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白河攀岩基金

媒体报道

导游遇难 北京山友一人遇难一人获救

  本报讯(记者周行康)昨天,来自中国登山协会的消息证实,元旦期间,两名在四川四姑娘山骆驼峰攀登的北京山友一人失踪,一人获救难。北京山友不必(女)的名字此前一直挂在搜狐网遇难者名录中,截至本报发稿时,北京山友不必已经获救,然而当地的一个向导在此次事件中不幸遇难。

  由于两个人未在当地登山管理部门注册登记,所以目前官方还不十分清楚此次登山活动的详细情况。

  昨天上午,中国登山协会委派著名登山家王勇峰率领搜索队伍从北京出发,总体协调指挥后续的搜索救援行动。同时,中国登山协会已命令正在四姑娘山区域进行冰雪训练的国家队教练参与。

  在此搜救工作之前,国内部分听说此消息的登山爱好者,也准备于1月2日从各地飞往四川进行搜索救援。后得知官方已经正式介入,遂应要求原地待命。

  2004年12月底,一支三人的小型登山队伍,在攀登四川邛崃山脉骆驼峰(海拔5484米)时发生山难。组成这支队伍的,是来自北京一对年轻情侣老K、不必(女)与一名人称“卢三哥”的当地向导。他们于12月24日从小金县日隆镇进山,计划用五六天的时间,攀登位于四姑娘山旁、邛崃山脉的骆驼峰雪山。

  12月30日,另一支在附近羊满台山攀登的四川民间登山队,从远处发现骆驼峰海拔4800多米的攀登线路上,有疑似人体的物体。12月31日他们出山到达日隆,报告了当地登山向导。经当地人员组织挖掘,在骆驼峰东西山峰之间的鞍部以下约100多米处,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两具遗体相距十几米,身体大部分被已经硬化的雪层掩埋。此前有人推断遇难者为不必和当地向导“卢三哥”,他们的身上都没有穿戴安全带。由于雪面较硬及人手有限,1月1日晚已将遇难向导的遗体运往山下。出事队伍的另一名成员老K,目前还在寻找中。

  由于山区内没有电话信号,截至1月1日,山难消息才陆续为外界所知。

  本次山难中的两名北京登山爱好者所在工作单位,已经着手通知了他们的亲属。1月2日下午,老K和不必的家人分别起程前往四川。同时,双方单位也派出了陪同人员,协同各方做好善后事宜。

  元旦期间,其他攀登骆驼峰的登山队,已基本停止攀登活动,部分人员将参与后续搜索行动,其他人员则陆续回撤到日隆镇。

来源:[竞报](记者:周行康)

Think Simulation
主题:《竞报》:山难专题“营救全过程”(ZT)
作者:海彪  发表日期:2005-01-04 15:18:08
         
营救全过程

31日10时
报告发现遇难者。
31日晚10时
两位登山者报告,说他们在攀登骆驼峰时发现山上有类似尸体的物体。
31日凌晨1时
向导卢忠荣( 网名“卢三哥”)的两位兄弟等不及组织救援队,先行进山寻找三名登山者的下落。
1日早上5时
救援队出发
两位当地派出所警官、8位村民以及四姑娘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8位员工组成的救援队骑马山上。救援队中包括高山向导张秋华。
1日11时
经过6个小时的艰苦急行,救援队到达海拔5456米的“羊满台”。在这里,他们用望远镜看到了在羊满台下海拔5300米处,有一只手伸出雪地。
根据出事地点,张秋华判断,王茁、鲜文敏”和向导应该已经完成了登顶,正在下撤的途中。
1日13时
救援队到达出事地点,发现两具男子的遗体。其中一人左手伸出雪堆,埋在雪中的右手还紧握冰镐。另外一人埋在1米深的雪层下。向导的兄弟认出埋在雪下的为向导卢忠荣。另一人推断为王茁。现场没有发现鲜文敏的踪迹。
张秋华等人按常理判断,鲜文敏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1日16时
按照向导家属的要求,卢忠荣的遗体被运下山。
1日12时
卢忠荣的遗体被运到距离出事地点40公里外的日隆镇。
2日13时
救援队通过望远镜发现了鲜文敏。当他们赶到时,发现她虽然身体虚弱但神志很清楚。救援队给她喂了水喝,轮流将她背下山。
2日23时
鲜文敏被送到木骡子镇,经过急救后,医生诊断鲜文敏没有生命危险。
3日2时
鲜文敏被连夜送到小金县医院急救。
3日9时
救援队从山上搬运王茁的遗体。
3日21时
王茁被送到了日隆镇。

文/本报记者 王磊

TOP

born from the simulation
北京山友遇难骆驼峰(大主题)
遇险山右是一对新婚夫妇 国家登山队派出搜救小组 (副题)
《竞报》


  本报讯(记者 周行康)昨天,来自中国登山协会的消息证实,元旦期间,两名在四川四姑娘山骆驼峰攀登的北京山友一人遇难,一人失踪。到本报截稿时,遇难的北京山友不必(女)的名字仍然挂在搜狐网编辑名录中。当地的一个向导也在此次事件中不幸遇难。
由于两个人未在当地登山管理部门注册登记,所以目前官方还不十分清楚此次登山活动的详细情况。
昨天上午,中国登山协会委派著名登山家王勇峰率领搜索队伍从北京出发,总体协调指挥后续的搜索救援行动。同时,中国登山协会已命令正在四姑娘山区域进行冰雪训练的国家队教练参与。
在此搜救工作之前,国内部分听说此消息的登山爱好者,也准备于1月2日从各地飞往四川进行搜索救援。后得知官方已经正式介入,遂应要求原地待命。
2004年12月底,一支三人的小型登山队伍,在攀登四川邛崃山脉骆驼峰(海拔5484米)时发生山难。组成这支队伍的,是来自北京一对年轻情侣老K、不必(女)与一名人称“卢三哥”的当地向导。他们于12月24日从小金县日隆镇进山,计划用五六天的时间,攀登位于四姑娘山旁、邛崃山脉的骆驼峰雪山。
12月30日,另一支在附近羊满台山攀登的四川民间登山队,从远处发现骆驼峰海拔4800多米的攀登线路上,有疑似人体的物体。12月31日他们出山到达日隆,报告了当地登山向导。经当地人员组织挖掘,在骆驼峰东西山峰之间的鞍部以下约100多米处,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两具遗体相距十几米,身体大部分被已经硬化的雪层掩埋。目前已经确认遇难者为不必和当地向导“卢三哥”,他们的身上都没有穿戴安全带。由于雪面较硬及人手有限,1月1日晚已将遇难向导的遗体运往山下。出事队伍的另一名成员老K,目前还在寻找中。
由于山区内没有电话信号,截至1月1日,山难消息才陆续为外界所知。
本次山难中的两名北京登山爱好者所在工作单位,已经着手通知了他们的亲属。1月2日下午,老K和不必的家人分别起程前往四川。同时,双方单位也派出了陪同人员,协同各方做好善后事宜。
元旦期间,其他攀登骆驼峰的登山队,已基本停止攀登活动,部分人员将参与后续搜索行动,其他人员则陆续回撤到日隆镇。







初步推测雪崩造成山难(小标题)

   骆驼峰山难发生后,本报记者迅速与前方救援联络官、中国登山协会、国内资深登山爱好者以及遇难者平时的登山伙伴取得联系。各方经过初步分析,判断山难原因以雪崩的可能性为最大。
雪山攀登过程中,一支队伍三人同时出事,原因只可能是滑坠或雪崩。
本次骆驼峰山难的事发地点在2号高山营地东下方,高度是海拔4800多米。该路段,对于善于冰雪技术攀登的老K、不必来讲难度不大。同时,已发现的遇难者,都没有穿着安全带,说明事发时,他们并没有进行高难度的技术攀登。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滑坠的因素。
事发地点上方偏东的是骆驼峰卫峰山脊,通过以往的照片资料分析,有两个沟槽可能产生雪崩。12月下旬骆驼峰所在地区,曾有过一次持续的降雪。按照出事队伍原来的计划,他们应该在26至28日期间攻顶并返回。因此,他们很有可能在这个阶段遭遇了小型的突发雪崩,从而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救援“黄金24小时”已经错过(小标题)

登山界对于雪山救援有“黄金24小时”的说法:如果24小时内能够实施有效救援,还能有一定作用。否则,失踪者生还的机会就很少。若超过48小时,则基本没有救还的希望,而多是以搜索遗体或遗物为主。所以,有效的雪山救援大多有赖于正在现场附近的其他攀登者。
前往现场的国家登山队队长王勇峰告诉记者,目前虽然不能完全排除老K幸存的可能性,但种种迹象表明情况不容乐观。所以,这次行动将以搜索为主。


注册问题再成焦点(小小标题)


由于这支登山队在进山前没有按照《国内登山管理办法》在四川登协注册,所以,他们的登山计划没有人了解,三个人失踪的消息也是被偶然发现的。登山注册问题再次成为议论话题。
虽然注册费不足百元,但是,主动缴纳注册费的山友非常少,山友认为,虽然缴纳了注册费但得不到相应服务,而不注册又为山峰管理带来难度,这在每年登山季节都成为一个突出的矛盾。

救援最快明天展开(小小标题)

四川地方政府部门、遇难者所在单位,都将参与整体行动,在后勤、交通、通讯、医疗等方面提供协助和支持。
搜救队伍计划到达四川后,首先尽量了解更多的现场情况,然后进行分工和人员部署,主力尽快进山。沿途顺利的话,最快也要在1月3日才能抵达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东部的日隆镇。正式的搜救行动,预计在1月4日之后才能展开。

天气虽晴朗 通讯却受限(小小标题)

未来几天,骆驼峰所在地区的天气以晴朗为主,这将有利于搜救行动的展开。
但目前依然存在着一些困难。首先,由于山里山外的通讯受限制,消息传达的及时性和准确性都受到影响。其次,如果事故原因是雪崩的话,在高山环境中,从大面积冰雪下寻找任何物体都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专家称能否有所发现,现在尚无法预测。






骆驼峰简介


骆驼峰位于四姑娘山地区长坪沟内,海拔5484米。
由于风化作用,该峰山体岩石较易破碎。攀登路线上(南坡)有几段40度以上的冰雪坡,有流雪及小型雪崩的危险。从南面攀登骆驼峰需要穿过四姑娘山长坪沟,在沟底拐弯处再上升到海拔4600米的大本营。其北面在毕棚沟境内,悬崖壁立,难以攀登。
近年来,民间有多人曾经对该峰进行探察。2004年7月23日成都足迹登山队罗剑、陈照宇、邓涛首次从南坡登顶。



(三人简介)

  老K,男,来自北京,在广电系统工作。他在户外论坛中,以Kristian或“老K”而闻名,是北京山友圈子里知名的技术派攀登高手。据他的朋友介绍,日常的老K,面冷心热,对于跟登山有关的一切,如攀登技术、规范、器材等事情都是严谨认真的。而且他为人质朴,深受身边山友的尊敬。老K曾经攀登过海拔6206米的启孜峰、海拔5445米的技术型山峰博格达和骆驼峰旁的另一座技术型处女峰———婆缪峰(海拔5413米)。 (附图片 老K)



不必,女,来自北京,是搜狐网户外频道的编辑,有着丰富的户外活动经验。作为一名户外运动爱好者兼媒体编辑,不必曾以报道者或随同人员的身份去过不少名山大川,这一次攀登的骆驼峰,虽然是她正式攀登的第一座雪山,但行前山友们对于她和老K的搭档有着充分的信心。与不必打过交道的朋友,大都对这位文雅平和、聪明、坚定的女孩子有着良好的印象。有人这样比喻二人:老K是挺拔的大树,她则是坚韧的藤蔓。(附图片 不必)


“卢三哥”,男,小金县日隆当地人,四川登协首批持证高山协作,四姑娘山地区知名的向导之一。这几年“卢三哥”全家都投入到服务户外运动爱好者的“事业” 中,家里经营着家庭式的旅社和餐馆,几个同辈亲戚也跟着他一起做高山向导的工作,几年来在“卢三哥”的带领下,许多初入门的登山爱好者登上了四姑娘山的大峰、二峰、三峰等雪山,他家的墙上挂着全国各地山友赠送的各式旗帜。
(附图片 卢三哥)

(出于对三人家属的尊重,三人的名字隐去,图片也进行了特殊处理。)



老K与不必:简洁的爱情和婚姻



老K和不必感情非常深厚,不必曾写道:
■在贵友门口走过,抬头看见一个人。(奇怪,为什么会是贵友呢。)他也看见我。我们互相看了看。他说:你觉得我怎么样?我说:还行。反问说:你觉得我怎么样?他也说:还行。我们结婚怎么样?好,我说。这样我们就结婚了,从此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
这就是我对爱情和婚姻的幻想。现实没有这么简洁,但类似。基本上我实现了这个版本。
■手机丢了,工资卡也丢了,这样,我没钱买新手机。家属的卡里也没钱了。他问我要钱去交暖气费,我才发现工资卡没有了,接着发现手机既不在家,也不在公司。电话挂失了卡,要去登记,登记后7天才能拿到新卡,明天不能去,明天得上班,周末才成,这样下周六才能拿到卡。但我手头只有100多块钱了。
在没有钱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的快乐,兴兴头头的,不知道是咋回事。
驿站里有人说,爱情是易碎品。或者是吧。只是我一点也不怕。不怕它碎,也不相信它会碎。我觉得一切都很好,工作,家人,心情。
无所畏惧,并时常觉得幸福,这就是现在的我。




回顾骆驼峰山难


昨晚,在绿野论坛的《绿野山版》上,会员“驴走四方”写下了老K与不必此次出发前往骆驼峰的具体情况。
2004年12月21日12时06分,北京绿野的Kristian跟不必当晚出发去骆驼峰。
2004年12月23日,他们已经住在“三哥”(导游“卢三哥”)家了,当天凌晨就进沟。他们要去的是东峰。
12月27日晚上“三哥”刚从长平沟出来。他说老K的老婆上到C1(C2是离顶峰最近的营地)后出现高山反应,然后撤到大本营,就没事了!
驴走四方当时就说,四姑娘山马上就有一场暴风雪,你一定要小心流雪和雪崩。
“三哥”当时说,如果有暴风雪,你就让他们不上来了!暴风雪以后马肯定上不了三峰,所以三峰肯定登不上的!并且“三哥”当时说:如果他们1号上来,我没办法带,我1号就带人去二峰了!
直到昨天中午一点半,驴走四方从山里出来,才知道“三哥”雪崩走了!



近年民间山难及事故

▲2000年5月6日、10日,青海玉珠峰(海拔6178米),来自广东和北京的2支队伍分别出现山难事故。5人死亡,1人严重冻伤。
原因:恶劣天气与领队失职
遇难者:王涛、邝君咏(女)、周虹骏、任玉昆、王海亮。均无雪山经验。
搜救情况:事后由中国登山协会组织各地山友前往搜索,找到5具遗体。
▲2002年8月9日,西藏希夏邦马西峰(海拔7292米),来自北大学生, 队伍5人遇难。
原因:雪崩
遇难者:5名北大学生,有攀登经验。
搜救情况:事后由中国登山协会组织前往搜索,找到5具遗体。
▲2004年5月4日,四川雪宝顶(海拔5588米),一人摔伤、一人冻伤。
原因:滑坠
当事人:立鱼,男;桑洁,男。
搜救情况:同队伙伴及友队加入立刻搜索,安全返回。




文/本报记者 周行康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小源提供

TOP

返回列表