。搭好吊帐,躺在吊帐里那叫一个舒坦,但劳累和饥渴同时袭来。连喝两道紫菜汤,吃了些炒面、麦片、黑芝麻糊组成的三合一糊糊。没有足够的水,过渡劳累之后的干渴无法解除,加上身体的兴奋难有好的睡眠。下雨了,好在我们有外帐,半夜起来接雨水,满足于补充了1.5升水。
9日,10日连续两天下雨,困在吊帐里。吊帐搭在45度开口内角缝的一边,另一边有一块10米高的石板,根部和岩体连着一小点,伸到石板缝里涨手,就能感觉到石板被涨开。随着人员的移动,吊帐的一个角就在这石板缝四周扫荡,要是把石板扫下来,还不得把我俩给削了。考虑倒下来的低概率,加上惰性,我们没有换地方接受了这个营地,选择了接受这个风险。
两天的休息,使耗干的体能再次充满。没有运动,一点吃喝就够。听郭德纲相声,怎叫一个损字了得,绝佳的精神放松。雨水能保证9个1.5升的矿泉水瓶随时满上,信号时有时无,偶尔还刷个微博看看股票什么的,电源问题开始显现,粮食也要精打细算,每日盘点。
11日,天气转好,起步时岩壁略有点潮湿,小心翼翼爬过石板,生怕碰到它。线路技术难度不高,但情况很复杂,有灌木,树丛,有很深的内角缝,有烟囱,有摆荡,有浮石,抓草Run out,需要足够的经验和耐性去处理。跟攀时吊包也是麻烦不断,困难重重。阿飞的语气从新鲜兴奋变得略带焦急,在困难面前略有抱怨,可是困难有什么可抱怨的呢,唯有去努力克服它。我忍着等待的焦躁,耐心的鼓励着。看着高度的明显上升,无比欣慰。
第四段最复杂,很难处理,有摆荡,有浮石,还要抓草爬。到最后几步,要通过一段有些植被的区域,5米高,很陡,保护不太好,上面可能是平台。抓草爬直上没脚点,试了几次都退了回来,抓草发力拉起的过程中感觉草在往外滑,这种感觉很不好受,抓回岩石感觉太稳当了。改横移再绕回来,横移也不容易,有一丛土带点草可以借力,没有脚点,横移交叉手抠土脱出,左手抢侧搂,坠落,左脚神奇蹬住侧棱停下,魂飞魄散中跪上土堆,留塞子下降5米建保护站。阿飞在摆荡处犹豫很久,不确定摆荡的后果,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摆荡了过来。良好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重要,技术经验学习积累就会有的。保护站锚点还是一颗Bolt,加备份的塞子。岩壁很陡直,整体约85度,很适合搭吊帐。营地的流程逐渐建立,有条不紊的收拾整理做饭。
12日,天气不错,10点出发略晚,起步很顺利,回到昨天留的保护点,然后绕来绕去Free爬完这一段。第二段,与宽缝中茂密的植被战斗了几个回合,痛苦万分。接下来是仰角宽缝,略收口,把身体侧着塞进缝里放塞子,然后钻出来往上爬,再塞进去,钻出来,一大堆器械在腰腿之间来回折腾,相当碍事,一点一点熬到保护站。第三段爬了45米,各种胆战心惊的Aid转Free,绳梯留在半道,后面只能用扁带当绳梯,抓植物发力渐有感觉。
至此下半段搞完,近300米,整体约85度,陡直光整,好多局部仰角。上半段相对缓和而台阶沟壑众多。阿飞进步很快,跟攀和配重吊包逐渐找到感觉,有了明显的节奏,速度也就快了,不幸的是手掌磨的泡破了,手套还被刮掉了一只,忍着疼坚持着。搭好吊帐,食物和水的消耗尽在掌控中,2天正合适,3天也能撑得住。按照现在的速度,2-3天完全可以登顶,只要不出现无法克服的难点。想着要是下撤,要下降、穿过恶魔领地、负重徒步出山,到顶坐索道下山让我们意志坚定。
13日,天气依旧给力,营地边上有长条窄台,心情不错走到窄台远端摆拍。并不是把握十足,盘算着接下来的路线走向,不停地反复看照片,看岩壁,线路大致是直上稍偏左,到一巨石的后面,过巨石后往上往右,沿南壁拐进沟槽的转角一带到顶。南壁的上半段有一条巨大沟槽,高300米,在顶部内收50米,到中部慢慢收口消失与岩壁平齐,我们规划的路线不进沟槽,在沟槽左测的岩壁辗转向上。
接下来不远处的陡崖就很难,岩壁光整,只有一条宽大的裂缝,带些许水流痕迹。这是今天的第二段,特别艰难与危险,十多米烟囱无保护,越爬越难,忐忑中上下无措,累了就卡在宽缝获得喘息。然后是仰角宽缝,缝里两块比人高的薄片浮石上下摞着,接触的地方就脚掌大小,不敢抓着发力,石片里头的缝太宽超过塞子尺寸,让人绝望。当时我抱着下面的石片,不敢发力,无法放松,就像抱着洪水中的电线杆,上下不得,进退两难,有一阵我想要放弃,觉得自己很可怜。再一次选择接受风险,小心翼翼冒死通过,通过后感觉腿都软了。到保护站,嗓子冒烟,头顶巨石在滴水,舔着有些怪味的水滴,不敢细想怪味的来源到底是尸体、垃圾还是粪便。
第四段烟囱run out,又有浮石,通过后摆荡左侧裂缝。阿飞跟攀摆荡时被落石击中,血流满面,情绪失控,各种超预期的负面影响爆发,陷入崩溃。在近乎失控的状态下,阿飞完成了跟攀及收塞子的工作,来到保护站。经初步检查,眼部、鼻部和面部多处擦伤,嘴唇和鼻梁有较深的伤口,出血基本停止,嘴唇伤口还在渗血,无致命伤害,心里踏实不少。阿飞有点受不了了,各种超出预期,攀登周期,天气,跟攀的困难,吊包的困难,物资的紧缺,脱离这岩壁是他最大的期望。考虑现实,这里离顶约200米,离地400米,商量后轻装快速到顶是最佳选择,与等在顶峰的Rocker联络,通报阿飞的伤情,请他下山带上两条绳子,固定在峰顶,那样我们可以沿绳子爬上最后两段。阿飞休息,我继续吊包,搭好吊帐,精疲力竭,几乎累死。我们面临巨大的考验,一个力竭,一个受伤,如何能在接下来的一天里完成相当于过去2天的攀爬量。
14日,阿飞的伤口结了痂,情绪相对稳定,我的体力也有所恢复。商量继续按照吊包模式前进,当确定能到顶时,再放弃桶包,待以后取回。桶包是我们生存的平台,决不能轻易放弃。
考验继续,刚准备起步,下雨了,眼看着岩壁被淋湿。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平台,我们把自己塞到缝里避雨,岩壁被浸湿,影响躲雨,钻出来看到岩壁上的低凹处汇聚水流,嘬着喝了不少,浓浓的腥臭味弥漫整个平台,突然想到这是同心锁生锈的气味,这一路上有许多锈迹斑斑摔变形的锁,顿时心里好受许多,再用草叶引水到瓶子里,补齐3升水。不知那些挂了2个月就被扔下山的同心锁还能不能锁住挂锁人的爱情。想必白天不会有人扔锁,要不然堆在山顶的一大串好几百只够我们消受的。
不到半小时雨就停了,晒了晒自己,阳光明媚,欣赏着延绵的花岗岩山群,对面的山脊,比我们还要高一点,还枉想过上去侦查!等到岩壁不那么湿,开爬。抓草通过难点后一段烟囱,很迅速爬完第一段,配重吊包总卡,阿飞表现很坚定,完全不像伤员。第二段宽缝,也许是因为这一小段岩壁风化的速度很快,岩壁上布满锋利的石英晶体。太阳很晒,把自己塞缝里听天由命吧,缝太宽无法放保护,头部、肩膀、胸部、手肘、手掌、臀部、膝盖和脚联合发力,扭曲着身体在缝里蠕动,好在也就5-6米,但也足够在我的肩膀上留满牙印。10米后钻进一个树丛,往里走了5米,左侧是一个大的沟槽,相对平缓,约10米进深,高差不到10米,各种尸骨躺在这里,抬头隐隐看到南峰顶在正上方,顾不及多想,赶紧赶路。
第三段顶有2颗巨大的松树,在沟槽上方30米,下面的岩壁很光整,吊包很顺利,阿飞又找回节奏,状态恢复中,他也更小心更仔细,不得不说阿飞的一大优点就是认真细致,整整7天没有失手掉过一件装备。松树上卡住了一包垃圾,全是各种水瓶子,翻找下面不怎么被晒得到的地方,居然有没喝完的瓶底,真心感谢赐我水喝的那几位朋友。这里能清晰的看到整个南壁的顶,突然看到了Rocker,见到亲人的感觉真好,今天到顶有戏了。
又爬了一段,一点也不轻松,Free有难度,钻茂密的树丛,还要对付全身都是刺的怪异植物,这一段比较长,还得省着用塞子;吊包不容易,有向右的横移,阿飞几乎耗干,包卡在树丛难以通过,换我下去把包拽上来。
几番折腾,爬完四段天快黑了。商量后,决定把包留在这里,带着睡袋以及一些细软轻装冲顶。Rocker垂下来的60米绳子,看不到绳子下半段,估摸着还有两段才够得到,沟槽对面的游人也帮我们评估,给我们鼓励。接下来的一段要从南壁转到沟槽的东壁,起步上了一个平台,天就黑了,打开头灯,横移到东壁。这里有一条细小的缝隙,通到一个屋檐,屋檐上方有一颗松树,这一段的目的地就是松树。这是一个90度开口的内角缝,约60度斜向右,面前的岩壁陡直,左侧的岩壁更像是天花板,下方是很深的沟槽,暴露感很强,好在天黑了,恐惧感减小。最大的困难是不好保护,缝隙很细很浅,有一些局部是3-5mm宽的缝,只能放最小的Nuts,心惊胆战的在2个小Nuts上挪动前行,要是有一次失效就要摆荡着掉很远,想想下面的干枯松树枝,菊花一阵阵紧。吊在屋檐下,空荡荡的唯有阵阵凉气来袭。翻上屋檐,旁边有一条牛仔裤,再往上看是一条腿,干枯的肌肉和骨骼露着,顺着躯体往上,也许有卡在树根部的脑袋。往旁边让了让,用这颗粗大的松树建了保护站,我挂着站在左侧,他在右侧,头还在。
没有吊包,跟攀也费了不少劲,横移的摆荡和悬空的屋檐折磨着筋疲力尽的阿飞。对讲机没电,扯着嗓子与Rocker沟通,完全无效。可以听到Rocker抽动绳子带动水瓶的声响,就在不远处。又爬了一段,比较简单,看见了绳尾,心里那叫一个踏实呀,无论如何都能到顶了。阿飞上来后,我们商量着,现在夜里12点,还有不到60米,也不在乎再晚一点,我们要一个完整的攀登。继续爬了一整段绳长,到了地面,心中一阵暗爽,身心彻底的放松,无比的舒畅。这一段横移为主,很不容易,考虑到阿飞的状态以及横移脱落摆荡的危险,他爬绳子上南峰顶。我到顶的地方比顶峰低一些,走到顶峰等阿飞上来。脚踏实地走路的感觉已然陌生,俨然一次闭关修炼后,飘飘然做起了神仙。
下山修整一天后,Rocker有事赶回青岛,阿飞伤口结痂无碍。降下去取了桶包,顺利返程。
此行无比艰辛,最终有惊无险,还算顺利,感谢华山接纳了我们。


后记:线路名字的由来,“好死不如赖活”包含了我自己的人生哲学以及攀登哲学。
1是在线路上看到很多跳崖自杀者的遗骸,在我看来,竭尽全力让自己活下去,是保留一种体验未知和美好的可能性,这是上天给予的机会,应当珍惜;2是大岩壁攀登的基础是岩壁上的生存,此时吃喝拉撒都变得异常艰难,可谓“赖活”的状态,然后才是以坚韧的毅力坚持攀登,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坚持才有可能挺过去。

吐槽:在南壁中央沟槽的顶部有一个厕所,直排式的,赞叹奇葩的选址,鄙视景区四处兴修光鲜的宾馆、道观,也懒得在厕所下挖个化粪池。比起凿穿西壁修索道站,只要花一个零头的功夫和花费(甚至都不用),就可以把华山暗藏的龌蹉全部治理,还华山一个干净,起到远超投入的功效。这些龌蹉包括厕所直排的污物,沟槽里和岩壁下山谷里堆满的垃圾,抛下山的同心锁等,实乃华山之痛。这种不懂自我节制的对环境甚至包括对人的迫害,实乃我中华文明最肮脏的一面。当然,不管怎么,也难掩我心中南壁直上线路分毫光芒。

图片附件: 华山南峰.jpg (2015-7-4 22:02, 1.58 MB) / 下载次数 124
http://bbs.rockbeer.org/attachment.php?aid=4393&k=6c1a4567225cee8e40f2a30d49ce5f4f&t=1542622091&sid=dZYDWw


作者: Griff    时间: 2015-7-5 00:27

比起南峰索道凿穿山体的那个大洞一切都是云烟
作者: wei    时间: 2015-7-5 06:23

太有意思了,何博士,恭喜,
很喜欢线路的中文名字, 看图上,位置很帅,一片大墙,中间插上,直捣"黄龙"啊.
攀爬内容很丰富,还有两个心理上的xfactor,怪水和尸骨.投AAC和外面分享一下吧
作者: 小河    时间: 2015-7-6 11:07

回复 3# wei
AAJ有过一个简介
作者: woodhead    时间: 2015-7-7 00:05

ground up,one push,不能更赞。
在我看来,对未知的探索精神,远比死磕黎明墙有意思得多
作者: 原上草    时间: 2015-7-7 20:21

#上天给予的机会,应当珍惜#
博士不能浪费好基因呀,这也是机会呀
作者: 小毛驴0024    时间: 2015-7-8 08:10

图中的后面中间的那个山峰是?
作者: Griff    时间: 2015-7-8 10:45

回复 7# 小毛驴0024


    北峰
作者: 朋朋在哪    时间: 2015-7-14 11:09

大岩壁确实艰辛,写的很详细
作者: 小河    时间: 2015-8-5 14:43

回复 7# 小毛驴0024

白云峰
作者: 岩老虎    时间: 2018-1-14 22:34

厉害了




欢迎光临 盗版岩与酒 (http://bbs.rockbeer.org/)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