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怀柔七道沟寿星峰攀登事故报告

本帖最后由 原上草 于 2017-1-26 10:26 编辑

怀柔七道沟寿星峰攀登事故报告
事故时间:2016年11月8日
事故地点:北京怀柔云蒙山七道沟
报告人:原上草

(出于个人意愿,本事故报告仅发布于“盗版岩与酒”,拒绝转载)

2016年11月8日,我与家决搭档攀登云蒙山七道沟寿星峰传统线路,由我先锋,在攀登至距地面35米高度处因力竭冲坠,坠落距离3-4米,所设置的塞子无一崩脱,但仍造成较严重的脚踝骨折事故。
事故后启动紧急救援,当晚就医,现术后两月有余,康复中。
现将事故过程帖于“盗版岩与酒”,以供大伙分析事故原因,提高攀登风险管理能力。

云蒙山七道沟寿星峰是在12年夏,与岩友一起穿越云蒙山时发现的,之后的秋季相约小河、飞马、家决、大雪等攀爬了几座独立山峰,其中的寿星峰线路是未完成线路。
2012年10月14日,第一次与小河、飞马、大雪第一次攀爬该线路,因竖向裂缝突然消失,几经努力,未能通过,止步于此,留绳撤退。次周再往,徒步时遇雨无功而返。11月8日,和飞马再次前往,不想云蒙山一夜大雪,积雪深处近膝,到达起攀处已是下午1点,只好打了两颗钉,取走所有装备。

七道沟寿星峰1.jpg
2017-1-25 13:23

(寿星峰)

2013年秋,徒步云蒙山时,专门对后山铺、七道沟峡谷内的大岩壁做了拍摄纪录。寿星峰一直是我惦记的线路。只是生活、工作的日渐繁忙,一搁又是3年。
2016年11月8日,与家决相约再次前往寿星峰。
早5点半,起床出门,约7点接上家决直奔云蒙山七道沟。到达沟口是8点20分。整理装备,徒步至寿星峰冲沟与登山小路的分岔点耗去1个多小时。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沿途数座岩峰直刺蓝天。我们兴致高昂地谈论着峡谷里岩峰、线路的各种可能性。从岔路口到达目标线路的起攀点,大约120米高程,没有路,需要在灌木、石坡上钻行,跨越冲沟。这一小段路耗时40分钟。

穿戴装备,规划好不同绳子的用途,开始起攀。这一段,我爬过2次,按理说也算熟悉的。下半段是夹角缝,上半段陡峭的Slab地形是时断时续的浅缝。秋天岩壁干燥,摩擦力足够,很快到达线路的第一处难点,需要靠鞋底的摩擦力与上肢的对抗,端着浅缝往右上方攀爬,脚下一滑,出溜一步,但手没有松脱。退攀两步,稍作调整,与家决说笑着还可以追求完攀。再次横移,通过难点,在拐角的缝隙中放置了大小不同的3个塞子。缝隙的上方有一个平台,但脚下无任何可体面支撑身体的脚点,只好来回在平台上倒手休息。

之前的攀爬在这里其实就分段了。这次设想多爬两米,到有blot的地方分段休息。裂缝朝右上方延续1米多后就结束了,我右手抓到缝隙顶端,提高右脚,脚点特别细小,估计是左手在裂缝中没有获取到有利支持,未能将左脚提高到平台处,身体处于开门状态,调整数秒后,仍觉力不从心,我告知家决我要冲坠了,家决回答“好的”。在我发出“一、二、三”的提示声后,主动脱离岩壁,应声坠下。

七道沟寿星峰2.jpg
2017-1-25 13:45

(红色虚线为攀登路线,红点为坠落位置,蓝点为bolt位置)
七道沟寿星峰3.jpg
2017-1-25 13:38

(从另一角度看攀登线路)

我攀爬的长度约40米,垂直高度35米,坠落距离3-4米,所有塞子无一崩脱。但糟糕透顶的是:当我的左脚脚尖触碰到岩壁的同时,右脚毫无意识地踩踏中左脚脚踝。使左脚踝在同一时点遭受了不同方向的冲击力。随着“啊”的一声尖叫,制动结束,我悬吊在岩壁上,弯腰查看左脚脚踝,有一些肿胀。告诉家决可能是崴了一下,需要休息会。

三分钟后,我站起身来,试图用左脚踩岩面,看看还能不能继续攀爬。非常遗憾,只要触碰岩壁,脚踝就异常疼痛,无奈中决定放弃攀爬,下降。
降回地面,脱下岩鞋、袜子,左脚表面无擦伤,只是肿的更大了,换上徒步鞋,此刻大约是11点40分。考虑到无法自主行走,装备又多,家决无法将我和所有装备带出山,决定向外界发出求援信息。
沟谷内信号不稳定,好不容易抓到一缕漂浮的信号,拨通了大雪的电话。大雪曾与我们一起来这里攀爬过,也熟悉这条沟。考虑到这次出行是我在更换工作中的空档,不想因此见诸报端(怀柔消防凡是启动救援,必然见都市报),我嘱咐大雪,如果可能仅在山友、岩友间组织救援力量。大雪听闻伤情后,安抚道立即出发,让我们等候救援。

七道沟寿星峰4.jpg
2017-1-25 13:51

(家决上攀收取装备)

我躺在背包上,保护家决上攀去收装备。期间,收到大雪短线告知“久点、客栈、嘎嘎和他一行四人已碰头驱车前往怀柔。”家决降回地面,整理完装备,时间已是下午1点。为节省救援时间,我俩开始撤离线路起攀点,朝登山小路靠近。由于左脚无法触地,冲沟里也没有什么象样的道路,我只好翘着伤腿,用双手撑离地面,一屁股一屁股地往下挪,树林里尚可,很快下挪30米,之后进入冲沟地形,有冰面和水坑,我的速度变慢,家决要背着一大两小的背包,还要在危险路段布路绳,行动也很吃力。

七道沟寿星峰5.jpg
2017-1-25 13:59

(家决架设好顶绳,将我缓缓垂降)

挪动

七道沟寿星峰6.jpg
2017-1-25 14:03

(在树林中挪动)

之前从石坡上生切的一段横移路,我已无能力通过,家决布好路绳,由他在下方保护我沿着冲沟直降,我需要避免伤脚不撞碰任何物体。就这么靠出溜或速降的方法,我们挪至登山小路,花去了2小时。到达这里,心里稍有一丝踏实,至少我们节约出两小时,顺利通过了这120多米无路区。接下来,静候大雪他们的到来。

大约休息了一刻钟,就听见大雪的呼喊声,家决接应他们到达我所在的位置。见到这几位,简直就是亲生朋友啊。简单处理后,我们开始往外走。

我弯曲着左小腿,用双手搭在久点和大雪的肩头,靠右脚单腿点地往前走,由于登山小路高低不平,狭窄弯曲,每走七八步我就需要停下来缓劲。后来久点提议背我走,我们又试了试背的方法,平路尚可,但凡有几公分的落差,身体受到震动,脚踝处就钻心一痛。大雪一直电话调配救援队的担架,某民间救援队怀柔支队手里担架刚好不在,若从北京调来,赶到沟内,也要3-4小时。

时不待人,继续走,是我们目前唯一选择,哪怕慢点,走一步也会少一步。一个小时后,我的双臂越发吃力,因为大雪和久点个头都比我高。这时久点提议让我穿上安全带,用两根宽扁带斜跨过他俩的肩头。调试完,此法果然不错,行走速度较之前快不少。之后“左右护法”又换家决和客栈,身高比的调和,让我手臂也得到了缓解,嘎嘎又用粗扁带将我弯曲的左小腿与安全带后扣连接,减少行走中左小腿的震幅。
几番轮换,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终于走出七道沟,平常这段50分钟的路途,我们足足走了4个小时。此时已是7点半,天早已黑尽。
两车直奔市区积水潭医院。
9点过到达医院,静静已等候在急症楼门口。
就诊,拍片,诊断,再拍CT,确认左脚踝骨折,复位术(巨暴力巨疼痛),确认采取手术治疗方案,并于当晚入院。躺上创伤8诊室的病床已是凌晨两点,几位参与救援的亲生朋友陆续离开医院。
次早,远在蔚县姥姥家的小宝用微信发来语音“爸爸,爸爸”,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忽然松软下来,热泪从眼角溢出,悄无声息地。这是我有生以来所遭受最为严重的一次创伤,且是自己深爱的运动所致,还TM是自己右脚亲自把自己的左脚踩伤。

事后我和同伴们聊过很多很多,如果不xx,可能就不会xx,只可惜人生没有假设,攀登没有如果。
今天是术后的第76天,我可杵单拐行走了,医生嘱咐伤脚用力控制在50斤左右,总体感觉是一天比一天好,康复运动做起来,希望能尽早恢复到正常状态。

行文至此,我要特别感谢家决、大雪、久点、客栈、嘎嘎在危急之中将我救出,感谢家人的照顾,感谢各位好友的关心。并对担惊受怕、默默付出的家人表示深深的歉意。
经此一劫,更要重新审视自己,提高风险控制能力,学习救援、自救知识,并重塑信心。

Think Simulation
路线真漂亮!祝早日康复报仇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谢谢阿草的报告。祝早日康复报仇。

ps:裤子质量很好啊。。。这么下山没磨破

TOP

草叔早日康复归队

TOP

此地略凶险
不是一般的人能镇的住

TOP

草叔好坚强。“右脚亲自把自己的左脚踩伤”之后用两只手一条腿下山

早日康复!

TOP

草叔用亲身经历说明了传说中左脚踩右脚的轻功是行不通的。
早日康复!

TOP

我甚至怀疑右脚跟左脚有仇, 因为在自然状态下是分开的.
耐心养, 不要留下后遗症

TOP

赞草叔出事故报告,教育警示山友。

大家很注重练习攀登,但是有多少人专门地练习过脱落?我上过一个脱落的课程,由Arno Ilgner 主讲并且教导学员们一起练习。Arno 专门讲了脱落之前要做好准备,心理准备,身体准备等。 http://warriorsway.com/
其实可以认真学习一下。

野外传统当然最好是不要脱落。去年我参加了一次救援,我们16个人把一个断了7根肋骨的哥们从山里抬出来。加拿大条件好,他是躺在担架上,但是还是16个人一起折腾,山路崎岖,必须前面接,后面送,有8-10个人一直在两边绕着前前后后地传送担架。

TOP

美国加拿大攀岩/攀冰比较集中的地方有时候会有一个铁的担架放着备用。担架抬人要方便很多。但是至少四个人抬。

TOP

为亲生朋友点赞!
另外,3年前我在硬伤上一个大冲坠, 无意识的居然把小臂竖在了下巴和膝盖之间,用冲坠的惯性狠狠顶了自己膝盖上侧一下,当场右腿就瘸了,无大碍,但一个月才完全恢复。。。

TOP

恢复还顺利吧?

主动脱离岩壁是推/蹬了岩壁么?这和左脚能没离开岩壁有关么?

俯角岩壁坠落是比在垂直或仰角岩壁更容易出状况。

TOP

回复 12# mh


印象中主动脱离岩壁时是手脚都轻微发力推了下岩壁的。
现已半年,开始恢复攀爬简单线路了,康复之路漫长,多谢楼上岩友们的鼓励!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