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CoolDay下面的传统线

今年早些时候就看好CoolDay下面的传统线路,很干净的裂缝,已有的线路是直上,也就是下图的白色线路,我另外还看好横切屋檐转到大缝的红色线路。
为了能够On Sight,我一直等到9月底手指好得差不多了,才去爬了白色线路,可惜当天人多排队,没来得及再爬红色线路。10月8日,拉上天空一起去爬,结果发现过屋檐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动作,而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愉快的,强烈推荐!
红色线路到顶后可用右侧运动攀线路的顶Anchor下降,线路长度大约为28米,但下降长度只有25米,所以50米绳子也可用,整条线路的难度在5.9左右。
看起来我是这条线路的FFA,我想把线路命名为:优雅。意思是说,如果你技术控制得当,过这个屋檐可以很优雅,当然了,也会有另外一种可能;-)

另外再说一下白色线路,该线路应该是 盗版红点北京 http://bbs.rockbeer.org/redpoint/  里面记录的10号线路,由王茁、伍鹏 FFA,这条线路的难度原定为5.10+,也有人跟我说是5.10b,我感觉只能定为偏软的5.10a,它明显比“遗迹“简单。不过这条线路的裂缝非常好,是白河不多的可以连续涨手的线路,而且很适合拍摄,但可惜这条线路并没有名字,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等伍鹏周游回来,还是给它定个名字吧。
coolday_trad.jpg
2009-10-10 00:41

Think Simulation
1# sealbox


一个是优雅
一个是体面
嘎嘎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本帖最后由 mh 于 2009-10-10 11:15 编辑

我和王宾在2001爬了这条线(白线),好像就是我第一次侦查“纪念王茁”的第二天。那时我们叫这个线Andes或什么的,因为是康华最早贴出了照片,标出了路线。FA应该是陈辉和康华,陈辉用aid领攀过的屋檐,熟练程度让康华印象深刻。(红点北京上标的好像不对,除非8号线就是要取名Andes Crack)

那天我领攀,在小屋檐下磨叽了很久,因为从地面保护的到这里余绳比较长,凭我当时的能力翻过屋檐有一米多会顾不上放保护,从那里掉下来会掉在平台上,所以我就在屋檐下分了一段,让王宾上来在屋檐底下保护,从那里free了从屋檐到终点的部分。那个屋檐确实是比相像容易,因为比较暴露,比较吓人,也正因如此我认为这是白河为数不多的好传统线:逼你你下决心离开平台的安全去面对相当陡的、不能确定什么地方能保护的裂缝。

我当时觉得在屋檐底下分段不应算free,因为整个路线可以用一个绳长上下,中间分段纯粹是因为害怕掉下来碰得狠。但后来就去国外工作了,再也没有试过。所以如果中间分段算free的话是我和王宾FFA。感觉难点是5.10-。不知道至今有没人用传统方式从底到顶free过?实际从小屋檐开始都可以很好地用传统器材保护,如果这条线除了顶锚点外又打了挂片就有些不幸了,翻过屋檐那一小段正是最体现这条先趣味的地方:裂缝技术不好的人会使劲地希望救命稻草,可是一但技术提高了,可以从容地放保护,甚至觉得涨得稳妥得都用不着放保护。有两个挂片在旁边,这样微妙的心态变化就完全不存在了。

追加:我又使劲回忆了一下,那天印象里似乎还有个不完美的地方(除了不是从地面开始)。。。当时是试过几次才成的,最后翻屋檐成功那次不是从王宾站着的地方开始的?这样严格说连从平台开始free也不算,王宾可以帮我回忆一下。

TOP

3# mh

我理解你说什么。这种地方把你自己是什么人充分暴露出来,对风险的态度,勇气,信心。

在南坪的“瓶子”路线上,翻屋檐斗争了很久。最后抱着“开弓没有回头箭”,拼了,忘了保护这回事,倒有点行云流水的意思。说明我这人属于狗急跳墙型。

TOP

>我和王宾在2001爬了这条线(白线) ... 那时我们叫这个线Andes或什么的
那么说这条线路(白线)已经有名字了,请天空修改一下路线记录吧

>感觉难点是5.10-
这个和我的感觉一致

>不知道至今有没人用传统方式从底到顶free过?
我可以肯定地回答:有!
今年飞狐和我各自从地到顶free过两次,而且在此之前小河多半早已free过了,因为就是他忽悠我去爬这条线的

>如果这条线除了顶锚点外又打了挂片就有些不幸了
这个不幸早几年就发生了,线路上一共有3颗Bolt

>忘了保护这回事,倒有点行云流水的意思
这个,free solo就是这种心理状态吧?

TOP

本帖最后由 bince 于 2009-10-11 07:23 编辑

>我和王宾在2001爬了这条线...
是黄茂海和王滨...

>那时我们叫这个线Andes或什么的
我记得就叫“andes 缝”,但在现在红点北京上“andes 缝”这个名字被给了另外一条路线....情况似乎有点复杂。

>不知道至今有没人用传统方式从底到顶free过?
这个在红点北京上的纪录是没有错的,ffa是伍鹏和王茁。我记得当时他们仨(还有赵鲁)狂热的爬传统,善使一大捆白色尼龙绳捆绑树木杂草下撤。时间是01或02年。至于andes自己,好像后来并没有再爬过这条路线。

TOP

那就明白了。可见岩棍的作为应该记录下来,记忆里的东西不整理,再过些年就成了一锅粥了。

TOP

我和王茁爬过。时间大约是01年夏。
屋檐下两颗钉是我们打的,当时是为了分段下降,我们的50米绳子从上面anchor下降到地总是差一两米。没有命名过,我们当时一直以为是andes首攀的。
确实是很好的缝,北京周边不可多得。

TOP



考证:
2001年,康华与陈晖FA了#10;
2002年5月,康华FFA了#8;
2002年7月,王茁用#8的Anchor开发了#7 太阳雨;
2002年8月,王茁与伍鹏FFA了#10,并增加了第一段保护站;
而某年某月,Young Chu 开发了两条线共用Anchor的#9,其中右线多数部分与#8重合;
同期,为了“安全”,Young Chu还在#10的屋檐上方打了两个Bolt,以及第一段中间的一个Bolt;

观点:
Young的“安全意识“导致了这一片线路记载的混乱;
”Andes crack“的原始记载来自RockBeer.org的白河线路资料,既然是5.7,那就应该不可能是#10,最有可能的是#8;
现在#8已经面目全非,如果只从Bolt走向观察判断,很难意识到太阳雨的保护站才是#8的顶点。不过从传统攀的角度考虑,假如这是一片没有开发的岩壁,我也不会横切到#9的保护站去。

疑问:
如果明白”Andes crack“的名字是给那一条裂缝起的,线路记载就没问题了。

TOP

四月份叔把白红两条都爬了,终于了解了多年的旧账
鉴定:红的明显比白的要难两个字母

TOP

借风整理家底的机会,翻了翻旧账,找到这么一帖,哈哈
http://bbs.rockbeer.org/viewthre ... amp;extra=page%3D13

另,红的是长痛,白的是短痛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

TOP

看老贴子所说,这么些年小有进步!
再一想,这一步实在太小,不够努力,爬得太少啊!

TOP

看老贴子所说,这么些年小有进步!
再一想,这一步实在太小,不够努力,爬得太少啊! ...
小河 发表于 2010-9-3 04:04

我有时想,这些年,大家结婚、生娃、干事业、长肚腩,为房价飞涨工资不涨而痛苦,也不算完全没有成就。
爬的确实少了,因为生活压力大了,不像原来那么无忧无虑整天就是爬了。
这就是“人到中年”,自然规律。虽然无奈但是只能接受。

TOP

我有时想,这些年,大家结婚、生娃、干事业、长肚腩,为房价飞涨工资不涨而痛苦,也不算完全没有成就。
爬的确实少了,因为生活压力大了,不像原来那么无忧无虑整天就是爬了。
这就是“人到中年”,自然规律。虽然无奈但是只能接受。
自由的风 发表于 2010-9-3 05:17


今天去白河捡垃圾,也没爬。回来看到有人翻出此旧帖,5年后重读你当年的回复,真是百感交集!

TOP

不知说什么。自己喝一杯吧。

TOP

时间过得好快。
爬这条线的时候还没娃。
风总最后回帖时,是我们第一次准备攀登鲨鱼峰,那时风总也还没娃。再看这些文字,能感觉到他当时似乎想收心,但又不是那么心甘情愿。
我们这代人与前后相比算是赶上了好时代,虽然为生活所累,但多少还有点自己的理想,只是需要权衡把理想看多重。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