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绳子上的老头

本帖最后由 小毛驴0024 于 2010-3-19 05:45 编辑

808919714_09a127e940.jpg
2010-3-19 13:36

    一个80岁的老头,挂在加州优胜美地公园的数百米高悬崖上,以“跟攀式”攀岩到一个“保护站”(长距离攀岩中间的休息、保护点),这个绳子上的老头,人老骨缩、显得瘦小,攀岩头盔戴在他脑袋上,显得宽大而滑稽,但他那皱纹崎岖的面容、并不笨拙的攀登却令人震撼。
    这就是美国的弗瑞德.贝奇(Fred Beckey),一个活着的攀登传奇,也是攀登界最经典的“流浪者”。
于一些人他是偶像;但于很多人来讲,这个传奇流浪汉贝奇却依然朦胧模糊、难以揣测。若干年来,登山杂志的讲述和攀登者们的传说,一直狂热渲染着天外高人弗瑞德的神秘:他的独立性如何如何,多刺个性,晦涩而尖刻的幽默感,他那对名望的厌恶及惊世之语,他永无止境的对未登峰及新线路的追求,以及他对于山野和攀登的渊博知识。及他更多的没人未曾听说过的攀登传奇,甚至他和女人的故事……
    他经常会忽然消失,然后完成一次令人惊奇地攀登,而再归来。
    1923年1月14日,弗瑞德.贝奇出生于德国的杜塞尔多夫,他是在三岁时举家移民美国。从1940年起,他就和他哥哥Helmy在喀斯喀特山脉Casca des' 的禁峰(Forbidden Peak)开始尝试新线路——这之后就奠定了他一生的风格,新线路新山峰的开辟。
    “登山的魅力到底何在?——在于某种复杂、无法言喻的力量;在于‘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吸引力。”这就是他的价值观。所以,很多普通民众都知道希拉里攀珠峰,但却不知道弗瑞德.贝奇。因为他的价值观未建立在高海拔,追求的是更难或更经典的攀登。
    他最初的著名经历有:在1942年,他在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完攀Waddington山,1946年完攀阿拉斯加Boundary山脉,1954年令人瞠目结实地完成麦金利、Deborah、Hunter三座山的连攀。1961年冬天不可思议地完成高差1300米的高加拿大Edith Cavell的北壁。在1963年,则是他的SOLO表演年,他独自完成了26次首攀。下图为他年轻时候照片:
A.jpg
2010-3-19 13:40

    怀俄明州登山向导Wesley Bunch,和弗瑞德一起到过中国攀登,他称呼他为“一个活着的上帝”。Echoing Bertulis说“毫无疑问,地球上没人象弗瑞德.贝奇完成过这么多的首攀,确定谁也没干过这么多的探险式攀登。实际上,你查看任何一本指南或向导书,你都会发现贝奇线路。”
    美国人总把他视为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全能、最卓越的攀登运动家,一个瘦长结实的、些许驼背的老人,创造了许多永远不可能被打破的记录,这个老头已86岁,依然坚韧、残酷地执着于攀登。
Fred-BeckeyW700.jpg
2010-3-19 13:42
attachimg]2113[/attachimg]
Fred-Beckey 2005.jpg
2010-3-19 13:42
   
    2003年他出了一本书:《Range of Glaciers》(冰川脉络)是一个学术性历史描述的书,关于北喀斯喀特山脉的探险与勘测历史。(太平洋海岸山脉的一部分,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向北延伸,经俄勒冈和华盛顿州,至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此书并非如他以往闻名遐迩所出的那种登山向导或指南书。
这是他的第八本著作。
    弗瑞德.贝奇的首登记录在世界上至今未被人超越,他对攀登历史和文献做出了大量的贡献,他为了有更多时间攀登而终生放弃了舒适的生活,甚至卖掉房子和车。到老一无所依(没有固定产)。他在攀登山地的公路边上,手持招牌Food for Belay(保护协作其他人,其他人给他饭吃),这并非演戏。
很多中青年攀登者去参加他的新书发行会,他们并非是历史迷。而大都是年轻人,有英雄崇拜情节的攀登者们。人们或好奇、或崇敬,都想看看这个攀登史上最酷的老头。
    弗瑞德在攀登界,有着最早一代“摇滚攀登者”的气质,自由到死,风格大胆、富有激情,与其同时代的人要么已经死于山上,要么已经居家不出门。但令人奇异的是,他却安然活到80多岁,甚至到2009年3月,这个86岁的老头竟然还组队去西班牙去技术攀登。主流攀登机构一直对他讳莫如深,因为贝奇心直口快,特立独行,往往得罪那些被主流攀登界、社会所承认的所谓攀登家。直到2003年,才正式赋予他“金岩锥奖”的“终身成就奖”。
IMG_5170-2.JPG
2010-3-19 13:38

    自由自在,攀登至死。“他将继续攀登直到死去,” 其前女友Sybil Goman概括说。弗瑞德.贝奇一向很有女人缘,但行事磊落,以至于Sybil到现在也依然是很亲近的好友。
alp24_96-1.jpg
2010-3-19 13:39

    不管他在攀登世界里的那些近乎神话的地位,不管他只作偶然的公共演讲和展示幻灯片,而几乎没有攀登者不知道弗瑞德的。这一切又是不可能被湮灭或遗忘或隐藏的:他在北美开创了数百次未登峰或新线路——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甚至全世界都无人能超越他。
    弗瑞德似乎除了攀登其他不参与,象吹牛与宣传。而他一向快速、轻装、发挥阿尔卑斯方式,只用很少的固定安全设备。甚至,都有一个山以贝奇命名:海拔2600米的加美边境的大教堂山脉(Cathedral Mountain)的一山峰,弗瑞德.贝奇和他两个搭档在1996年完成了首登(此年他73岁)。跟他搭档过的不仅有攀登界的传奇人物Fritz Wiessner、Galen Rowell、 Pat Callis, Yvon Chouinard等,也有更多的无名攀登者,从20多岁到60多岁的人都有。
20090125_beckey2.jpg
2010-3-19 13:41

    这个绳子上活跃着的老头,可谓世界上最帅的老头。在83岁高龄的时候(2006年),还带领的登山队第2次攀登康定塔公草原的雅拉雪山。
    贡嘎山老榆林的向导多吉接待过他多次(组队爬蛇海子、田海子、嘉子等山峰),他说:“这个美国老头子,他对啥子都不感兴趣,别的队员休息时去县城耍,他就自己爬到周围大小山头,天天不歇着,照相画地图,一进山他就高兴起来了。”
下图为他2006年、83岁时候攀冰的照片:
FredBeckeyonLouiseFalls2006.jpg
2010-3-19 13:43
[
429466441_f87c5bda71.jpg

Think Simulation
见过那张“Food for Belay”的照片。如果他到阳朔来,一定让他belay一次,啤酒任饮,pizza管饱。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咱们老了以后,希望也能爬得动,想想看,40年后,一群老头老太太在白河爬,也挺有意思的

TOP

Food for Belay,
Belay for Food.
GUMP已经有了偶像潜质.


自由自在,攀登至死----------绝对实力+偶像

TOP

裂缝,你可以像他一样。

TOP

本帖最后由 树叉儿 于 2010-9-18 06:45 编辑

《户外》2010年9月刊

不老的传奇
——《户外》杂志独家专访美国传奇登山家弗雷德.贝吉(Fred Beckey)

弗雷德.贝吉,1923年出生于德国,三岁时移民美国,1940年开始攀登生涯,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停止攀登的角度。弗雷德.贝吉被公认为世界登山史上最为传奇的人物之一,除去其所保持的首登记录至今未被超越,他对攀登历史和文献也做出了大量的贡献。他为了攀登而终生放弃了舒适生活——这些让其他的攀登者难以望其项背。主流攀登机构一直对贝吉讳莫如深,因为他心直口快,特立独行,往往得罪那些被主流攀登界、社会所承认的所谓登山家。就在今年,弗雷德.贝吉将重返中国进行攀登,为此本刊委托特约记者对其进行了独家专访。

在中国登山对你最大的吸引力是什么?
我非常喜欢中国许多山区一直保留至今的原生态自然环境,以及当地居民的原始生存状态。我只对四川省的山峰称得上熟悉,那里的山非常美,视觉吸引力非常强烈。那里有许多未登峰,即使是已登峰也可以开辟更多的新路线,这也是中国山峰的吸引力之一。与欧洲和北美相比,中国可以为攀登者提供更多的机会,因为那里有更多的挑战,更多的新山峰、新路线等待发现,更多的事情可以尝试。山峰是大自然最不可思议的造物,那些深邃的峡谷、湍急的河流、终年不化的冰川和直刺苍穹的岩尖,全都带有一种纯朴自然的美。

你去过中国多少次?
四次。第一次是1982年,我们在贡嘎山域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探险,完成了嘉子峰的首登,还在该山峰上开辟了另一条新路线。我们10月从北京坐火车去了成都,一直攀登到11月才结束。那是一场意义重大的旅程。后来,我又去过三次中国,最近一次大约是在三年前,我们又在四川尝试攀登了雅拉雪山。由于冰裂缝的阻拦,我们没能成功登顶,但是距离顶峰已经非常近了,那是一次美好的经历。我当然想再回到中国去攀登,因为那里的山峰深深吸引了我。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去中国?
就在今年。我们打算在九月或十月重返四姑娘山区,这一次的目标是婆缪峰,我们希望能在那里开辟一条新路线。婆缪峰的结构以岩石为主,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山峰,所有对这座山峰有兴趣的人都同意这一点。我们希望能在今年内完成这条新路线,由于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现在就需要开始着手准备。

你跟中国人搭档攀登过吗?
至今为止还没有,但是成都当地的探险旅游公司为我们提供过运输和后勤服务。我曾跟他们一起徒步过,他们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表现非常好。

你在中国逛过户外店或者攀岩馆吗?
我只在香港去过一家很小的室内攀岩馆,在那里爬了几下,哈哈(笑)。我可能在香港逛过户外店,但没在中国大陆逛过。我很想见识一下中国大陆的户外店是什么样,因为我听说那里有很先进的装备,店员对装备的认识也很与时俱进。

你对中餐的感觉如何?
我喜欢中餐!就连街上的小吃也非常不错。我尤其喜欢那里的鲜鱼。我还记得我们在成都去过一家饭馆,那里把许多鱼养在一个大水池里,只要你选中其中一条,就有人用鱼叉把那条鱼叉起来。这么说吧,中餐非常对我的口味。

你的攀登偶像是哪些人?
我想,马洛里(George Malory)应该可以算是我们共同的攀登偶像,他当年应该距离登顶珠峰只有一步之遥。今天的伟大攀登者非常多,像梅斯纳尔(Reinhold Messner)、胡柏(Huber)兄弟都称得上是我的偶像,还有那些成功完攀珠峰西山脊的美国人,他们冒着冻伤的危险完成了一次了不起的攀登。俄罗斯人也取得过一些杰出的成就,例如贾奴峰(Jannu)的攀登。还有那些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尝试南迦帕尔巴特的德国人。美国的史蒂夫?豪斯(Steve House)和文斯?安德森(Vince Anderson)前段时间登顶了南迦帕尔巴特,我认为那确实是一次伟大的攀登。

你将来打算进行哪些攀登?
方才说的今年秋季在中国四姑娘山区的攀登计划就是一个例子。除此之外,还有中国川藏交界地区、尼泊尔和不丹的一些山峰,如果我活得足够久,希望能有机会尝试这些山峰。攀登是一件永无止境的事情。我自己可能不会再尝试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了,尽管我过去曾经尝试过攀登洛子峰。我的目标主要锁定在亚洲,但在阿拉斯加也有一些山峰是我想要尝试的。

你已经写了好几本书,你是怎样找到时间来写作的?
你必须专门为写作腾出时间,这跟别的事情是一个道理。假如你的业余爱好是制作火车模型,那你就必须减少吃饭、外出、旅行和其他事情花掉的时间,把腾出来的时间用在模型制作上。我自己的方法很简单:坐下来,动笔开始写。写作是一件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给自己定下一段时间,关掉手机,不受任何打扰,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在你要写的内容上。当然,写作和攀登都需要时间,所以二者的协调也是很重要的。

有即将出版的新书吗?
我有一本介绍“北美100条最佳攀登路线”的书,其实里面介绍的攀登路线有130条,包括每条路线的介绍、照片和地图等信息。我正在跟巴塔戈尼亚公司合作,希望能在一年半之内把书印出来。我相信巴塔戈尼亚的美工功底,到时候书的样子一定非常漂亮。我希望这本书不仅读起来有趣,而且也能发挥教育意义,让人们去尝试更多的登山和高投入度的攀岩活动,而不是那些在哪里都可以进行的普通攀登活动。我们希望这本书能对当代登山界的冒险精神有所贡献。

你最喜欢的登山探险类书籍有哪些?
我认为在探险类书籍里,沙克尔顿(Ernest Shackleton)的著作描写了他在南极绝处求生的真实经历,非常值得一看。同样值得一看的还有介绍南森(Fridtjof Nansen)首次抵达北极点、斯科特(Robert Scott)首次抵达南极点过程的书籍,以及描述其他伟大探险活动的书籍,例如阿蒙森(Roald Amundsen)的南极探险。登山方面,英国人关于珠峰的一系列书籍,永远都能给人以强烈的启发。埃里克 希普顿(Eric Shipton)的《地图空白之处》(Blank Space on the Map)不仅文笔优美,而且表达出了强烈的探险精神,我至今仍然记得。登山方面的好书非常多,其中也包括一些虚构的小说,尽管我个人不太喜欢读小说,但还是很喜欢那些真正的冒险故事。有几本好书描写的是乔戈里峰和阿尔卑斯山区的攀登故事。当然,还有梅斯纳尔的几本自传体著作。

你对登山运动的现状有何看法?
我认为登山运动永远都是追求进步的。我认为,像冰镐这样的装备进步固然重要,而我们在技术和知识方面的追求也同样重要。装备的发展的确让挑战更高难度的路线成为可能,但我们也必须非常小心,不要让技术的发展冲淡了攀登精神,让挑战不复存在。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利用技术手段来征服自然,例如在登山过程中吸氧,用各种各样的药品提高身体的表现,等等。这些做法并不是完全不可接受,但我们也要尽量保持登山运动的纯粹性,维持它的竞争意义和挑战意义,不要让它堕落成一种平庸的大众运动。我个人认为,我们绝不能把登山运动跟网球、橄榄球等体育运动混为一谈,这一点非常重要。登山运动更多地是一种探险活动,而不是一种体育运动。“探险”和“体育”的内涵并不相同。

你认为哪些攀登算是你自己最伟大的攀登?哪些攀登最让你感到自豪?
我不知道。在阿拉斯加攀登亨特峰(Mount Hunter)、德波拉峰(Mount Deborah)和麦金利峰(Mount McKinley)的经历对我而言非常重要,还有早年攀登恶魔之指(Devil's Thumb)和凯特之针(Kate's Needle)的经历,都让我铭记在心。我认为我并没有在亚洲进行过任何一次真正伟大的攀登,或许我本来应该进行这样的尝试,但却没能做到。我在喀斯喀特山脉进行过一些具有冒险意义的攀登,例如对斯莱希峰(Slessy)和罗塞尔峰(Mount Russel)的攀登。我们攀登亨特峰时几乎刚从高中毕业。现在回忆起来,登顶沃丁顿峰(Mount Waddington)对我的意义非凡,因为那不仅是该山峰的第二次成功登顶,也是一次投入度非常大的攀登,我们在两个月里远离文明,远离任何救援的可能。没人知道我们究竟做了什么,直到我们返回为止。所以对我来说,那是一次值得自豪的攀登。

今天的哪些登山者能够对你有所激励?
我不知道,可能是像普莱泽利(Marco Prezelj)和史蒂夫.豪斯这样的人吧,他们确实完成过一些极高难度的混合登山路线。当然,欧洲出过一些真正伟大的登山者,例如德国人,梅斯纳尔,胡柏兄弟,还有一些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登山者,都在像马卡鲁峰这样伟大的山峰上进行过伟大的攀登。他们激励我挑战极限,也激励我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下来。

你认为历史上最伟大的五次攀登是哪五次?
我认为要数一些极高海拔山峰的首登,例如波纳蒂(Walker Bonatti)和莫利(Carlo Mauri)首登加舒尔布鲁木IV峰,就是一次非常伟大的攀登。还有珠峰、乔戈里峰和干城章嘉的首登,以及法国人首登安娜普尔娜,那是一次充满激情的攀登,并且路线具有很高的难度。伟大的攀登实在是太多了。
在亚洲,俄罗斯人几年前对贾奴峰的攀登同样富有冒险精神。喜马拉雅、阿拉斯加和巴塔戈尼亚的山区都不乏巨大的岩壁和山脊,这样的地方是攀登者最好的舞台。巴塔戈尼亚最伟大的两次攀登应该要数法国人首登费支罗伊峰(Fitzroy),以及意大利人首登塞若.托瑞(Cerro Torre)。我认为这两次攀登不仅对攀登者的胆识和生存能力提出了挑战,而且也需要一定的幸运,特别是在天气方面。
要选出最伟大的攀登实在是一桩难事,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当你的老搭档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的著作《西藏七年》被拍成电影时,布拉德.皮特在片中扮演哈勒。那么,如果好莱坞拍摄一部关于你一生经历的影片,你希望谁来扮演你?
我不知道该选择谁,我对电影并不是很着迷。或许他们需要找一个样子跟我差不多的新演员。布拉德.皮特的演技不错,但是个子有点太高了。这很难说,我确实不知道该选择谁,或许会是个默默无名的新人,那我就不清楚了。我确实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我猜他们得让演员试镜才行。
一定要选个对攀登或多或少有所了解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只知道冲浪的人(笑)。

TOP

敬仰!

TOP

那新书出了没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