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身体和灵魂

昨天下雪,我独自去山上走走。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喜男。以下是我当时的想法,如实记述在此:

人活着的时候,身体和灵魂为一体。人死了以后,灵魂出窍。有的人对自己死了以后的肉身无所谓,有的人有特别的要求。喜男在生前说过他想怎么处理吗?如果他没有说过,他的家属说过什么吗?我个人认为如果家属提出了要求,活着的人应该尽量去做到。家属的法律定义,从广义上讲,包括直系亲属、近亲、恋人、挚友、同事,在美国还甚至包括死者生前的宠物。我记得喜男的女友说过最好是把他搬下来。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尚未实现(如果我搞错了事实,请指正)。

昨天回家以后,我在网上查看国内的登山的新闻,无意中读到了刃脊队去年十月里登顶了党峰。今天(我的脑子有时候很迟钝),我又开始凿磨,思考这2个有些关联的事实。我周围有不少基督徒,手腕上戴个环,写着:WWJD:  what would Jesus do? (在。。。情况下,耶*稣会怎么做呢?) 以此自勉、自律。不信教的也可以做一个好人。WWID: what would I do?  我会怎么做呢?登山使得我思考许多很根本的问题,让我看到自己的阴暗面、薄弱环节。在我愤怒地指责他人的时候,那个伸出去的手指也指在自己的心上,我能不能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无知和惶惑?

(回帖请不要使用负面的语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812d190100cw8d.html

Think Simulation
what are you prepare to do? (the untouchables)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对死者的承诺,是最难放弃,也是最容易放弃的

TOP

不久前曾向阿苏询问过目前该地情况,他参加了去年刃脊党峰队。

据阿苏描述,在喜男出事地点下方的冰川体(事实上是整个C1平台)由于冰川消融,已经由一个基本连贯的大冰坡变成了极度破碎,裂缝密布的豆腐渣状地形,通过时非常艰难和缓慢。这次路线并不接近出事地点,肉眼观察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TOP

破碎可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冰川长期消融,只是季节变化。不过等可近性好的季节却又是雪把什么都盖了的时候。

TOP

回复 1# jane
谢天笑 - 只有一个愿望
让我的心去飞翔
越过幻想越过忧伤
打开束缚心灵的枷锁回到
每个想去的地方

让我的心去飞翔
温柔的风却使我坚强
即使是在朦朦胧胧的云朵上我也不会心慌

那个带红领巾的少年
心中有一团火焰
曾默诺过无数誓言
只有一个愿望还牢牢记在心田

让我的心去飞翔
越过幻想越过忧伤
打开束缚心灵的枷锁回到
每个想去的地方

让我的心去飞翔
温柔的风却使我坚强
即使是在朦朦胧胧的云朵上我也不会心慌

那个带红领巾的少年
心中有一团火焰
曾默诺过无数誓言
只有一个愿望还牢牢记在心田
只有一个愿望还牢牢记在心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