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快闪长坪沟

8月17日
早上5点起床,5:15出发,7:50航班,北京-成都;
11点,双流机场,黄鹤接上我和天空,晚上7点到达日隆。

8月18日
早上8:20出发长坪沟,2个小时后到达上甘海子,12:40离开,
下午3点日隆出发,晚上8点到达双流机场,
9点的航班延误1个小时,到达北京已是次日凌晨1点,到家2点。

如此匆匆,我也曾不止一次问自己,是否有必要?

2014年,他其实很希望我和川歌一起去四姑娘,
但因为我的贪玩,没有去,却再也无法相见。

如今,我进沟,其实什么也看不到,看不到他在的位置,甚至看不到婆缪的全貌。
与我,明明知道去与不去,没有什么意义的不同,但不去,心里总是不踏实。
或许,有时,我们就要做一些没意义的事情,只是随心而已。

我也对天空说,非常认真地说:其实你不用去的。
他说刚好有时间,我没有再劝他,我想也许我们的心境一样。

我没有给自己设什么框框,只是时间安排的开,经济允许,想去就去看看。
我一定会带川歌进一趟长坪沟,因为她既然知道爸爸在山上,那么就可以去看看。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每一年都会去,不知道自己会去多少次,或许什么时候就不去了。
但这不重要,对于我,对于还记得他的朋友,
去与不去都不重要,因为他在我们的记忆里,已经足够了。

我时常觉得,我很可能永远无法到达他在的位置,站在他的坟前。
川歌尚小,我无法和她分离一周以上的时间,我也无法承担一丝一毫的风险;
而当她长大成年,我就快60岁了,恐怕也再没有体力和能力。
人生总是有遗憾,或许这对于我来说,是遗憾,是能够接受的遗憾。

连续3年进沟,今年的天气非常好,没有阴雨,阳光明媚得只穿个短袖即可。
8月17日的下午,途径巴郎山口,我甚至看到了婆缪的全景。
8月18日的长坪沟,婆缪更多的时候在云层里。
但有短瞬的片刻,天空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快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厚重的云层开了一个小窗口:
湛蓝的天、洒着金色阳光的婆缪的山尖,仿若天上的宫殿。

黄鹤说他知道我们来了,天空笑着说因为这次我们带来的蓟花。
我们在上甘海子又等待了半小时,但云层再没有散去。
而我们离开后2个小时,婆缪却露出了整个山体。
我不禁黯然失笑,是不好意思见我吗?正如他几乎从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一样。

黄鹤问我:两年了,你也释怀了吧?
我想,我应该算是释怀了吧,从小何发现他的那一天起,
至少从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没有什么神话,不可能再有什么奇迹,而生活却要继续。

这一年,我工作的压力很大、属于自己的时间几乎没有,我体味到许多他过去时的种种不容易;
我的思绪,时常如过山车:
一时觉得自己挺能干,我和川歌的生活没有降低物质上的水平,我还能养她以及给她我能给的起的;
一时觉得自己挺迷茫,对于年是越来越高的爷爷奶奶,对于我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一时又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和他真诚待人,从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我们的川歌2岁就没有了爸爸……

好在,我不太钻牛角尖,而身边的朋友们也总带给我很多感动和帮助
蓟花、樱桃、芒果、桃子、粽子、海鲜、蘑菇、松茸……我也沾了川歌的光,吃了好多好吃的东东
图书、衣服、玩具、压岁钱,川歌也总是不定期收到各种礼物,
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你们总让我感到温暖和力量

他曾经在我们的生活里,今天还在我们的记忆里,
我想,与他,就已经是肯定,就已经足够

生活还在继续,愿每个朋友都快乐健康地生活,快乐健康地攀登!

6.pic.jpg
2016-8-19 13:12


5.pic.jpg
2016-8-19 13:13

Think Simulation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他一直在我们的记忆里

TOP

我們一起看到了宮殿 他很滿足。願你們安好。

TOP

突然就想起了那年北京那个小酒吧,北京也该冷了,山里一定也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