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2015华山攀登报告(中文版)

IMG_0733.JPG
2016-1-21 11:29


追寻真正的探险,绝不会有如游戏节目般的固定格式,每次探险都是独一无二的。在生存面前,你得完全依赖自己的能力— Sean “Stanley” Leary, Unsung Hero

华山简述:
华山(Mount Hua)古称“西岳”,为中国著名的五岳之一。华山位于陕西省渭南市华阴市,在西安市以东120公里处。南接秦岭,北瞰黄渭。华山自古便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也是汉族民间广泛崇奉的神祇,即西岳华山君神。华山名字的来源说法很多,一般来说,同华山山峰像一朵莲是分不开的,古时候“华”与“花”通用,正如《水经注》所说:远而望之若花状,故名华山。西峰翠云宫前又有倒扣莲花花瓣石, 称花山又因近临黄河是华夏发源地,人们口音等,故称华山。此外还有近乎水平之大小纵横的断层和节理,将完整的花岗岩体分割成大大小小的岩块,在纵横河流的切割活动中,风化剥蚀形成了一座峻秀的山峰和许许多多奇形怪状的岩石。东、西、南三峰呈鼎形相依,为华山主峰。中峰、北峰相辅,周围各小峰环卫而立。

华山南峰海拔2154.9米,是华山最高主峰,也是五岳最高峰,古人尊称它是“华山元首”。登上南峰绝顶,顿感天近咫尺,星斗可摘。举目环视,但见群山起伏,苍苍莽莽,黄河渭水如丝如缕,漠漠平原如帛如绵,尽收眼底,使人真正领略华山高峻雄伟的博大气势,享受如临天界,如履浮云的神奇情趣。峰南侧是千丈绝壁,直立如削,下临一断层深壑,同三公山、三凤山隔绝。南峰由一峰二顶组成,东侧一顶叫松桧峰,西侧一顶叫落雁峰,也有说南峰由三顶组成,把落雁峰之西的孝子峰也算在其内。这样一来,落雁峰最高居中,松桧峰居东,孝子峰居西,整体象一把圈椅,三个峰顶恰似一尊面北而坐的巨人。

p4.JPG
2016-1-21 13:41


攀登历史:
巨大的花岗岩山体造就了华山险峻无比的地势地貌,自古华山一条路也成为了口口相传的民谚。“自古华山一条路”就是当地人所说的“华山峪”登山道,包括了自古以来华山唯一登山道上的沿途各景点,连起来就是通常所说的“自古华山一条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从古至今都是大名鼎鼎的登华山唯一“一条路”。

在解放战争时期的1949年,当时国民党残部想借华山北峰之险负隅顽抗,解放军八勇士在当地老乡指点下,用竹杆和绳子从绝境处登上北峰,歼灭华山守敌。这个神奇故事后来拍成电影《智取华山》。现在在悬崖峭壁上修凿出的“智取华山路”,基本以当年解放华山侦察分队勇士们经过的原路为路线,全长2公里左右,约4000级台阶。游人可以从黄甫峪的索道站开始由此路登山,直通华山北峰。智取华山路的建成结束了“自古华山一条路”的历史,也成为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场所和红色旅游的重要景点。今真武殿前百米处建有六角攒顶飞檐斗拱华山花岗岩圆雕石亭一座,亭中立有解放华山纪念碑一通。

华山真正的现代攀登开始于2009年,英国攀登者Leo Houlding与西班牙攀登者Carlos Suarez和中国攀登者王二成功首登了华山西峰(北方宗师, V, 13pitch, 5.12, 600m);2014年7月,北京攀登者何川与朱晓飞首登了南峰 (好死不如赖活, 20pitch, 5.10/C2+, 600m);次年7月,何川又在南峰以单人攀登的方式再次开辟了一条新路线(死了也要爱, VII, 20pitch, 5.10/A3, 580m)。

 
IMG_0431.jpg
2016-1-21 11:45

摄影/Rocker

报告by Griff(校编 w2):
2015年10月,利用深秋初冬几场雨雪之间的短暂间隙,四名中国攀登者-魏广广,古奇志,王二和Griff在华山南峰开辟了一条690米的新线路,整个攀登横跨十三天,其中连续九天在岩壁上度过。我们使用的是太空舱风格,从地面起步后,在每天攀登的最高点到营地之间固定路绳,直到找到下一个合适的营地位置。

根据秋高气爽的传统规律,我们把攀登安排在十月下旬,10月22日攀登小队凌晨4点翻越景区检票点沿仙峪徒步十三小时抵达岩壁根部,10月23日被超负荷徒步累垮的我们休整一天并寻找水源和整理内务,并利用下午的闲暇时光铺设了两段路绳,但天气并没有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反而风雨交加变幻莫测。10月24日起天空开始飘起小雨,在线路起点左侧意外发现的一个山洞中度过了三个阴雨天并经历了入冬以来第一场雪后,队伍才真正开始起飞。10月27日,我们沿着四天前固定的两段路绳继续攀登,当晚把营地提升到160米的低空,第二天的小雨和十二小时彻夜拖拽的疲劳导致我们又休整了一天。之后两天的进度并不乐观,宽缝和长满灌木的夹角地形使攀登进展缓慢,10月30日傍晚我们终于在280米的高度建立了第二营地,第二场雪随即而至,持续一天一夜,在寒冷和潮湿中伴着为数不多的威士忌我们度过了2015年的万圣节。

11月1日天气终于放晴,中午时分,等岩壁晒干后我们继续攀登,当天只收获60米进度;第七天继续攀登50米后陷入僵局,通往端墙的裂缝系统不再连贯,我们被迫放弃自由攀登的企图,使用器械辅助让线路继续。当晚的八级大风几乎要撕碎吊帐,四人彻夜难眠,而两天之后的大面积降雨预报使我们倍感压力,幸好,11月3日随着日出升温后风力转小,运用摆荡技术攀登切入了全新的裂缝系统,精彩的花岗岩段落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疲惫。当天傍晚的第十三段攀登使路线抵达了510米高度,在漫长而痛苦的拖拽工程后我们建立了第三营地。
 
虽然依旧不能确切知道线路长度与终点,但我们知道攀登进入关键时刻,必须全速前进。11月4日,在一段节奏缓慢的烟囱地形攀登之后,岩壁角度变缓,攀登进入红区,达阵指日可待。在与泥草灌木继续搏斗100+米后,我们终于在细雨蒙蒙的夜晚登上峰顶。三天后,这场细雨已转为大雪,雪后初晴的11月9日,经过全天拖拽我们才取回留在岩壁上的所有装备。

我们把线路命名为 High Tide or Low Tide [VI, 5.11/C2, 18 Pitches, 690m],以纪念大风当晚这首让我们冷静并继续保持斗志具有魔力的歌曲,也回首我们在岩壁上度过的风霜雨雪,在冬日暖阳中。

p8.JPG
2016-1-21 13:42


p10.JPG
2016-1-21 13:41


c2.jpg
2016-1-21 13:39


校编者发言:
大岩壁自由攀登始终是攀登者们的终极目标,free这个词已经可以涵盖了所有的目的与意义。
感谢本次攀登的队友,在未知面前你们身上散发出的坚韧与对攀登本质的不懈追求让我至今历历在目,和你们一起渡过这段艰辛的旅程是我的荣幸。
感谢一直在身后默默支持我们的家人,你们的付出是难以想象和为外人体会的。感谢你们一直支持我们寻找某个问题的答案:why we climb?
感谢持续关注并一直给予我们鼓励的朋友们,不能一一吃杯酒真是憾事。:p
下次旅程再会!
keep climbing,don't forget drinking
nice and safe!
c1.JPG
2016-1-21 13:40
summit.jpg

Think Simulation
Never forget drinking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http://publications.americanalpi ... gh-Tide-or-Low-Tide

aaj版本,更接近我的Americanese文风

TOP

赞一个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